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國政府積極鼓勵民眾接種中共病毒疫苗之際,大紀元取得的中共內部文件顯示,中共當局正積極實施大範圍強制大陸民眾施打疫苗政策,稱以習近平思想作為指導、下硬指標、政治任務。大陸民眾表示,不打疫苗可能會影響工作、上學、出行。

歐洲國家接種疫苗約3個月的數據監測顯示,已有近4千人死亡、16萬2,610人受到疾病等多種問題不同程度的傷害;有專家警告,中共病毒疫苗可能被用於「大規模的人口減少」。

中共力推「疫苗外交」,但多個國家接種中國製造疫苗後疫情不降反升,出現四大怪象。陸民抱怨中共當局掩蓋接種疫苗後反應的數據,不願意接種中國製疫苗。台灣流行病學專家李建璋博士表示,各國均需由政府來建立疫苗上市後公平、透明監測機制;不建立通報機制可能對國民具危害性。

(上接:中共強制打疫苗 專家警告:大規模接種大規模滅口)

可怕!多國接種中國疫苗 疫情不降反升

中共力推「疫苗外交」,但中國製造疫苗的安全性備受質疑。大紀元4月1日報道,多國民眾接種中國製造疫苗後,確診個案不降反升,疫情愈演愈烈。

報道盤點中國製科興疫苗四大怪像:

怪像一:11港人打科興後死亡 大陸無個案通報

香港首宗接種疫苗後死亡個案發生在2月28日。3月29日香港衛生署公佈,3月16日接種科興疫苗的61歲男子,於28日下午搶救無效後死亡。至此1個月內已有13人接種疫苗後死亡;其中11人接種科興,2人接種復必泰(BioNTech)。死者年齡在55歲至80歲之間。

此外,3月20日8旬老婦打科興疫苗,翌日暴斃家中,但港衛生署未呈報專家委員會並未公開該事件,處理方式明顯有異。

耐人尋味的是,3月28日中共衛健委高調公佈,宣稱大陸已接種超1億劑次,卻未通報任何一起不良反應或死亡案例。同時,大陸網絡有關接種疫苗出現不良反應的言論,均被迅速刪除。

怪像二:主打中國疫苗 多國確診不降反升

多國選擇接種中國製造疫苗後,中共病毒確診人數不降反升,疫情愈演愈烈。2月份,智利施打近900萬劑科興疫苗,約47%人接種,但確診人數不跌反升。3月26日單日確診新高7,626人確診,病床供應緊張;首都聖地牙哥將封城。

自1月中旬,土耳其至少有800萬人接種科興,超過總人口10%。但疫情在2月下旬反撲,3月30日新增37,303人確診,是2020年3月11日疫情爆發以來單日最高。稍早,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宣佈,齋戒月全境周末宵禁。

2月初,巴基斯坦開始施打中國生產疫苗,目前正經歷第三波疫情,全國感染率上升至11%,是疫情以來的最高水平。有20多個城市因疫情嚴峻「封城」。3月29日,該國總統阿爾維(Arif Alvi)發推(Twitter)說,3月15日他接種中共國藥集團第一劑疫苗,檢測出現病毒陽性反應。3月18日,該國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接種第一劑國藥疫苗,2天後,驗出病毒陽性反應。

美國陸軍研究所前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表示,上述情況及案例比三期臨床試驗的報告更具說服力。

此前,秘魯臨床數據顯示,中共國藥集團的兩款疫苗,有效率僅為11.5%及33%。巴西數據顯示,科興疫苗有效率僅50.4%。

怪像三:科興副作用與安慰劑相近?但孕婦不能打

歐洲病毒學專家、生物技術公司首席科學家董宇紅博士認為,科興給出的數據存在疑點。一是科興疫苗注射後發生副作用概率與注射安慰劑差不多,甚至比安慰劑組還低。二是通常注射劑量越高副作用越多;但科興疫苗給出的研究結果,有些注射劑量低的組,副作用反而比高劑量組高一些,不符合常理。雖然副作用數據與安慰劑組相近,但有大陸社區發佈的接種疫苗注意事項說:「接種新冠(中共病毒)疫苗半年內不能要孩子(懷孕)」,暗示國產疫苗或對生育有嚴重副作用。

怪像四:中共擬將疫苗「政治化」 強制民眾接種

目前大陸接種疫苗比率僅為7.1%,民眾顧慮重重。一份企業內部文件、重慶市大型民企小康集團,名為「關於加強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稱:「凡新冠(中共病毒)疫苗接種工作推進不力及發生問題的單位與個人,集團將從嚴追責問責。」

陸民怨中共掩蓋接種後反應數據

另據自由亞洲報道,江蘇揚州居民凌真波認為,中國的疫苗肯定不安全。他說:「因為原來的(過去接種)疫苗總是出事。強制性接種我肯定不去的,我也不會讓我的小孩去。中國的疫苗連第三期臨床數據都沒有(公開結果)。香港那邊(接種疫苗後)死了十幾個人。」

據報道,各國均有民眾注射中國製造的中共病毒疫苗後,出現嚴重副作用、甚至死亡事件,唯獨未見中共官方公佈相關訊息。凌真波表示,他看過有人在注射疫苗後出現副作用。他說:「就是有一個人接種後倒地了,(政府、醫務人員)不讓旁邊的人拍攝。我們國內這邊打疫苗後出事的肯定有,只不過不讓報道。」

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博士、台灣台大醫院急診醫學部臨床副教授李建璋向香港大紀元表示,不論任何一個國家拿到FDA、中國大陸或是任何一個國家認證的疫苗後,均需建立通報機制。「這些都是要一個國家的機器收集這些資訊,經過科學家嚴謹的分析,才能得到一個好的答案。」

「所以,要確保國民的安全,還是必須在自己的國家之內,建立這樣一個透明機制,才能夠確保國人的安全。」「在美國的FDA嚴謹的規範第四期要有個監測機制,大家可以去(亦可上網)通報,台灣有這個通報系統。」

李建璋博士說:「在美國叫做VAERS,是醫生、民眾打了疫苗之後,自己有感受到所謂的不舒服、副作用、或者懷疑,不用確定,你只要懷疑就可以上(網)去通報,事後有流行病學家跟醫師去做嚴謹的判斷跟分析,這是國家施打疫苗應該有的一個所謂制度上的基礎建設(infrastructure),才能說這個國家的衛生制度比較進步。」

專家:未建立通報機制或對民眾具危害性

此外,李建璋博士指,如果沒有建立公平、透明的監測機制,有可能對民眾具有危害性。他說:「疫苗還是有很多未知的情況,如果有一些潛在的、第三期臨床試驗看不到的這些危害,沒有建立這個機制,只能從臨床經驗來判斷;沒有後面公開透明的資訊收集系統、流行病學家醫生的嚴謹分析,就有可能會導致這些不預期的副作用,可能沒有辦法被看到。」

「沒有辦法警告(哪些人不能施打),是!所以就要有這樣一個系統,政府與民眾都要理性公開的態度來看這個事情,這很重要,因為這個是科學極限。」「要建立公開透明的通報機制,由科學家、流行病學家去做嚴謹的分析,公告給社會大眾,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程序,也是一種疫苗安全的正義。」李建璋博士再次強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