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各國疲於應對之際伺機侵擾四鄰,以達到其擴權的實質利益,更有高官、外交官不顧外交禮儀規範,貫徹習近平(3月1日)在中共黨校(中青班)幹部培訓班「敢於鬥爭」的倡議,向黨表忠心,以戰狼式外交演繹共產黨的「鬥爭」本性,頻頻挑釁國際規範,令西方人士開始嚴肅對待中共極權統治下的「大國崛起」,而其在四鄰「家門口」的頻頻侵擾,已危及西方經濟大國的印太自由航行利益。在美菲與中共關係緊張之際,兩國展開為期兩周的「肩並肩」聯合軍事演習。

楊潔篪在阿拉斯加會談中的「表演」,令國際愕然、大陸的小粉紅激動,使西方人士認識到了在中共鬥爭環境成長的黨官非常規性行為準則,也認識到了中共的掠奪性擴張模式。美歐已經在不同場合表示,將攜手對抗中共在地緣政治、經貿領域等造成的威脅。

法廣報道,在日德「2+2會談」視訊會議前一天,德國外長馬斯在4月12日出版的德國《商報》上撰文,呼籲歐洲在印太地區更積極,加速談判自貿協定和推動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避免「未來的規則將由它人來決定」。

他認為,德國有必要在印太地區投入更多資源,推動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他並透露,德國、法國、荷蘭正聯手推動歐盟的印太戰略,可望在年底前通過。

日本防衛相岸信夫4月12日在防衛省與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上將(Philip Davidson)會談,雙方圍繞包括中共動向在內的東海與南海局勢交換意見,確認了維持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雙方並就日美繼續合作以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達成一致。

美菲關鍵時刻聯合軍演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與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扎納(Delfin Lorenzana)4月10日舉行電話會談,聚焦南中國海局勢和威脅,奧斯汀會中重申了對美菲同盟的共同承諾。

奧斯汀防長強調,美國致力於維護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並以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國際法為根基。

菲律賓在美菲防長會議後宣布,12日起將進行為期兩週的「肩並肩」(Balikatan)聯合軍事演習,因受疫情影響,今年規模較小僅1,700人參加(美軍700人)。

而3月底,美軍與印軍才在印度洋東部展開聯合軍演,印度空軍也首次參與演練近岸防空技能,顯示印度正致力推動三軍聯合作戰實力。法國拉佩魯茲號(La Perouse)巡洋艦4月初又與印美日澳一起在孟加拉灣舉行聯合軍演,各國都意識到印度洋太平洋的戰略地緣關係日趨重要。

美中東撤軍 轉進印太

自拜登政府上台後,共軍海、空動作不斷,頻繁試探拜登政府底線,以尋找擴權的突破口。與此同時,美國為了因應國際新局勢,也開始加速調整全球軍力部署,從中東撤軍,部署到亞太地區,如在亞太部署進攻性導彈,在西太平洋重建第一艦隊,推出「太平洋威懾計劃」,制定具體的南海軍事行動計劃等,美中軍事對抗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為了應對中共軍事威脅,美國海軍內部也正在討論重新分配軍力的可能性,在全球範圍內調整軍事部署,如重建第一艦隊,並將其部署到印太地區,以及推行太平洋威懾計劃,如在西太平洋第一島鏈,分散建立能經受敵人攻擊的精準打擊作戰網絡,在關島部署地基神盾導彈防禦系統,在太平洋島國帕勞(Palau,又名帛琉)部署戰術多功能雷達,並且在該地區各處建立多個作戰領域訓練基地,以便美軍和盟軍可以一起訓練、共同作戰。

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官戴維森(Philip S. Davidson)3月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表示,21世紀的最大威脅來自中共,美國最緊迫的國防需求,是在亞洲部署能夠威脅中共的遠程導彈(射程大於310英里),才能完善現有的導彈防禦系統。

戴維森建議必須有進攻性導彈,這樣才會使可能的對手,對在該地區進行的任何惡性活動,三思而後行。

中共頻頻侵擾四鄰

美國政府官員和專家表示,中共正試圖以不斷施加壓力的疲勞戰術蠶食東中國海(東海)和南中國海(南海)的鄰國,其手段包括動用軍機,派遣海警船、海上民兵船和挖沙船進入有爭議地區。中共連續不斷的侵擾他國意圖麻痺所在國的國安防衛,以達成其「暗渡陳倉」的目標。

雖然目前中共還沒有採取直接開火的軍事行動,但北京的侵略性行為正在逐漸改變現狀,為其可能對太平洋大片領土的爭奪施加控制權打基礎。

美國國務院4月7日警告中共對菲律賓和台灣日益過激的舉動,並強調美國對自己的夥伴承擔義務。

對台海的侵擾:

中華民國國防部14日公佈,25架共機當天又侵入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創今年侵入共機架次新高,其中14架殲-16機分兩批,以8架、6架編隊方式進入,這是共機侵擾台海空防紀錄以來,同型機最高架次紀錄。除了中共軍機頻繁侵擾台灣外,中共航母還在台海軍演,海巡署(4月1日)證實共機偵察繞行台灣東沙島。

除此之外,中共動則以百餘艘抽砂船(多數為無標誌船)集結在台灣各離島海域或邊緣抽砂,有些抽砂船更高達數千噸,以供中共建設計劃之用。台灣海巡署們驅趕後,他們通常會離開,但海巡人員一旦離開,這些抽砂船又會回來,令海巡人員疲於奔命。

