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BBC報道,在菲律賓,許多人還記得登瓦夏疫苗所引發的兒童死亡的恐懼。在日本,疫苗接種是否成功被視為能否按計劃舉辦奧運會的關鍵,但日本疫苗接種遲遲不決,日本也是世界上對疫苗信任度最低的國家之一。
 
20世紀90年代早期,接種麻疹、腮腺炎和風疹疫苗被懷疑導致無菌性腦膜炎的高發。雖沒有確切證據,但這些疫苗已經被停止使用。

智利疫苗接種率位全球前列 感染率反增

據香港東網3月21日報道,人口約1,900萬的智利是南美洲最先開展中共新冠病毒疫苗接種的國家。去年12月,智利已獲得美國藥廠輝瑞和德國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合作研發的疫苗,同時也進口了中國的科興疫苗。

3月20日,該國的新增新冠肺炎確診數字仍打破了單日紀錄,一天新增7,084宗,比去年6月6,938宗的單日紀錄要高。確診急增致病床供應緊張,首都聖地牙哥近日要封城。
 
據新浪財經界面新聞3月15日介紹,智利的疫苗接種率躍居南美國家之首,在全球範圍內僅次於以色列、阿聯酋和英國。截至3月14日,智利已有超過25%人口接種過第一針疫苗,全部疫苗接種數相當於總人口數的34%。

智利官員稱,這主要是因為智利很早就開始與疫苗廠商談判;排除政治考慮,儘可能訂購不同國家的多種疫苗,以及強大的國家免疫登記系統和免預約疫苗接種流程。

截至3月1日,智利與科興達成1,400萬劑疫苗的協議(其中近1,000萬劑已經交付);還有與輝瑞/BioNTech達成的1,000萬劑疫苗協議,以及歐洲跨國藥企阿斯利康的400萬劑;美國強生公司的400萬劑。同時,智利還在開展與俄羅斯「衛星五號」疫苗和中國康希諾生物疫苗的談判。
 
不過據半島電視台報道,智利從去年底便開始為前線醫護人員進行疫苗接種工作,採購了6,600萬劑中國科興疫苗。
 
但令人吃驚的是,智利是接種疫苗後感染人數反而上升的第一個國家,目前原因還不知,而疫苗的作用也同時被質疑。

接種疫苗後引發嚴重不良反應 香港至少有19宗

民眾對疫苗作用的質疑,也在香港大量出現。由於擔心科興疫苗質量,不少港人轉向復必泰。

3月17日,香港政府發言人聲稱,有個別組織以醫護專業名義指科興疫苗數據不足而動搖公眾對接種疫苗的信心。他還稱,所有在香港使用的疫苗「均符合安全、效能和質素的要求」。
 
截至3月22日,香港接種疫苗後死亡個案至少有8宗。專家委員會聲稱,初步審視所有死亡個案都與疫苗無直接關係。

然而,接種疫苗後所引發的嚴重不良反應,確診個案至少有19宗。症狀包括出現血管迷走神經性昏厥、失去知覺、高血壓、暈眩、額頭出現瘀傷,胸口痛、心悸、出疹、過敏反應,中風、頭痛及嘔吐、關節腫痛、面癱、急性心肌梗塞等。

科興疫苗對比輝瑞疫苗 昂貴且效果差

3月22日,香港MoneyHero團隊發表專業文章,對香港政府所採購的三種最常見的中共新冠病毒疫苗進行了對比。它們是中國產的科興 (Sinovac)、德國的輝瑞BioNTech(復必泰),及英國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

香港MoneyHero團隊發表專業文章,對香港政府所採購的三種最常見的新冠疫苗進行了對比。(大紀元製圖)
香港MoneyHero團隊發表專業文章,對香港政府所採購的三種最常見的新冠疫苗進行了對比。(大紀元製圖)

文章還介紹說,為鼓勵港人接種疫苗,港府將成立HK$10億疫苗保障基金,香港市民若在接種疫苗後出現傷亡情況,最高可獲賠HK$300萬。傷者賠償多過死者,當中40歲以下傷者每人最高可獲HK$300萬,同齡死者則賠HK$250萬,40歲或以上保障額度為HK$200萬。申索期限為接種最後一劑疫苗的兩年內。
 
