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局勢持續惡化,軍政府在第一大城仰光擴大戒嚴範圍,持續逮捕鎮壓示威者。一些中資企業在經歷上個周末工廠被破壞後,有些人選擇暫時到郊區避難。在這樣的緊急時刻,中共官方不但沒鬆口要啟動撤僑計劃,中共駐緬甸大使館二月底還新增遠端防疫檢測的要求。有當地中國商人感慨,感受不到國家想接他們回家。

3月16日,仰光民眾為被軍警射殺的一名25歲男抗議者Tun Win Han舉行傳統葬禮,一名長者用椰子汁倒在逝者的臉上。(Getty Images)
3月16日,仰光民眾為被軍警射殺的一名25歲男抗議者Tun Win Han舉行傳統葬禮,一名長者用椰子汁倒在逝者的臉上。(Getty Images)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3月14日晚,萊達雅工業區多家中資和台資企業遭打砸搶燒,緬甸軍政府隨即宣佈仰光六個地區戒嚴。

「最血腥的一天恐怕還沒到來,現在情況越來越不對。」在仰光經營進出口貿易十多年的中國商人陳先生,因為安全考慮不願具名受訪,他把這次的抗議和2007年仰光的「番紅花革命」相比較,「這次軍方殺紅了眼了一樣,而緬甸年輕一代的示威者,也沒有要退讓。」

陳先生在3月初清空多數的倉庫庫存後,已暫停接單。在軍方宣佈仰光大規模戒嚴後,他已撤至緬甸密支那郊區的友人家中避難。他形容,仰光正上演撤退潮,他擔憂軍方還會進一步地開始「大清洗行動」。雖然中國使館人員不時在微信群裏提醒注意安全,但中共官方還沒鬆口是否要撤僑。

「我在這裏十多年,也沒辦法說走就走,還是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完。但另一方面,現在是就算你搶到了機票,也不一定走得了。現在仰光的醫院傷者多,做(核酸)檢測要憑運氣,使館還出了新規。」陳先生說。

3月16日,仰光一名一年級醫學學生Khant Nyar Hein被軍警射殺後,其母親在葬禮上悲痛不已。(AFP)
3月16日,仰光一名一年級醫學學生Khant Nyar Hein被軍警射殺後,其母親在葬禮上悲痛不已。(AFP)

台海兩岸撤僑天壤之別

在槍聲戰火下,中共駐緬甸大使館對疫情的管控沒有放鬆,甚至更嚴格。根據中共駐緬甸大使館官網,2月24日開始實施的新規,除了要有核酸及抗體IgM 的「雙陰證明」,中企及項目人員須由所在企業出具已經完成十四天「隔離閉環管理」的相關證明。

緬甸中國企業商會雖然發佈緊急安全提示,提醒加強安全防範意識,還說若出現緊急情況,可第一時間與使館經商處及商會聯繫。但當記者撥打緬甸中國企業商會值班電話,詢問相關撤離可能的協助事宜時,得到的答案是:「這個我們沒有統一辦理,你要自己詢問航空公司」。

根據仰光國際機場官網資訊,國際航班暫停進出將至少延長至3月底。不過,中國國航官網上從仰光飛往北京近期則是3月21日有一航班。

而台灣則是在2月21日由中華航空首飛「救援班機」,當天從仰光接回82名旅客,其中有一名是大陸籍。綜合台灣媒體報道,由於緬甸當地部份醫院已停擺,當時有28名旅客無法在登機前取得核酸檢測(PCR)證明,台灣的疾管署採彈性做法,讓28人先入境後再自費檢測。

台灣已對緬甸發出「紅色旅遊警示」,駐緬台北經文處也公告,中華航空3月還安排兩班次「救援班機」從仰光飛往台灣。

《南華早報》16日引述未具名的企業內部消息人士報道,北京已要求在緬甸的國企撤回非必要的員工。不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記者會上未正面回應撤僑詢問。

在中共愛國電影《戰狼二》的結尾處說:「中國這本紅色護照,能把你從任何地方接回家。」陳先生無奈地笑說:「電影當然只是電影,你還當真?」

一位因安全原因不願具名的華裔受訪時表示:「在緬甸的中國企業在當地設廠都會聘請保安人員。他們和軍方是甚麼樣的關係?中國工廠被燒的時候,這些保安人員去了哪裏?不要說報警沒人理,軍政府有沒有縱容更是個大問題。」

緬甸中企被火燒 傳是軍政府栽贓

總部位於倫敦的緬甸人權網絡(BHRN)創辦人覺溫(KyawWin)說,緬甸示威者要的是民主自由,「沒有排華」,「有很多參加抗議,被軍政府射殺的都是緬甸華裔,他們犧牲了,他們是我們的兄弟姊妹。」

17歲華裔醫學院學生林耀宗就是覺溫的兄弟姊妹。他14日就在仰光的示威中遭警方槍殺身亡。他的媽媽在影片中哭喊著要民主、要自由,對中共政府自掃門前雪的不作為非常心痛,「我是中國人,但是我不愛中國!」這在網上引起討論。

覺溫指控,「這次放火燒中資工廠的根本是軍政府自導自演。他們在2月中從監獄釋放了上千人,而一些黑衣人被拍到在中資工廠縱火,是緬甸示威者去幫忙救火的,然後軍方栽贓他們縱火,逮捕射殺,之後又宣佈戒嚴。特別跑到達萊雅的工業區燒工廠這麼做,誰最得利?」

消息未獲證實,不過CNN今年2月報道,緬甸軍政府在政變後釋放兩萬多名在押刑事犯。

3月5日,仰光軍警。(AFP)
3月5日,仰光軍警。(AFP)

克欽獨立軍出兵保護示威民眾

中緬邊境目前情況相對穩定,緬甸撣邦東部特區與雲南接壤,當地有大量身份特殊的華人,長期不受中國與緬甸軍政府接納。

在這次軍方政變後,緬甸東北克欽邦的克欽獨立軍甚至出兵保護示威民眾。

據緬媒Myanmar Now報道,克欽獨立軍與軍方在緬北的部隊在激烈交火。

目前除了緬甸多個大城持續抗議軍方軍事政變,緬甸軍政府也正在大開殺戒,全國處於抗議、鎮壓混戰中,緬甸恐再次陷入內戰危機。

緬甸民運危機恐長期化

華盛頓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研究員波林(Gregory Poling)告訴記者,軍方和示威民眾都沒有要妥協的跡象,這次動盪非常可能會變成長達一年的危機,這和緬甸1988年的8888民主運動不太一樣。「現在走上街頭的緬甸年輕人,甚至不太記得2007年的『蕃紅花運動』,他們是成長於可以自由使用網絡、面書的一代,很像香港的民主運動一樣,已經無大台、去中心化了。」

8888運動前,緬甸失敗的經濟改革已引起民怨。1988年3月,仰光理工學院爆發學運,緬甸軍方派部隊進入校園鎮壓,後來爆發多次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在8月8日達到高峰。昂山素姬於8月26日在仰光演講,支持人民爭取民主,吸引50萬人聚集。同年9月18日,軍方宣佈接管政權,之後並逮捕關押昂山素姬,她直到2010年才獲釋。

8888運動被視為緬甸未完成的民主革命,不完全統計至少造成3,000人喪命。◇ 

3月17日,仰光抗議民眾使用「大彈弓」反擊軍方。(AFP)
3月17日,仰光抗議民眾使用「大彈弓」反擊軍方。(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