海巡署僅在2020年就在台灣水域內、近中線處驅逐近4,000艘抽砂、運砂船,比2019年整年驅逐600艘中共船,暴增560%。

在漁汛來臨期,許多沒有環保識意的大陸漁民,不但配備油料船、大批集結越界捕魚,還違法使用破壞力極大的浮水式流刺網或底拖漁網捕魚,大小通吃的惡劣行徑,嚴重破壞當地漁民生計。

對菲律賓的侵擾:

中央社報道,菲律賓公佈中共海上民兵船持續集結南沙群島海域,自3月7日220艘民兵船進入南海海域的牛軛礁(Whitsun Reef)的爭議海域、3月27日199艘,至4月11日仍有9艘停留該處,牛軛礁距離菲律賓巴拉望島西岸只有100多海浬,這些集結的民兵船白天不活動,並在夜間打開了全白燈。

但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3月31日新聞節目主持人麥卡錫(Julie McCarthy)表示,根據Maxar Technologies的衛星圖像顯示,自2020年12月以來,大量中共船隻就一直停泊在牛軛礁附近,比菲方早前公佈的時間提早了3個月,因那時集結的中共船隻已超過200艘。

菲律賓大學海洋事務與海洋法研究所所長巴通巴卡爾博士(Jay Batongbacal)說,衛星照片顯示,這些船隻的甲板非常非常乾淨。好像是全新的一樣。據觀察,它們只是靜止不動的,實際上沒有進行任何捕撈作業。

馬尼拉當局4月14日表示,至少240艘中共海警船和民兵船在菲律賓專屬經濟海域盤桓,牛軛礁海域仍有中共船隻停留。菲國當局當天已向北京提出外交抗議。新加坡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IISS)的研究員表示,發生在牛軛礁的事件規模與持續時間,都值得高度關注。

彭博社報道,巴通巴卡爾教授說,中共正在「將大量船隻部署到該地區,並將它們部署在戰略要地,隨時準備被要求參與它可能希望對其他任何國家進行的任何行動」。這些行動涵蓋了從監視到強迫單方面開採資源到從其他國家奪取島嶼的一切方面。

長期研究南海議題的前菲律賓最高法院法官卡皮奧(Antonio Carpio)日前告訴菲律賓媒體ABS-CBN,這可能是中共佔領和建立海軍基地的前奏。他擔憂1995年美濟礁(Mischief Reef)事件會重演。

對日本的侵擾:

共同社報道,日本第11管區海上保安總部(那霸)13日發布消息,再有兩艘中共海警局船當日凌晨2時許左右起,駛入尖閣諸島(陸稱釣魚島)周邊日本領海,其中一艘船搭載有類似機關炮的裝置;稍後試圖接近正在航行的一艘日本漁船。在該海域航行近17小時後,傍晚近7時起,追隨漁船進入領海外側的毗連區。

日本航空自衛隊8日在九州以西的東海上空實施了日美聯合防空戰鬥訓練,目的是「為了強化日美同盟的威懾力和應對力」。一般認為此舉意在制約中共新海警法實施後,中共海警船頻頻在尖閣諸島周邊跟蹤日本漁船製造威壓態勢有關。

中共民兵灰色衡突不斷

台美雙方3月26日在台北簽署「台美海巡合作瞭解備忘錄」,將台灣現行海岸巡防署與美國海岸巡防隊合作「明文化」。外界研判,這項合作有美台聯手反制中共「灰色衝突」的意義。

中華民國國防部3月25日在立法院提及認知戰、資訊戰、機艦侵擾是台灣面臨中共的三大新興安全挑戰,中共以灰色地帶威脅企圖衝擊國家安全、影響民心士氣。國防部長邱國正指出,中共準備將這些灰色地帶慢慢演變為常態。

中共宣稱擁有幾乎整片南海的主權,並藉由在當地小型淺灘和島礁上蓋飛機跑道和港口設施、將這些據點化作軍事基地來聲索主權。雖然,中華民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和汶萊也全都聲稱擁有南海部份主權。

中共為了擴張海權,在兵力不足下,於是積極組建和強化游走於灰色地帶的半正規非傳統部隊,其中「出勤」頻繁,且引人關注的首推海上民兵部隊。

自3月初菲國指責中共海上民兵船集結其經濟海域聖靈礁(又稱牛軛礁)以來,民兵船來來去去始終佔據該據點。中共並拒絕菲方要其撤離民兵船的要求,北京堅稱那些大批列隊集結的船為作業漁船。

巴通巴卡爾教授在亞洲海事透明度倡議期刊(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AMTI)說,聖靈礁是中共的重要據點,因為它位於一個大型環狀珊瑚礁的北端,而北京已經佔據環礁的南端和中端,並在過去十年中創建了人工島。

菲律賓國防部長羅倫沙納(Delfin Lorenzana)4月4日援引中共早前強佔的黃岩島(Scarborough Shoal)和美濟礁(Mischief Reef)為例,指控中共打算在南海佔領更多「重要據點」。中共海上民兵持續集結在牛軛礁海域,顯示中共有意在西菲律賓海擴大佔領重要據點。

CNN報道,前美軍太平洋司令部聯合情報中心作戰主任舒斯特(Carl Schuster)披露,中共海上民兵根本不捕魚,船上有自動武器,特別加固的船身,而且最高時速為18到22節,超過世界上90%的漁船。美軍在去年12月的一份報告中也指出,中共利用海上民兵「顛覆他國主權、執行非法主張」。

因為這些海上民兵的船總是漆成藍色,一些專家已將其稱為「小藍人」,與克里米亞遭併吞前夕突然出現的「小綠人」(配備俄國裝備的秘密武裝人員)可說異曲同工。@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