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債10年期收益率一直在持續上跳,中國A股市場是跌跌不停,反應反超過美股,中共官員也在頻頻出來講話,提醒境外資本風險,那麼,境外資本在A股的規模究竟有多大呢?與此同時,中共急於推出「債券通」南向功能,背後原因又是甚麼呢?

接下來的時間裏,我們就一起來聊聊這些話題。

美債息闖禍 土耳其資本市場暴跌

3月22日,土耳其資本市場上演了魔幻的一幕,土耳其里拉對美元匯率從7.2比1一度跌到8.4比1,暴跌17%,逼近歷史紀錄低點。同時,股指跌7%,觸發熔斷。此外,土耳其國債收益率飆升,也創歷史最大漲幅。

之所以土耳其資本市場,在一日之內遭遇「三殺」?原因就是加息。在土耳其資本市場震盪的前一天,土耳其總統任命了新任央行總裁,之前和總統意見相悖的鷹派央行總裁被撤職,在3月18日的時候,被撤職的央行總裁剛剛宣佈土耳其央行加息,並表示如有必要,會進一步收緊貨幣政策。

其實在同期加息的,還有巴西央行,俄羅斯央行,此外,存在加息預期的國家還有印度、南韓、馬來西亞、泰國等。

我們看到,目前部份新興市場國家存在貨幣政策風險,所以,為了預防跨境資本流出,防止通脹以及貨幣貶值的負反饋等,成了這些新興市場國家啟動加息潮的重要原因。

而這些新興市場加息的舉動,是受到美債10年期收益上漲的影響。在2月末的時候,美債孳息率已經飆高到了1.6%,這讓股市的投資吸引力大幅降低,從而引發大量資金撤離股市。當時,不僅美國三大股指連袂重挫,全球除原油之外的大宗商品、亞太股市等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跌幅。而在全球主要經濟體的經濟尚未復原的背景下,這個美國10年債息上升,讓資金流向美債,就相當於加息,這個行為導致的結果相當於美國聯儲局給全球資本市場的一個警告。

而且,進入3月份,美十年債息仍繼續向上,3月18日,美國10年期債息一度衝上1.749水平。最新十年期美債息仍徘徊1.6厘至1.7厘高位,並且市場預期美債息的升勢會保持。此前,美聯儲調高了今年通脹預期到2.4%,而主席鮑威爾也沒有對美債息升勢進行任何干預,所以導致了新興市場開啟了這一輪的加息。

業界有一種說法,「加息,是資產泡沫的終結者。」

在過去一年的時間裏,全球主要央行實施寬鬆的貨幣政策和積極的財政政策,全球資產價格膨脹,在整體經濟受疫情衝擊的情況下,一些國家的股價、房價漲幅仍創新高。在經濟不景氣、前景未明的背景下,加息就存在風險了。

這也印證了市場上的一種說法,那就是,美債10年期收益率往往被當作全球金融市場定價的錨。

那麼這個美國10年期債息的波動,對中國資本市場會有甚麼影響呢?

中國股市跌跌不止 跨境資金是關鍵

大家也一定注意到,自從美國10年期債息上升以來,中國大陸的A股市場、基金以及香港股市是跌跌不休。

幾天前,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在臉書發文說,深圳股市一下子跌到年線,上海股市跌破半年線,原來撐起香港股市的新經濟股,例如阿里巴巴、騰訊、京東、美團、小米、比亞迪等,最近都出現重大跌勢。謝金河說,他觀察到的是,中國深滬港股市近來重創回檔,且跌勢比國際市場出現的還早還重。

這句話似乎隱含深意,大家注意到了,在前面土耳其等新興國家央行採取的應對措施中,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要「預防跨境資本流出」,我們就來談談這個跨境資本是如何將美債效應傳導到中國資本市場的。

之前我們說過,美國10年期債息收益率上漲,讓資金流向美債,這就相當於美聯儲變相加息,這個影響,也讓中共央行左右為難。現在,人民幣債券的收益率高於美元債券,我們以3月23日的數據為參考,中國10年期國債債券報酬率在3.25的水平,而對應的美債回報率則是在1.651的水平。

如果中共央行跟隨美國10年期債息收益率加息,那麼對股市的衝擊力度預計會很大!土耳其的例子我們已經看到了。但是,不跟隨美10年債加息,債券之間的利差縮小,投資者會轉向美債,那好不容易吸引來的海外資金,將有相當一部份會回流美國。

所以市場現在會擔心中共央行在債市方面會採取甚麼行動,投資者在觀望中,所以會出現對A股的調整。

那麼這個跨境資本在中國股市的規模有多大呢?

