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聯手制裁新疆官員後,中共官方幕後策動、黨媒帶頭批判瑞典服裝零售商H&M一年前的「新疆棉」聲明,煽動民族主義掀起再一輪抵制洋貨的運動,有民眾剪爛H&M衣服,甚至是火燒美國品牌運動鞋。一時之間與H&M、Nike、Adidas、CK、PUMA、New Balance 、Converse、優衣庫等抵制新疆棉的品牌有合作的50多位演藝界明星也紛紛發解約聲明。

對此美國白宮作出回應,譴責中共策動全民抵制消費西方品牌這一舉動,批評中共從侵犯人權中獲利。有業界人士認為,中共此舉將對大陸的產業造成無法估量的損失,同時會加速產業鏈外移。

H&M事件水太深 中共煽動民族主義

繼3月18日美中阿拉斯加會談上,中共外交高官楊潔篪放出「中國人不吃這一套」的狠話,在黨媒煽動下,中國民族主義湧動。3月22日,美國與歐盟、英國和加拿大聯手宣佈對參與迫害新疆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的中共官員實施制裁。

北京方面則迅速做出報復舉動,宣稱對歐洲10名個人和4個實體實行制裁,與國際社會的衝突加劇。3月24日中共共青團中央的官方新浪微博最先啟動針對H&M攻勢。

在2021年3月24日早上10時48分,共青團中央發出第一條微博,上載了H&M的聲明截圖,帖文寫上「一邊造謠抵制新疆棉花,一邊又想在中國賺錢?癡心妄想!」,並附上「#HM碰瓷新疆棉花#」的標籤。然而帖文未有交代H&M聲明的發佈日期。

緊接著,從3月24日開始,包括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澎湃新聞等各大中共黨媒紛紛發出相似言論,批評瑞典知名快時尚品牌H&M。

同一天,中國網絡也掀起了一場規模罕見的「抵制H&M」運動。這之後的數小時內中國網絡上迅速掀起一輪「反洋貨浪潮」。「愛國網民」群起討伐,電商平台和地圖App都不再顯示H&M等。大陸網絡上有不少影片,顯示有民眾剪爛H&M衣服,甚至是火燒美國品牌運動鞋。

25日,繼H&M後,全球多間大型體育及休閒用品公司如Nike(耐克)、Adidas(阿迪達斯)、CK、PUMA、New Balance(紐巴倫)、Converse(匡威)、 Uniqlo(優衣庫)等品牌拒用新疆棉花的聲明也被翻出,大陸民眾掀起抵制潮;英國奢侈品牌Burberry(巴寶莉)也遭到阻擊。

五十位明星與品牌解約

據大紀元不完全統計,截至3月25日,至少有50位演藝明星發聲明,與上了中共官媒黑名單的品牌解約。其中大陸藝人包括楊冪、迪麗熱巴、鄧倫、黃軒、宋茜、易烊千璽、楊洋、古力娜扎、劉亦菲、白敬亭等;香港藝人包括陳奕迅、容祖兒、陳偉霆、楊穎(Angelababy)、王嘉爾、陳小春、應采兒等;台灣藝人包括歐陽娜娜、彭于晏、許光漢、張鈞甯等。

上述藝人的政治站隊表態,受到港台和海外華人網民的嘲諷:「建議舔共藝人去穿大陸制山寨版限量球鞋 ,全世界獨一無二。」「有本事你們就都穿『李寧』運動鞋,然後把過去買的國際運動品牌都燒了吧!」「中共就是要人選邊站,你們要不要組一團去參觀新疆集中營啊!」

曾因拒絕配合中共而遭中國大陸封殺的台灣網紅波特王,周五(26日)在Face Book上傳了一張自己拎著H&M袋子的照片,表達對上述國際品牌的支持,並留言說:「我們的每次消費,都在選擇這個世界的樣貌。」

他質疑,難道這些藝人會不知道,配合支持中共,就等於變相支持新疆「再教育營」,變相支持種族清洗、文化滅絕和宗教迫害嗎?

