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特朗普政府擔任國務院中國政策規劃官的余茂春(Miles Yu),周四(4月15日)向國會作證時,詳細闡述了中共對內控制、對外剝削的本質,並警告說,若不抗共,自由世界將被中共改變。他隨後詳細闡述了一系列抗共措施,並強調美國可以而且必須要贏。

現加入哈德遜研究所的余茂春周四在美國國會「美中經濟安全和審查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再次警告說,中共正在利用進入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的機會來實現全球主導權,並最終尋求控制世界經濟。

他表示,美國在與中共打交道時必須嚴格要求對等,防止北京實現其目標。

「如果說針對中國,有一件事是每個美國人都應該了解的,那就是它是一個由馬列主義政黨統治的共產主義專政國家」,余茂春說,「共產黨致力於維護和加強其對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國家的所有權力的壟斷,並對自由世界構成自冷戰以來最嚴峻的挑戰。」

「然而,與其它大多數共產主義國家不同,中國已經獲得全球自由市場體系的好處,在很大程度上享有國際貿易、資本市場和先進技術的開放機會。」他說。

余茂春引述前國務卿蓬佩奧2020年7月在理查德‧尼克遜(Richard Nixon)總統圖書館發表的一段講話說,「我們的政策以及其它自由國家的政策救活了中國衰落的經濟,(換來的)只是看到北京去咬養活它的國際援手。」

余茂春:中共對內控制 對外剝削

余茂春說,「中國由專制的共產主義政府統治,該政府控制中國經濟並剝削著全球自由市場體系。今天,我們從中共利用其可支配的大量廉價和有技能的勞動力中最清楚地看到了這一點。這些勞動力沒有有意義的勞動保護,無權組建和營運獨立工會來行使集體談判和福利談判的權利。在新疆——一個針對宗教和少數民族悲慘的種族滅絕發生地,勞動力被關進(集中)營,沒有任何權利。中共已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國家規模的血汗工廠,全世界都從那裏購買。」

他還說,「中共對權力的壟斷也使其嚴格控制金融資源」,迫使非國有企業依賴國有金融和銀行機構。任何敢於偏離這種依賴的公司都會遭到像馬雲的阿里巴巴那樣的結局。所有發生的一切,應該向那些希望向中國擴張的投資者發出警告。」

「由於缺乏對私有財產和個人所有權的《憲法》保護,許多不信任政府的中國人傾向於將錢移出中國。但是匯率管制嚴重限制了中國公民向國外匯款的能力。這為全球貨幣體系包括猖獗洗錢活動,造成了破壞穩定的因素。」他說。

余茂春說,「當中國人民成功時,共產黨感到受到威脅。」在沒有《憲法》規定的私有財產保護的情況下,那些具有大量私有財產的人,往往會因為太富裕或太有影響力而成為中央政府的目標。他們遭到任意的法外逮捕和經濟崩潰。過去15年裏,至少有27名中國億萬富翁被捕,被指控理由離奇而荒唐。在美國,我們祝賀那些躋身《福布斯》億萬富翁榜的人士,而在中國,成為胡潤富豪榜的一員就如同上了將受打擊的名單上一樣。

余茂春認為,讓中共不受限制地進入國際資本主義體系助推了中國(中共)的經濟崛起,增強了中共政府的能力,破壞了民主、自由市場體系。因此,北京對美國以及使中共得以崛起的國際經濟體系構成了「致命威脅」。

在北京所謂的軍民融合計劃下,中共正在獲得大量的美國和西方技術和訣竅。余茂春說,中共的保密制度對西方企業構成了威脅。

他說:「缺乏透明度危及美國投資者,因為許多在西方資本市場上市的中國(中共)國有企業提供的信息模糊而不透明,往往對自由市場國家的監管機構和投資者隱瞞其財務記錄。」

美國應如何做 余茂春提多個建議

「首先,美國不應該再忽視中共與自由世界體系在政治和意識形態上的巨大差異。一個完全自由的國際貿易市場體系與『中共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不可能和平並存。」余茂春說,「我們應該面對現實,糾正過去半個世紀以來最大的外交政策失敗。」

他解釋說,過去失敗的政策就是政治和經濟精英們認為,中美可以撇開政治和意識形態的分歧,不加批判地接觸,並希望民主美德和自由市場制度最終能讓共產主義中國改變,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但「我們用這樣的思維不僅沒能改變中國共產黨,中共現在還準備改變我們。它正試圖以自己的形象重塑全球秩序。」

他說,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正在目睹(在)這個問題(上)的巨大覺醒,似乎兩黨一致認為舊的傳統看法是錯誤的。

「我的第二個建議就是我們必須使這種新的覺醒制度化。美國人民的民選代表 ——國會可以在這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他說。

余茂春還表示,在上屆政府中,美國採取了以對等原則為基礎的新對華交往政策。與中國的經濟對等可以通過國會行動制度化。

他說,第一步可以逐項「對等回應」中共的年度「負面清單」。該清單確定中國的哪些領域不被允許外國投資。

「(美方)對等的回應將是禁止中國(中共)在美國投資,領域應包括農業、重要礦產開採、新聞機構、電影製片廠、電影院和連鎖影院以及文化演出團體等等。」

第二步,美國的私營公司也應該受到美國國會立法的保護。國會可以建立一個機制,允許他們對北京的經濟歧視提出投訴。根據這些信息,美國政府可以對中共採取對等的行動。

第三步,美國應該再次意識到領導力的重要性。「中共的經濟挑戰,不是我們該不該改變北京矛盾的經濟現實問題。而是如果我們不改變它的行為,自由世界將被北京改變的問題。」

他說,從毛澤東到習近平,黨的領導人一再表示,他們的行動是以「你死我活」的鬥爭為指導。他強調,中共在中美交往中宣稱的「雙贏」只不過是個大騙局。中共的內部核心是基於這樣的認識:中國與美國和自由世界的鬥爭,不過是一場零和遊戲。

「在地緣政治大國競爭的世界裏,美國可以而且必須贏。」#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請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