文章談到,在中國大陸,「預防性疫苗不納入醫保支付範圍,因此各地接種疫苗價格懸殊,由人民幣400至8,000多元不等」。
 
大陸現在約有3家疫苗廠,分別是國藥集團的「BBIBP-CorV」疫苗、科興生物的「CoronaVac」疫苗及康希諾生物的「Ad5-nCoV」疫苗進入第三期臨床,並開始接種。
 
中共官方尚未公佈三期臨床結果,很難評論疫苗是否有效。

科興疫苗有效率62.35%,但價格最貴;最便宜的是英國的阿斯利康,有效率70.4%,價格只需62港幣。(大紀元製圖)
科興疫苗有效率62.35%,但價格最貴;最便宜的是英國的阿斯利康,有效率70.4%,價格只需62港幣。(大紀元製圖)

注射後產生血栓 阿斯利康被19國叫停使用

儘管阿斯利康價格便宜,但由於出現多個死亡案例,已被19國叫停使用。
 
3月15日,在意大利又一名男子注射疫苗死亡後,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和德國宣佈暫停接種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據悉,該款疫苗在注射後可以在體內導致血栓形成,以致威脅生命。
 
阿斯利康解釋說,歐盟27個國家和英國有1,700多萬人接種了疫苗,出現血栓37人,「在歐盟,每年有成千上萬的人因為不同的原因患上血栓,沒有證據表明疫苗會增加出現血栓的風險」。
 
此前,愛爾蘭、丹麥、挪威、荷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盧森堡、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奧地利和冰島等12個歐洲國家及亞洲的泰國、印度尼西亞以及非洲的剛果民主共和國都已經暫停使用疫苗。

29名挪威人接種復必泰後死亡 以色列13人面癱

據香港《晴報》報道,截至2021年1月17日,挪威至少有29名市民接種復必泰後死亡。
 
在以色列,一月時已有逾兩成人口完成接種首劑疫苗。其中有1,100多人接種疫苗後出現頭暈、頭痛及發燒等副作用,另有至少13人出現面癱等症狀。
 
3月初,自然雜誌《Nature》發表最新統計,每百萬劑量的mRNA疫苗中約有372人出現副作用。該數字低於臨床試驗數據中預期,但發現有副作用的人80%是因注射部位的疼痛,其次才是疲倦、頭痛、肌肉酸痛。
 
統計還發現,接種第二劑後的副作用明顯高於第一劑。
 
此外,據美國疫苗不良事件通報系統信息顯示,每使用一百萬劑劑量的Moderna疫苗會引起約3例嚴重過敏反應,而輝瑞–BioNTech疫苗則是每百萬劑量的5例嚴重過敏反應。

中共向80國家和3個國際組織供疫苗

3月19日,中共國家國際發展合作署新聞發言人田林在回答記者提問時稱,隨著中國國產疫苗附條件上市,中共在國內開展疫苗接種的同時,也開始向一些發展中國家提供疫苗援助。
 
他聲稱,截至目前,中共正在或即將向80個國家和3個國際組織提供疫苗,「包括26個亞洲國家、34個非洲國家、4個歐洲國家、10個美洲國家、6個大洋洲國家。3個國際組織是非盟、阿盟和聯合國維和人員」。  

柬埔寨總理聲稱「中國疫苗最安全」 自己卻打英國疫苗

據阿波羅網轉載《柬中時報》報道,與中共關係密切的柬埔寨2月接受了中共的疫苗援助——60萬劑由中共國藥集團提供的疫苗。

柬埔寨總理洪森更親臨機場迎接疫苗到來,後又向中方訂購科興疫苗,預計於3月26日送抵柬埔寨。此外,柬埔寨3月2日也自全球疫苗配給平台COVAX,配得32萬4,000劑AZ疫苗。
 
對於中國疫苗的到來,洪森發表談話時聲稱:「中國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苗是最安全的,至今,所有接種者皆無不良反應。」
 
然而,洪森卻和妻子於3月4日接種了英國的AZ疫苗。
 
據親中共網媒「多維新聞」報道,洪森曾表態,自己只會接受國際認可的疫苗,並聲稱「柬埔寨不是垃圾桶,也不是疫苗實驗場」,間接公開自己對中共國產疫苗的不信任。

巴基斯坦總理接種中共國產疫苗 2天後確診中共病毒

3月20日,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在接受中共病毒(COVID-19)病毒檢測後呈現陽性反應。 而在兩天前,他接種了中共國藥集團(Sinopharm)生產的中共病毒疫苗的第一劑。
 