此前,香港《蘋果日報》曾報道說,中共電影總局去年(2020年)4月已下發通知,要求各主要綜藝平台和影視公司儘量不啟用未作政治表態的港台藝人,要求參演藝人必須簽署「10年保證思想正確」的政審條款,如果違約就要面臨高額賠償。這個消息當時曾引起輿論轟動。

美國白宮回應 對沖基金大亨:避免再合作

3月26日,美國白宮對此作出回應,譴責中共帶動全民對一些棄用新疆棉花的西方跨國公司進行抵制的這一行為,批評中共從侵犯人權中獲利。

白宮表示,在美國和其它國際公司因承諾不使用新疆棉花而受到中國消費者攻擊後,美國政府正在密切關注(中共)強迫勞動問題。

在26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就有關北京正在壓制承諾不使用強迫勞動公司的產品報道時,白宮發言人珍·普薩基(Jen Psaki)對記者說:「我們認為,國際社會應反對中國(中共)將私人公司對其(中國)市場的依賴武器化,以此扼殺自由表達並壓制商業道德化行為。」

她說:「這是我們密切關注的事情。」「我希望今天晚些時候國務院和商務部能對此有更多的回應。」

這次遭抵制的品牌至少來自5個國家——瑞典、西班牙、美國、德國、日本,是過去中共抵制國別數中最多的一次。

美國知名對沖基金大亨、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創辦人凱爾‧巴斯(Kyle Bass)3月25日對霍士新聞(Fox News)說:「我認為重要的是,從國家安全角度和道德角度來看,我們的政府必須避免與犯有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的國家開展業務。」

業界:會加速產業鏈外移

大紀元報道,有評論人士表示,大陸棉花產品過半出口,如果外資抵制新疆的棉花將重創大陸的出口業;也將直接導致產業鏈的加速撤離中國。

財經評論人士王劍表示,中國的棉花和紗線等原材料主要被用於服裝、家用紡織品和產業用紡織品三個領域。服裝領域出口佔中國服裝總產量46%,家用紡織品領域出口佔中國家用紡織品總產量60%,產業用紡織品出口佔比達到70%。三大紡織成品行業加起來總出口規模接近1,900億美元,折合約13,300億人民幣,即出口佔中國紡織業總產量半數以上。

據中共海關總署的數據,2020年的出口總額為17.93萬億人民幣,即中國的出口有7.4%來自於紡織業。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新疆農業大學畢業的學者于先生對此的評論,如果外國全面抵制中國棉花可能對中國每年造成上千億美元的外匯損失,另外,對新疆地區的棉花加工、紡織品企業工人就業造成的間接損失更是無法估量。因此,這些拍腦袋做出的決定,受損失最大的應該是本國企業和員工家庭。

數據顯示新疆地區的棉花產量佔到大陸棉花產量的87%以上。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表示,中共當局這種煽動民族主義的做法就是全球四處惹紛爭,會促使國際間增強合作,對其進行各方面的反制。將直接導致產業鏈的加速撤離,加劇中國經濟的下滑趨勢和社會動盪;習近平所擔憂的「灰犀牛」、「黑天鵝」事件很可能連環發生;經濟危機、社會危機與外交困局將進一步促發中共二十大前的高層內鬥升級;各種危機與敏感事件相互交織,相互促發,令中國政局隨時有可能發生出人意外的大事件乃至巨變。

香港立法會紡織及製衣界議員鍾國斌對此表示了憂慮。他說,假如發生抵制新疆棉花的情況,香港廠家的產品若要出口到歐美就要轉用巴基斯坦或印度棉花。這樣價格會上升,成本將轉嫁至外國品牌身上。而且一旦廠商決定長久棄用中國棉,轉用其它國家的棉花,勢必將撤離原本設在中國的生產線和產業鏈,進一步加速外資遷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