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共宣佈實施司法整頓,但卻無視司法界的腐敗亂象,將人權律師當成打壓對象。外界認為這一現象正是中共視政治為先、人權為零的真實寫照。

近期,4位被迫害的中國人權律師接受了《大紀元》記者採訪,他們分別道出中共假借司法整頓,實則報復、欺壓人權律師的拙劣手段。他們中有幾位律師都曾經為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做過無罪辯護。其中,程海律師也是709案的辯護律師,另3位律師任全牛、盧思位、盧廷閣還代理辯護過「12港人案」。去年8月,12名港人試圖逃亡台灣,遭到中共海警攔截,被關押到深圳,判刑。

中共迫害人權律師的手段包括毆打、吊銷執照、註銷律師事務所、禁止出國訪談學習等。

任全牛律師:中共首先從人權律師下手

談及中共這次高調發動的所謂「司法整頓」,任全牛認為,各地首先拿維權的、抗爭的或有人權信仰追求的律師下手。他提到中共各級政府之所以這樣,是有著「愚蠢」的想法。

「現在的當權者,包括他下面的這些人,感覺他們都特別的自信。」他說,「所謂的拿下了香港,用疫情折騰全世界,拿它們(中共)沒辦法,它們就是『膨脹』,它們想怎麼辦就怎麼辦。」

他表示,在中共眼裏,「只要把這些律師拿掉,嘴摀住,或者是滅了,整個社會就和諧了、消停了。」「不但把律師證給吊銷了,還要把律師所給滅了。接下來,肯定還會有各種各樣的處罰打壓(狀況)浮出水面。」

任全牛是河南軌道律師事務所法定的三名合夥人之一。曾代理「12港人案」、報道武漢疫情的公民記者上海張展涉嫌的所謂「尋釁滋事罪」案。

2月2日,任全牛被河南省司法廳藉口以2018年代理一起法輪功信仰群體無罪辯護,違反了律師規範為由,吊銷了律師執業證。河南軌道律師事務所面臨被強迫非法解散。因為規定律師事務所必須有3位法人,而目前又絕不允許該所添加法人。

盧廷閣律師:按照法律維護權利是被打壓主因

盧廷閣認為中共對人權律師的做法「根本拿不到桌面上來」,「我們這些人權律師,實際上是按照法律嚴格規定,維護當事人的權利」。

他談到之所以受到打壓,「是因為我們按照法律來,沒有按照他們(司法局,律協甚至是公安)的意思來。」「因為按他們意思做的話,就會侵犯我們的職業權利,他們的要求都是違法的。」

他曾經提出將所謂的要求以「正式文件」的形式提交給律師,但是,至今也沒有看到。「他們不敢拿出來,好多種要求、指示、限制都是違法的,我們律師都是依法辦案。」「說白了,不聽他們的話就是『違法』,繼續打壓你。」

他認為,中共對律師的打壓,是「赤裸裸地用違法的方式」,肆無忌憚地任意地去「侵犯律師的權利」,「他們毫不在意國家制定的法律,也就是他們制定的法律,他們首先違法。」

3月27日下午,北京維權律師盧廷閣,準備到鄭州代理謝豔玲房子遭強拆一案時,在石家莊高鐵站,被當地警查非法以「涉嫌尋釁滋事」「傳喚」,強押至派出所,限制人身自由長達7小時。

之前,盧廷閣曾被司法局約談,讓他退出「12港人」案,被拒後就對他採取了打壓措施。「在國內,所謂的喉舌媒體從來不報道我們的事情,我們維權多年,也不關注我們,它們就是配合政府和司法部門。」

盧廷閣感謝外媒的關注和報道,也希望公眾繼續關注人權律師群體。

盧思位律師:打壓很嚴重

盧思位提到在十多年間,人權律師這個群體已被中共「打壓散掉」了,他們也幾乎無法繼續走完代理維權這一歷程了,「以後可能很多的案子找不到律師了,從幾種現象就可以發現,是很嚴重的」。

談到現狀,他說:「案子沒有律師接,一接馬上就會上它們的名單,對你進行監控,這個名單實際上會給律師帶來很多的麻煩、不方便,包括出行、司法局對你的管控等。」

他提到如果律師在辦理案件的過程中比較「敢說敢做」,「那他們肯定就要整你。把證給你吊了,那如果再繼續,就把你抓了,就像余文生、覃永沛這樣。」

他提及另一現狀是大量「官派律師」粉墨登場,以所謂的委託的名義介入,搞「認罪認罰」。

還有就是「通過律師事務所對律師進行管控」,不讓接案,「不給蓋章,不給開介紹信,那律師就做不了事了」。他說,「律師所還給你施加壓力,讓你轉所,找不到下家,吊在中間。」

3月28日,盧思位欲乘坐航班前往北京美國大使館面簽學術出訪,被四川國保攔截,並威脅如果強行登機,就會啟動早已針對他的預案,阻止他順利出行。

盧思位曾代理過「六四」、維權律師余文生、異見詩人王藏等案件,去年因為代理「12港人案」被當局非法吊銷律師執照。

他曾表示,被吊銷律師執業是多年辦理人權案件積累的結果,而代理「12港人案」確是中共打壓他的決定性因素。

程海律師:站出來投訴、控告,不能放棄

程海表示,從「709」大批抓捕律師判刑,到後來吊銷律師證,還有註銷的,這就是中共權力機關「肆意枉法」,是一種「犯罪行為」,「我一直在維權抗爭」。

他說,「要站出來投訴、控告他們,不能放棄。」

「總得有人堅持抗爭,人多了才能有氣勢。」他認為放棄是導致中共嚴重打壓的最重要的一個原因,而「律師集體的抗爭,就會給他們(當局)造成大的抵抗」。

他提出已有十幾位的律師證被吊銷,還有一些被註銷,「中共對律師的打壓是違法犯罪的」。「 只有發聲是不行的,我們要採取法律行動。控告、投訴的過程就是把它們違法犯罪的事實給揭示出來了,曝光了!」

現年68歲的程海律師,從2007年起,開始陸續代理法輪功學員的案件,目前已經12個年頭。除了西藏、新疆、海南等偏遠地區,其它地區都做過。在被當局非法註銷律師事務所和吊銷律師證的情況下,他仍舊堅持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因此多次被當局的人毆打致傷。他還是709案王全璋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

中共對人權律師的迫害由來已久,早已引起國際關注,各國紛紛譴責。特別是著名律師高智晟依然被關押在無人知曉的地方。有評論指,人權律師都打沒了,中國老百姓還能有人權嗎?誰還能站出來為大家說話?中國人的人權早已名存實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