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外媒駐中國記者不堪中共當局壓力而撤離,或改駐派它國,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沙磊(John Sudworth)和妻子莫瑞(Yvonne Murray)是最新一批離開的外國記者。莫瑞是愛爾蘭廣播公司(RTE)派駐中國記者。

路透社報道,歐盟表示2020年至少有18名外媒記者被迫離開中國。

沙磊因報道中共侵犯人權等內容,屢次受到中共當局施壓,他在本周三(3月31日)和妻子從北京調派至台灣。中華民國外交部表示,沙磊已經抵台,現正防疫隔離中。

中央社報道,沙磊4月2日在BBC網站以第一人稱發表題為「在中國報道新聞迫使我離開的嚴峻現實」的文章,文章說,自己的經歷是外媒近年紛紛撤出中國的最新一例,更是中共在全球發動思想與資訊戰的一環。

中共把「西方價值」列為鬥爭目標的「九號文件」

沙磊在文章開頭說,自己一家人匆忙打包趕往機場時,便衣公安就在家門外監視,並一路尾隨他們到機場報到櫃檯;在他離開後,中國(中共)外交部與共產黨控制的媒體持續攻訐,宣稱他對新疆的報道激怒中國人民,但這種說法不太可能屬實,因為「絕大多數中國人無法看到我們任何報道」。

沙磊接著回憶,他剛抵達中國展開工作的2012年,恰是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就任中國最高權勢職位——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同一年。他寫道,習近平運用中國(中共)僵化的政治體制,加強控制幾乎所有社會層面;如今任期無限的習近平掌權近10年,媒體已成為他主政下的代表性戰場。

沙磊提到中共把「西方價值」列為鬥爭目標的「九號文件」(亦即不准大學談論新聞自由和人權等普世價值的「七不講」禁令)。他認為BBC的經驗顯示,外媒揭露新疆真相、質疑中國(中共)處理疫情和病毒起源的方式、或為反對中國(中共)威權統治香港者發聲的報道,無疑都成了攻擊目標。

中共控制國內言論 派「戰狼」在海外抨擊外國報道

沙磊離境後,中共的宣傳機器除繼續攻擊他外,也大力使用外國社群媒體來擴大效應。

他寫道,隨著外國新聞業在中國的空間日益緊縮,中共卻大力投資對外媒體戰略,以充份利用海外自由開放的媒體平台,讓「戰狼」外交官們狂發推文抨擊外國報道,同時又禁止自家公民使用相同外國平台。智囊「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國際網絡政策中心(International Cyber Policy Centre)研究員已提出報告,記錄這種密集、同步的跨平台戰略。

沙磊寫道:「在這個脈絡下,我的離開可視為一場新興、極不對稱思想控制戰的一小部份。……接觸中國的管道減少,將削弱我們了解中國實際情況的能力,同時中國(中共)又利用自由媒體的制度力量,來破壞其它地方的民主辯論。」

沙磊:中國境內仍有勇敢的外媒記者和中國公民敢於說話

不過沙磊認為目前仍有一線希望,例如近年揭露的新疆實況,有許多是根據中國(中共)本身的內部文件和宣傳報道。

他表示,「一個現代、數位超級強權無法不在網絡上留下足跡,揭發這些足跡的重要報道活動將在遠方持續下去。」他和越來越多外國記者將在台北或其它城市報道中國新聞。

沙磊最後提到,中國境內仍有一些勇敢、堅定的外國記者依然致力報道新聞;還有少數傑出中國公民冒著巨大危險,找出方式繞過審查,述說自己國家的故事,例如世人對武漢封城前的了解多半來自公民記者,如今他們都付出了代價。

沙磊寫道:「我們不應忘記,在這場全球思想新戰役中,因為說實話而持續面臨最大風險的人,就是中國公民。」

BBC和北京在近來交惡

北京和BBC近來交惡,中共對BBC指控北京侵犯新疆維吾爾族人權的報道不滿,3月,中共將BBC世界新聞頻道(BBC World News)禁播。

而英國通訊管理局(Ofcom)2月撤銷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執照,又基於英國人「被迫認罪」的影片和有關香港的報道,對CGTN處以225,000英鎊罰款。

沙磊接受BBC廣播節目訪問表示:「過去幾年,由於我的報道,一直受到來自中國(中共)當局的壓力和威脅,但近幾個月越來越惡化。在中共控制的數個平台上,不僅BBC受到火力全開的文宣攻擊,也針對我個人。」

他表示:「我們受到威脅要採取法律行動,試圖拍攝時也會受到監控、阻礙和騷擾。最後,我們這個住在北京的家庭,以及BBC都認為繼續下去太過危險,這當然令人難過,尤其是因為受到恐嚇,但我們將落腳台灣。」

沙磊為躲避中共國家機器的騷擾而「逃亡」

沙磊表示,許多外媒記者都選擇前往享有更多媒體自由的台灣。

英國《泰晤士報》稱沙磊為躲避中共國家機器的騷擾而「逃亡」(flee)。

《電訊報》表示,中共外交部時常限縮發放簽證給外國媒體,以懲罰那些寫出當局不喜歡報道的記者,《電訊報》也曾有相關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