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年輕女輔警「敲詐」多名官員一審被重判的消息引爆網絡輿論,官方輿情統計,微博閱讀量達2.7億。評論表示,輿論廣泛關注,反映官民矛盾極度緊張。

截至3月21日,女輔警「敲詐」案持續受關注。微博網民「李微敖」發帖表示,女輔警許豔一事,一審判決已是輿論譁然,很多人都有些同情這位女輔警。現在進入二審階段,連雲港市中院阻止許豔的家人委託的律師,強行用指派的律師,會引起公眾更多不信任與憤怒。

3月17日,中共黨媒刊發「人民網六問『女輔警敲詐案』輿情」文章,其中「輿情回顧」部份披露,「人民眾雲平台顯示,有關『女輔警敲詐案』的輿情自3月11日起開始在微博發酵,微博話題#女輔警勒索多名公職人員370萬#閱讀量2.7億,討論2.7萬。」

「12日晚,江蘇灌雲官方發佈通報稱,涉案的七名公職人員已於2019年底被處分,灌南縣人民法院也就撤回判決書給出說明,官方的回應並沒有改變輿情走勢,《半島都市報》、《新安晚報》、《南方都市報》等媒體的介入,使輿情在13日達到高峰。」

「輿論場中主要呈現出敏感和中性信息,比重約96%,其中敏感信息比重約55%。從高頻詞來看,『輔警』『敲詐案』『公職人員』是輿論關注的重點。」不過,目前這篇文章在網易和新浪等媒體上已被刪除。

(微博)
(微博)


國家公權力是為少數共產黨上層階層服務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對大紀元表示,女輔警案一審中,許豔是不是構成敲詐勒索的犯罪存在很大的疑問,而且量刑明顯嚴重過重,「其實它是在向社會傳達,最底層的人,即使被潛規則了,你也不可以聲張。」

而對於那些公務員有這麼多錢,這些錢是不是合法收入他們不查,「也就是說,就憑收入來源不明這條罪名可以說是涉嫌犯罪。但這些人沒有被查,說明官方是不想去查,一查會拔出蘿蔔帶出泥,一查就可能會有更嚴重的問題,所謂撤職就是一撤了事。國家公權力是用來為少數共產黨上層階層服務的。」

輿論廣泛關注 反映官民矛盾極度緊張

賴建平認為,持續引發社會輿論廣泛關注,一方面說明老百姓對這個事情感覺到極大的不公平、不正義,說,「這是一個非常醜陋的官官相護的社會。」

更重要的原因是,這件事情也說明官民矛盾極度緊張,「官方的傲慢及對弱勢顛倒黑白的欺壓,觸動了很多普通人的心理底線。因為很多人敢怒不敢言,那麼,現在只要社會上有這樣的事情,他們就會去圍觀、情緒就會爆發出來。圍觀也是一種不滿的表達。」

中共法律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大陸民眾劉先生對大紀元表示,大家關注是因為法院完全是枉法裁判,「我覺得跟敲詐勒索沒有任何關係,都是你情我願的事情。一般女人處於弱勢群體,有所長或者副局長頭銜的這些人怎麼可能會被人敲詐。無良的警察還被稱為受害人。」

「實際上,這是中國所謂的法制所獨有的特色,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老百姓有時候沒有犯法,也會給扣一個罪名;當官的犯了法,要麼不追究,要麼就從輕發落,或者是避重就輕。法律就像橡皮泥,想怎麼捏都是法官說了算。」

劉先生說,中國是一黨專制的社會,對老百姓針對官方的所謂違法犯罪它必須重處,否則,以後仿傚的人太多。「警察或城管把老百姓打死了,一般的時候他們不會判死刑,但要是老百姓把警察或城管打死了,那不想死都很難。這種傾向非常明顯。」

中共治下 社會已經爛透

不過,也有少部份網民批評女輔警「生活作風混亂」「不講操守」。但大部份民眾是一邊倒同情女輔警,有網民說,女輔警是被中共官場的「潛規則」所害。

賴建平表示,中共治下,整個社會的官場生態、文化生態、價值生態都普遍發生扭曲,稍微長得漂亮的女孩子要在這個體制內立足,不可能不被威脅利誘,被潛規則;但凡有一官半職的人也都會在體制內尋找這樣的獵物。

「這些女孩子碰到這些『誘惑』、『非難』、『霸凌』等往往很難迴避,因為這涉及到她們的工作、陞遷,工資待遇等等,社會本身普遍的問題導致了她們被潛規則。某種程度上,她們是這種機制、文化、制度、潛規則等官場惡劣文化的受害者。」

當然,「也有的人自己確實是所謂的三觀不正,而這本身其實也是整個社會道德淪喪和價值扭曲的一個反映,因為這社會已經很爛了,人們都笑貧不笑娼,所有的人都在不擇手段地往上爬。」

對女輔警案件後續,賴建平表示,官方是否會去繼續深查,有待觀察。「但事實上,人們都知道,這些公職人員的錢是來的不乾淨的,都是行賄受賄來的。(官方)不要雷聲大雨點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