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接連發生多起亞裔遇襲案件,各地抗議仇恨犯罪、聲援亞裔的集會也在不斷舉行。在民情發酵和各路媒體的踴躍報道下,亞裔成為美國上上下下集體關注的一個群體,「針對亞裔的種族主義攻擊」成為一個熱門話題。

美國保守派雜誌《聯邦黨人》資深撰稿人邁特拉(Sumantra Maitra,@MrMaitra)日前發文說,亞裔美國人已開始意識到他們的價值觀不再與不斷變化的民主黨保持一致,他在文中分析了為甚麼「左派人士將亞裔美國人趕出民主黨」。

以下是他的文章譯文:

最近對亞裔的仇恨犯罪激增,左派和傳媒巨頭故意不談具體的肇事者及其動機。他們影射仇恨犯罪是由於社會結構性失衡,或者是白人至上言論的直接結果。民主黨極左國會議員歐凱秀(AOC)詭異地將亞裔遇襲事件的增加歸咎於前總統特朗普。

《紐約時報》也將其歸因於特朗普所謂的仇外心理,也就是有關「中國病毒」的表述。NBC新聞甚至走得更遠,斟酌對亞裔的暴力行為「是否真的算仇恨犯罪」,NBC認為亞裔享有特權,(把亞裔視為受害者)可能會阻礙他們與「系統性種族主義」的鬥爭。

這些左派的門店(Outlets)可能是因為擔心激進團體的反彈,而拒絕承認這些罪行(包括謀殺、幫派強姦和攻擊)是誰所為。與紐約市大多數襲擊猶太人的事件一樣,大多數行兇者都是黑人。

與此同時,真正的「系統性種族主義」(即:以系統性方式實施的種族主義)正在針對亞裔。美國最古老、最頂尖的醫學雜誌最近撰文說,「美國亞裔現在必須承認自己的特權地位。」

這個想法是批判種族理論(CRT)長期存在的直接結果,根據該理論,成功、努力工作和其它保守的價值觀被認為是「白人至上主義」。

紐約同源會發表聲明,稱批評種族理論是對亞裔的仇恨犯罪,然而這份聲明完全被傳媒巨頭忽略。

同源會的聲明表示:「無論如何,CRT都想把好學校裏太多的亞裔趕走。(他們認為)亞裔的佔比過多。CRT就是今天的《排華法案》。CRT才是真正對亞裔的仇恨犯罪。CRT在隱性偏見/敏感性培訓的掩蓋下出現在我們的工作場所。它假裝成文化/種族敏感的教學法,滲透進了我們的學校,其課程包括《紐約時報》的1619項目和西雅圖的民族數學等課程設置。」

亞裔不能憑本事上好學校

CRT激進人士推動降低錄取標準,取消擇優錄取考試,這令亞裔家長震驚,他們知道這意味著合格的亞裔學生的錄取名額將被縮減。紐約市市長白思豪甚至提出基於種族的錄取程序,以防止紐約市的精英學校出現「太多亞裔」。

美國亞裔正在關注這些提議來自哪裏。我們正在觀察保守的泛亞裔群體意識的第一個火花,人們意識到美國亞裔(包括東亞和南亞人)可能不屬於民主黨。

左派的多元化之說顯然是空洞的,因為來自各個社會經濟背景的、辛勤工作的亞裔,有著穩定的家庭結構和很強的職業道德及紀律,卻正面臨著歧視。這種歧視的範圍從取消紐約天才班(亞裔學生比例異乎尋常地高),到大學招生歧視,儘管亞裔在標準化入學考試中得分較高。

此外,現在亞裔人還面臨著街頭暴力,而在媒體報道中,行兇肇事者的身份通常被掩蓋。文化動力也很重要。穩定的家庭結構有助於遵紀守法的人生,而這反過來又對培養成功很重要。這不是種族問題。它只是一種有助於人們成功的性格和價值觀。這方面的證據是壓倒性和跨種族的。

任何採用這些價值觀的人,都有更好的機會獲得成功。家庭破裂和失去父親,與學術和職業不成功直接相關,以至於形成了一個大到無法忽視的模式。但是它們被忽略了,這在左派圈子中是禁忌,不能說。

荷里活延續了一個神話,即人類不能有文化上的優劣之分。想想荷里活講述的那些故事,即所有邪惡都是由早期創傷、社會壓迫造成的,而不是來自任何文化革命的影響,這些故事強化了左派的核心神話。

根據現代哲學,一個人必須永遠是環境或結構性不平等的受害者。當美國亞裔通過辛勤工作打破這一神話時,他們也打破了白人至上主義和結構性種族主義的說法。於是,左派只好用「平權行動」來抵消這種成功,或者把成功的亞裔稱為「白人至上主義」機器中的齒輪。

別再埋頭工作 亞裔要行動

為何亞裔群體不反對(這種歧視)呢?柳約翰(John Yoo)和羅伊(Avik Roy)在2019年寫道,美國亞裔的天然歸宿是共和黨。從職業道德到性別政治再到學術成功,他們與保守主義天然的匹配。然而,共和黨領導層似乎已經浪費了這一機會。

首先,亞裔和印度裔都沒有那種強大的游說團體——財力雄厚、行動有協調。亞裔大多數都本能地非常保守,然而少數幾個左翼的亞裔和印裔卻會吸引焦點和麥克風。如果繼續這樣,他們不會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美國亞裔首先要做的,是建一個類似於英國「媽媽網」(Mumsnet)的東西,這個新興的論壇成了英國中產階級母親的工具,她們組織起來反對左翼政治,寫請願書,組織群眾呼籲和協調運動,向大學、學校和地方政客施壓。

第二,他們不僅需要建立人身安全委員會,還需要在地方政治中形成壓力集團。第三,他們需要參加選舉,參加一個支持「辛勤工作和成功」的政黨。

亞裔和印裔大多是中產階級,是對社會回報最大、而得到回報最少的階層。他們的文化本能是埋頭工作、省吃儉用、成家立業,不小題大做、無事自擾。但這種日子即將結束。

美國亞裔迫切地需要明白,一個成功、守法、上進和其它保守價值觀被認為是「白人至上」特徵,並實施「平權行動」來抵消這些特質的社會,不是一個他們能夠蓬勃發展、成功的社會,甚至生存下來都成問題。#

Andy Ngo推文翻譯:兩名威斯康辛州的男子因毆打和輪姦一名亞裔婦女而被逮捕和起訴。據稱,他們拍下了自己犯罪時的笑聲。(推文截圖)
Andy Ngo推文翻譯:兩名威斯康辛州的男子因毆打和輪姦一名亞裔婦女而被逮捕和起訴。據稱,他們拍下了自己犯罪時的笑聲。(推文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