現年68歲的伊姆蘭汗近來頻繁開會或與各界會面,而且沒戴口罩。
 
巴基斯坦人口約2.2億,確診中共病毒的病例近來呈上升趨勢。目前全國確診人數超過62萬人,病逝者超過13,799人。
 
巴基斯坦已核准4款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緊急上市使用,分別是中國國藥集團、中國康希諾生物公司(CanSino Biologics)、英國阿斯特捷利康公司(AstraZeneca)與牛津大學(Oxford)合作研發,以及俄羅斯的「史普尼克V」(Sputnik V)等疫苗。

2劑接種2周後才有保護力

3月2日,台灣迎來第一批新冠疫苗,然而,衛福部長陳時中此前表示,「施打疫苗後,體內會同時存在抗體與病毒」,此話一出,民眾大感緊張。
 
台灣衛生研究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研究員劉士任解釋說,疫苗是用病毒製成,施打疫苗後,人體內會帶有抗體,一旦遭到病毒感染,抗體就能擊退這些病毒,避免或減輕病毒對身體造成的危害。
 
然而,在抗體「完全」消滅病毒前,體內仍可能帶有少量病毒,也就是在這少量病毒還未被完全殲滅前、病毒與抗體同時存在體內的這1、2天時間差,可能將病毒傳染給其他人,「但這樣的機率非常小」。

BBC也報道,大部份疫苗要接種2-3周之後才會產生保護力,如果在接種疫苗的第2天或1周後暴露在中共新冠病毒下,還是有可能被感染。即使接種疫苗數周,也無法保證完全不會被感染。
 
對於需要接種2劑的中共新冠病毒疫苗,通常在第2劑接種後7-14天才會開始產生保護力。

以色列最新的實證結果顯示,接種1劑BNT疫苗後14-20天,保護效力只有六成,但疫苗保護力持續多久未知。

專家:大陸產疫苗本身質量有問題

針對西安市一家醫院出現打了疫苗的醫師在隔離病區仍被感染的案例,中共疾控中心CDC主任高福給出三種可能,並稱可能需要補第三針。不過美國華裔專家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高福的解釋站不住腳,真相是病毒變種所帶來的威脅及大陸疫苗本身的質量問題。
 
美國病毒學專家林曉旭博士向大紀元表示,現在的所有的疫苗實際上都是肌肉注射,所以都不激發人體黏膜系統產生抗體,而只是激發記憶這種形態抗體的反應。
 
他認為,不能以此藉口迴避疫苗本身質量的問題,作為滅活的疫苗,第二針實際上已經是一增強劑,如果這都還不能夠產生足夠多抗體的話,那說明這個滅活疫苗的效率太低了,是疫苗本身質量有問題。
 
林博士還質疑,高福稱疫苗接種數據還沒統計出來,這不符合事實。「因為去年夏天以來這個『科興』和『國藥』等等就已經在中國大面積的注射了,官方說今年年初2,000多萬人都已打了疫苗。這種大規模的接種,是通過政府強制命令、行政命令進行接種,怎麼會沒有統計數字出來呢?」

各國疫苗面對的第一大危險

林曉旭還指出,目前第一大危險是各地存在甚麼樣的變種病毒。如今全球很多國家都出現了具有免疫逃逸功能的變種病毒,包括巴西、南非、法國、芬蘭、美國加州、紐約等,而亞洲的日本、菲律賓也已經有了B1.28和P3這兩個變種。
 
他認為:「變種導致疫苗的效力也大幅度的下降,『科興』疫苗在巴西的第三期臨床實驗中的效率特別低,這跟巴西流行新的變種也是非常有關係的。中國大陸不太可能會倖免於這個免疫逃逸的突變株,而且大陸也曾報道過包括廣州出現南非輸入的變種。」
 
他強調:「有些變種本身就是使得病人再次感染的可能性非常強,即使之前被感染過的或者打過疫苗的人,被感染的可能性還會增強,所以這是變種所帶來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