就在加州教育委員會(California Board of Education)投票通過一項革命性的激進課程——《民族研究示範課程》(Ethnic Studies Model Curriculum,ESMC)的前兩天,在我的家鄉佐治亞州(Georgia),一名精神出了問題的白人男子在三家按摩中心槍殺了8人,受害者包括6名亞裔女性。

3月18日,在加州教育委員會召開的8小時公開會議上,許多人就拿亞特蘭大發生的槍殺案來佐證通過全美首個《民族研究示範課程》的緊迫性。

這兩件事怎會有關聯?那得深入了解背景。亞特蘭大事件遭到媒體的煽動性報道,以及加州官員對批判性民族研究課程的大力推廣,都表明了統治精英已經對「種族」產生了病態癡迷,並且還將這種癡迷偽裝成「幫助亞裔」的行為。

這種通過「種族」的稜鏡來審查所有社會問題的習慣是有害的,當它試圖聲稱有一整個族群都是受害者時,就加速了社會分裂和種族間的不融合。通過對歷史或當前事件的不準確描述,就把大眾的注意力從尋求真正有意義的補救辦法上轉移開了。在這兩宗事件中,美國亞裔都陷入了一場文化戰爭的交火之中。「交火」中目前佔上風的激進派試圖將「白人至上主義」的成份注入到每一個事件中,以實現他們的政治目的和肯定他們的意識形態。

儘管警方仍在調查亞特蘭大槍擊事件背後的動機,但拜登政府已經迫不及待地指責是前任政府「中國(中共)病毒」說法造成的影響。CNN更指出槍手和受害者的種族差異,以此譴責白人至上主義。具有諷刺意味的是,CNN與其它激進派媒體在報道近期其它一些針對亞裔的犯罪案件中,故意不報或遲報犯罪者的種族身份,因為這樣做的話會否定他們所設定的偏見,畢竟這些襲擊者並不全是白人。

顯然,激進派媒體並不想完整客觀地報道亞裔攻擊者的種族身份,因為這樣做就會迫使我們(公眾)去關注和反思促成這些攻擊案的根本問題,例如心理健康、性販賣、貧困社區和失敗的公共教育體系等。在當前這種「系統性種族主義的意識形態」戰爭中,對激進派來說,找出「白人至上主義」的證據才是最重要的。

所謂種族覺醒的美國 (Woke America)激進派,正在重彈「模範少數族裔」(Model Minority)的老調,並藉此凸顯白人對這些經濟成就傲人且「天性溫馴」的亞裔的壓迫與控制。在這種被挾持的「模範少數族裔」論斷下,亞裔在實現美國夢方面的成功故事被變質成為統治者的敘事手段,是阻止亞裔與其他少數族裔群體共同追求種族正義和共同反對白人至上主義的絆腳石。在這樣的敘述下,亞裔被否認可以(在不依附白人或其他少數族裔的情況下)靠著個人的能力成功。

加州的《民族研究示範課程》, 除了其它根植於批判性種族理論這一基礎框架的突出問題外,還利用「模範少數族裔神話」(Model Minority Myth)作為一種刻板印象,強調美國主流社會對亞裔系統性的壓迫,以此讓亞裔與其他有色人種之間產生種族隔閡。《民族研究示範課程》也沒有頌揚許多亞裔超越歷史邊緣化獲得成功的各種優秀案例,而是將亞裔的成功解釋成「近附白人」(White-adjacent)後獲得權力和特權,這加劇了種族仇恨和緊張。

激進的敘述將亞裔對努力工作、有很好的主動性、重視教育的生活理念和文化底蘊等這些特質,諷刺為是種族壓迫體系下的表現,武斷地將亞裔貼上「近附白人」 的標籤。《民族研究示範課程》宣傳:亞裔應當是與其他少數族裔一樣的受害者、應該與大家一起「抱團取暖」共同對抗白人至上主義。

在這些「反種族主義專家」的另類世界裏,打擊針對亞裔美國人的犯罪浪潮的關鍵,不是致力於加強公共安全,而是「集體譴責反亞裔的種族主義」。有了這樣一個「美德」的幌子,專家們希望亞裔能和其他受壓迫的種族一起,僅根據種族定義,推翻他們(左派)所標榜的壓迫性警察機構和種族主義文化。出於同樣的原因,加州《民族研究示範課程》的種族化癡迷支持者們也繼續迎合「模範少數族裔」的概念,同時宣傳其旨在廢除他們所稱的「白人至上主義文化」的意識形態議程。

把針對亞裔的攻擊與「白人至上主義」和「系統性種族主義」混為一談是危險的。這樣的論調試圖在所有亞裔心中培養一種受害者心態,這將侵蝕社會團結和信任。激進派們在宣傳亞裔「模範少數族裔神話」的同時,把現在和過去所有的社會不公正現象都扼殺在種族主義的陰影之下,哈佛大學就是最好的例子。哈佛近期發表聲明,表達了對亞特蘭大槍擊事件的憤慨,並肯定了該校與「仇恨和偏見」奮戰的堅定承諾。

然而,哈佛至今仍拒絕承認,它在招生過程中用種族平衡標準,對亞裔申請人進行了不適當的非法歧視和過度懲罰,這種做法遠超出了讓未被充份代表少數群體達到臨界數量的需求,也超出了滿足強烈政府利益的需求。該校人為地下調了亞裔申請人的綜合評估等級,主觀地在個性特徵(Personality Traits)上給他們打了較低的分數,以便錄取學術條件較差的其他種族成員。激進派聲稱要反對種族主義和歧視,但卻在關乎自身利益的哈佛歧視亞裔案中,銷聲匿跡。

「模範少數族裔神話」 和其它虛構的敘事模糊了亞裔真實、重要、有影響力的成就,因為亞裔的這些成就可以打破「系統性的種族主義阻礙美國少數族裔進步」的謊言。因此,癡迷於種族問題的激進主義者只能堅持這種扭曲的說法,貶低和侮辱亞裔的力量和成就。

**本文作者吳文淵(Wenyuan Wu)博士,是加州平等權益聯盟(CFER)的執行總監。去年加州11月的大選中,57%的加州選民投票否決了帶有種族歧視性質的第16號公投案(Prop 16),CFER曾起重要作用。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