境外資本大舉流入大陸市場 中共官員擔憂

前幾天,彭博社報道說,2020年,以高盛集團牽頭多間美國銀行,向中國投入了數以十億美元的資金。僅高盛在中國的「跨境貨幣未償款項」就增長了33%,達到175億美元,加上花旗集團、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以及美國銀行,這五大銀行的風險敞口合計達到778億美元,與2019年相比增長了10%。

不過,這只限於華爾街投行有紀錄的統計數據,事實上,來自華爾街的資本或許遠超這些有統計的數字。有中國資深金融行業人士估計,去年下半年開始,從華爾街進入中國市場的資金應該至少有上萬億人民幣。

幾天前,中共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一個論壇上說,截至2020年底,境外投資者持有A股資產突破了3萬億元人民幣。並說,中國國內市場上出現了一些有趣的現象,比如一些學者、分析師關注外部因素超過國內因素,建議思考一下這種現象。這意思似乎是在暗示,不要把美債收益率當回事。

易會滿還說,要「防範熱錢大進大出,要嚴格管控」。其實,這句話就是告訴市場,他知道資本市場的這些資金是從外部進來,他也知道有的資金是「帶著帽子」來的,比如挪威主權基金、華爾街投行之類的。但是也有大量資金,雖然也是經過券商進入中國市場的,但是資金是誰的,並不明確。

那麼,中共真的不在乎美債收益嗎?之前,在3月初的時候,中共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曾說,去年,在不少國家推出積極的財政政策和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之後,外國資本流入中國的數量增長較快,不過規模和速度還在可控範圍,並提到正在研究如何採取更有效的措施,在鼓勵資本跨境流動的同時,又不造成中國國內金融市場太大的波動。

這說明,中共的官員已經注意到境外資金流入對中國市場造成的風險,他們也一直在盯著美10年債息這個指標。

實際上,中共的心態有些矛盾,既希望海外資金大舉進軍大陸,活躍金融市場帶動經濟,但又擔心受國際金融市場的影響太大,比如目前美10年債的影響,已造成太大波動,所以,避免大起大落才是他們目前想要防範和控制的。

而且除了股市,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恐怕也有境外資本的身影。此前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就公開表示擔憂說,有些領域的泡沫已經顯現,去年中國幾個主要的股市指數都大幅上升,接近30%,在經濟增速大幅下降的情況下出現如此牛市,不可能與貨幣無關。並提到,近期上海、深圳等地的房價漲得不少,這些都和流動性和槓桿率的變化有關。

所以,我們看到郭樹清,從去年底開始就一直在講,房地產是大陸金融風險最大的灰犀牛,要嚴防發生系統性金融危機。

那麼,中共當局到底採取了甚麼防範措施呢?

2月24日的時候,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說,香港金管局和中共央行已在推動「債券通」南向交易,並爭取在年內開通。

幾天前,路透社報道說,2月份,外國持有的中共政府債券總額達到了2.06萬億元人民幣,約佔未償還債券發行量的10.6%。並提到債券通有限公司總經理的話,債券通旨在使國際投資者在中國債券市場的參與度達到15%。

「債券通」制度允許符合資格的香港與中國大陸投資者分別投資對方債券市場,在讓國際投資者購買大陸債券的同時,將有助人民幣國際化。目前,僅開通了香港投資中國大陸市場的「北向通」。

那麼,北京推動債券通的南向功能,是為甚麼呢?其實,就是中共當局要在美國經濟復甦之前,擠出市場上的泡沫,把過剩的資金流到香港市場上去,所以北京開通南向通,目的還是在給自己爭取時間。

但是,2.06萬億這個數字一定會讓美國警醒。在海外資金大舉流入中國市場的同時,北京一邊盯著美10年債息這個指標,一邊在國際上積極發行人民幣債券,這也是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不僅是在爭奪市場、爭奪資金,可以說,也是在爭奪定價權。

我們知道,美元成為全球貨幣之錨已經很多年了,美元可以影響全球貨幣和商品的價格,擁有全球定價權。那麼從這一點看,實質上,中、美兩國的貨幣戰、金融戰的輪廓也已經出來了。

那麼,境外資本究竟會不會走呢?如何走呢?昨天,3月23日,A股三大股指全線下跌,外資狂拋70億元人民幣。有分析說,西方聯手制裁中共官員,可能影響了多頭情緒,特別是外資。在我們看來呢,這也是中共擔憂的一點,海外熱錢是圈進來了,但能不能守住也是關鍵。

此外,在外資投入中國債市和股市的同時,因為購買的是人民幣資產,就一定要考慮匯率的影響。雖然2020年6月開始,人民幣一路走高,但是美債息上升的情況下,美元會不會走強呢?如果人民幣的走勢進入了下行區域,不排除有外資轉移的可能。

雖然中共監管外資,但是從中共官員的說辭來看,外匯管制這一堵牆下面還是有通道的,資本還是可以在下面的隱形通道中直接流通的。@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蔚然
撰文:李沺欣、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