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些高級智囊人物,經常會在內部會議或講座中,談到一些中共當局的中長期戰略,有時可能為吸人眼球,還會實話實說。

繼中共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昇自曝中共通過美國華爾街影響美國高層等內幕之後,最近,翟的另一位副院長同僚、美國問題專家、被稱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御用顧問的金燦榮教授,在2016年的一個內部講座 ,突然在網上熱傳。裏面透露出中共一方面陽奉陰違欺騙美國,同時又在暗地裏擴張、要掌控南中國海和印度洋、從而提前30年擠下美國、企圖稱霸世界的全球戰略。

中國人民大學是中國頂級人文社會科學大學,曾培養出很多中共的政治、外交和商業精英。

中國問題專家石山說,中共一直想要稱霸世界,搞垮美國自己當老大;但它又不敢與美國正面較量,一直玩陰的,欺騙美國,讓美國放鬆警惕,它好藉機坐大,直至把美國擠下。

中共陽奉陰違  矇騙美國

金燦榮說,中共搞垮美國稱霸世界的長期戰略一直「很穩定,第一,發展自己,這一點不能動搖,發展到一定程度,讓美國不得不接受(中共已變成老大的事實)。」

但在具體的操作方式上,不同時期也有所不同。之前的中共領導人胡錦濤是「無招勝有招,甚麼都不做。……(美國)還以為中國深不可測,其實中國就是沒有辦法。」

等到2012年習近平上台,他「脾氣很大」,改變了前幾任中共領導人「韜光養晦」的戰略,對美國的「老大」地位發起了挑戰。

雖然在表面上,習近平在2013年6月就向美國提出「要搞新型大國關係」,「就是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而「這個口號是虛的,但是有點好處,佔據了道義棋子,還贏得兩年時間。」

他進一步解釋中共是如何麻痺美國、通過與美國對話來贏得時間的,「第一,宣傳效果,實際上向世界和美國的一部份溫和派表態:我還是想和你好的,……等於我們佔了一個先手棋。另外贏得一點時間,因為提新型大國關係,總的意思要(與)美國建立夥伴關係,美國總不至於一上來就拒絕,所以討論了兩年,對中國來講就贏得兩年時間。」

這樣,中共「在不與美國直接衝突情況下,積極擴大我們的佈局。比如這幾年我們做的一些事,一帶一路、金磚(BRICKS)銀行、亞投行、東方防空識別區、南海建島」等等,步步緊逼美國。

但他說,中共做這些事情都是趁著美國忙於其它事情的時候。他以中共在南中國海擴張為例,「比如說我們在南海建島,這個事對美國刺激挺大,但是我們就是等美國去打敘利亞、捲入烏克蘭的時候我們建島。」

等到美國在2015年6月發現的時候,中共馬上表現出很聽話的樣子,「馬上報告領導我不建了。」「其實不是不建了,為甚麼建到6月底,因7月份颱風就來了,……要趕緊回來,這是第一原因。第二原因是科學原因,南海建島抽海沙,跟特製的水一攪拌變成地面,這是新工藝,……所以建到去年中就看一下,檢驗一下說行,以後再說。」「但是我們跟美國彙報說報告政府,我們不建了。美國曾有幾個月很開心,還是我有面子吧。所以中國肯定比俄國的掌握度好一點。」 

中共騙術對特朗普政府不起作用

在金燦榮眼裏,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光說不練」,「說的很好,但執行不下去」,所以在奧巴馬執政的8年裏,中共的陽奉陰違招術似乎很起作用,在背地裏的擴張也搞得很快很順手。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2016年9月訪問美國時,公開否認有要把在南沙建造的人工島作為軍事基地的計劃,習同時承諾,在南沙群島推進的建築工程,不是以他國為目標或給他國造成影響的活動,中共沒有追求軍事化的意圖。

同年11月1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再次稱,中共在南沙群島有關島礁上的建設,不存在軍事化問題。

在特朗普執政後,把中共視為美國和全球最大威脅。時任國務卿蓬佩奧在多個場合都表示,對中共要「懷疑並核實」,採取不信任態度。

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Joseph Dunford)在2019年5月說,中共在南海島嶼的軍事化令人擔憂。無論習近平如何承諾,但我們看到的是,1萬呎的跑道、大量的彈藥庫存設施、導彈防禦能力的常規部署、以及空戰能力的展現等等。」

鄧福德說,那些違反規則的人「必須承擔責任,以防止未來的違反行為。」

2020年8月,美國商務部還把中國交通建設總公司(CCCC)等24家參與南海填海造島的相關企業,加入到制裁的實體名單中。 

中共南海戰略  提前30年擠下美國

按照金燦榮的說法,中共這些年背著美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距離把南中國海變成自家「內海」,只差一步之遙。這比美國預計2050年之後中共才能真正控制南海,會整整提前30年。

「西北是西沙群島,在我們的完全掌控之下,其中最大的島永興島現在已經軍事堡壘化了……。南海七島已經開始上設備,……到明年中估計設備可以全部建好……。現在缺一個東北的地方,東北就是黃岩(島),黃岩(島)我們要控制,南海就是我們家內海了。

「對於美國來講,如果南海被中國拿下,成為我們的內海,可能美國的全球領導地位會提前結束。」

「所以美國現在就說黃岩絕對不行,而且現在美國人越來越覺得中國是玩真的,所以他就急了。」

金燦榮講,如果南中國海成了中共的內海,「就控制了印度洋、太平洋兩洋貿易的90%」,再加上中共一直在搞的北印度洋珍珠鏈戰略,即「泰國、緬甸、孟加拉、斯里蘭卡、巴基斯坦5大基地,中共就「可以分分鐘滅美國(控制印度洋的關鍵據點)迪戈加西亞(Diego Garcia)。

「如果美國沒有印度洋控制權,對中東影響力就沒有了,美國的一把手位置就沒了。這個是不用打的,和平的就搶過來了。」

按照金燦榮當時的「大膽推算」,中共會在2018年填黃岩島,「闖美國的紅線」。但中共會按照其一貫的做法,「我們會選擇時機,是美國手忙腳亂的時候;第二,我估計會準備一點禮物給美國,像北韓、伊朗、敘利亞、阿富汗,美國有點關心,……我們和它交換。」

金還推算,中共如果搞定黃岩島,對台灣就形成了包圍之勢,那麼「最快2021年」,就可以解決台灣,變成「老大」。

不過,特朗普贏得2016年大選,金燦榮(中共)的「特朗普上台可能會好一點」的預計,顯然和實際有很大差距。

特朗普政府不但大幅提升了中國進口美國商品的關稅、還把中國交通建設總公司(CCCC)等參與南海填海造島的24家相關企業,加入到美國商務部的制裁實體名單中,使這個實體名單中包含了多達300多家中共實體。

美國還與印度、澳洲和日本形成印太小北約制約中共,又開放對台灣軍售,不斷出重手壓制和打擊中共,令中共的戰略一直沒有敢再向前推動。

不過,在上周舉行的中美高層戰略對話中,中共負責外交事務的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已經公開挑戰所代表的國際秩序和國際價值:「世界上絕大部份國家並不承認美國的價值就是國際價值,不承認美國說的就是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國家制定的規則就是國際規則。」

對於中共此舉,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員石山認為,在特朗普執政的4年裏,中共處處被美國壓制,之前一直好用的騙術也不再起作用;現在拜登執政,中共可能會認為是個機會,所以越來越明目張膽,試圖想直接挑戰美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