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著名法律專家威爾科克斯撰文說,金融大鱷索羅斯及其極左議程正在扼殺美國。前英國首相戰略總監史蒂夫·希爾頓受訪時說:拜登說了不算,只是個名義上的總統;他質疑索羅斯在幕後操控。前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聲明,批評拜登政府的邊境政策「正在造成死亡與人類悲劇」。

法律專家:索羅斯與極左議程在扼殺美國

3月18日美國著名法律專家威爾科克斯(Dale L. Wilcox)在布萊特巴特(Breitbart)新聞網撰文說,索羅斯及其極左議程正在扼殺美國。

希望之聲3月20日報道,威爾科克斯撰文說,事實證明,2020年的整個美國大選,建制派媒體是正確的,確實有很多干預。它不僅威脅到美國選舉的誠實性,且很可能導致無辜民眾被殺害。尤其,這次選舉受到的干擾並非來自克里姆林宮,而是來自億萬富翁投資者索羅斯鼓囊囊的銀行賬戶,他對許多左翼政治事業與候選人慷慨解囊,在政治圈裏已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

索羅斯是匈牙利人,現已歸化為美國公民。文章說,他操縱貨幣,對歐盟施加巨大影響,在大西洋的彼岸臭名昭著。最近他支持美國各大城市激進的左翼地方檢察官候選人競選。他精心挑選的候選人在全國各地掌權。對國家造成嚴重破壞。

最近,移民改革法律所(IRLI)調查了索羅斯資助的數個地方檢察官。可以說,其結果及這些地方檢察官的所為「令人非常不安」;他們包庇被指控犯有暴力罪行的非法外國人,免於被驅逐出境。

文章說,通過索羅斯支持的一個獨立政治行動委員會(PAC)——費城司法與公共安全(Philadelphia Justice & Public Safety),2017年當選為費城地區檢察官的克拉斯納,選前收到近170萬美金做電視廣告。上任後,他立即設立新的移民顧問職位,聘用他的長期助手、前移民律師阿諾德(Caleb Arnold)。

第一年,阿諾德就諮詢了約300個案件,有120個被建議改為了認罪協議。其在職時還發佈過庇護政策。

據IRLI的獨家調查,阿諾德向非公民被告人提供諮詢,這些人被指控犯有強姦、謀殺、姦淫兒童、性侵犯、與未成年人非法接觸、謀殺未遂等罪行。最初費城試圖對IRLI隱瞞上述指控。州上訴委員會否決了該決定,允許IRLI向公眾披露。

另一2016年受索羅斯捐款選上伊利諾伊州庫克縣(Cook County)的檢察官霍士(Kimberly Foxx)當選後亦聘請法律顧問。根據庫克縣檢察官2019年7月11日一個聲明,該法律顧問「致力於確保非公民被告不會面臨不必要的移民後果,尤其是輕罪與低級犯罪的後果」。這意味,為非公民被告減輕罪行,以免被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逮捕及驅逐出境。

索羅斯聲稱在法律制度中尋求「種族平等」與「社會正義」,獲得媒體廣泛的讚譽。但文章強調,受這些地區檢察官保護的人將妨礙美國的法律體系,同時由於減少監獄人數的政策,太多的這些人將重返社會。為了美國選舉的誠實性與社區的安全,必須大聲疾呼並制止上述有害的行動。

前英國首相戰略總監:拜登說了不算

此外,2010年至2012年任英國首相卡梅倫的戰略總監史蒂夫·希爾頓(Steve Hilton)在霍士新聞《福克納聚焦》(The Faulkner Focus)節目上說,美國總統拜登的失誤與磕磕絆絆證明「他說了不算」。他質疑索羅斯在幕後操控。

阿波羅網3月21日引述美媒〈The Gateway Pundit〉(網關專家)的相關報道,希爾頓說:「美國總司令的能力是個至關重要的公共問題。拜登明顯就是沒有能量來做總統的工作。其實只要看看拜登推動的議程,就會發現拜登只是名義上的總統。」

「現在拜登推行的議程完全是民主黨的議程、政府工會左派的議程、華盛頓建制派的議程。」希爾頓認為:「拜登根本說了不算,這是一個重大的問題。他幾乎每天都有失誤,他似乎忘記了自己在哪裏,或者在做甚麼;他磕磕絆絆,喃喃自語。」

「民主黨卻把這個耄耋老人推舉為他們的候選人。」「無論如何民主黨都要佔據總統的位置。」希爾頓質疑說:「但誰在主導拜登秀呢?我們懷疑是幾個人。我們也認為這樣做是非法的、違憲的。我們不是投票給一些不把美國利益放在心上的外國人。誰才是拜登幫的真正掌門人?當然不是拜登,那會是誰呢?」

「有人懷疑奧巴馬在經營拜登的陣營。奧巴馬自己也說過,他想從背後運作總統府。很多人認為奧巴馬的幕僚和首席戰略家是索羅斯。」希爾頓指:「索羅斯與他的全球主義者團夥憎恨特朗普總統、民粹主義、民族主義與個人權利。奧巴馬的政策與他們的險惡目標同步,為了權力、收入及對大眾的控制,重新設定對他們有利的世界。大科技與其它公司審查制度的勾結,有利於左派政府,是新的法西斯主義。既然拜登與奧巴馬有關係,那麼索羅斯是否正在幕後拉桿?」

「當然拜登家族在與中國人的交易中賺取了數百萬美金,同時以美國的工作崗位與知識產權作交換,而拜登完全無視中共的盜竊行為。」希爾頓又指出:「亦可能是中共在背後做手腳,他們與拜登合作已有一段時間了。中共知道拜登很容易被腐蝕,很容易被操縱與賄賂。」

特朗普:拜登邊境政策造成死亡人類悲劇

另一方面,3月21日前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過電子郵件發聲明批評拜登政府,「他們正在造成死亡與人類悲劇」。

同一天稍早,美國國土安全部長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在數個美國主要新聞網的多個節目中,將目前大量湧入美墨邊境的無人陪伴兒童危機的責任,試圖推給前特朗普政府。他向NBC宣稱,上屆政府「破壞了有序、人道與有效的方式;應該允許兒童在自己的國家根據美國法律提出要求(移民)」。

NBC主持人塔德(Chuck Todd)就邊境現況追問:「目前,我們無法訪問這些設施,也沒有照片能看到設施中的情況。我們無法與邊境人員交流,所有的查詢均需通過華盛頓,他們嚴格的控制共享數據;當地邊境巡邏人員覺得,甚至都無法與我們當地的人員交談。是否有禁言令?」

但馬約卡斯回應時否認稱:「我們正處於大流行病之中。」此前3月15日,白宮新聞秘書普薩基在新聞發佈會上承認,美墨邊境非法移民的湧入是大問題,是「巨大挑戰」。

特朗普在聲明中說,拜登政府在就職幾周後就將「國家勝利變成了國家災難」。「勢頭如水滿過頭頂,而且還在快速湧入。」他敦促拜登「立即完成邊界牆的建設」。他說:「牆可以在幾周內就完成了。」「他們永遠不應該停止它。他們正在造成死亡與人類悲劇。」

特朗普的《移民保護協議》(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s)亦稱為「留在墨西哥」協議,有力地逆轉此前「抓了就放」政策,讓尋求庇護者在法院聽證會期間在墨西哥等待。現在,拜登允許將這些在等待期間的人釋放到美國境內的社區,通常他們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