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對拜登政府新發佈的國內暴力極端主義威脅評估提出質疑,他認為這份周三(17日)發佈的報告,並未充份考慮到去年夏天襲擊美國城市的無政府主義極端分子。

「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告訴國會,2020年大部份國內極端主義來自反政府分子(無政府主義者+民兵),但拜登政府的評估對無政府主義者完全保持沉默,只提到民兵方面的反政府暴力。」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共和黨資深成員(ranking member)查克‧格拉斯利說。

「那你要把去年夏天,全國各地的焚燒、搶劫、謀殺稱做甚麼?」

他指出,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在2020年9月向國會作證時說,調查局「已對贊同或自認為是安提法(Antifa)的暴力無政府主義極端分子,開啟了適當的前瞻性調查。」

「克里斯托弗·雷局長還告訴國會,2020年的無政府極端主義犯罪,相當於過去3年的總和。」格拉斯利在另一份聲明中寫道,「在2020年,沒有出於種族動機的謀殺案,但包括安提法在內,有三宗反政府極端主義者的謀殺案。」

包括黨內高層成員在內的民主黨人,紛紛駁斥或淡化了「安提法」等無政府主義極端組織的嚴重性。這些極端組織被指控在去年夏天非裔男子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所引發的內亂中,實施暴力引發騷亂。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傑羅德·納德勒(Jerrold Nadler)在去年的一次眾議院演講中,稱「安提法」在波特蘭等城市的騷亂和暴力事件為「傳說」(myth),並認為該極端組織為「虛構的」(imaginary)。

在2020年9月的聽證會上,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承認「安提法」是「真實存在的」。但他補充說,FBI認為它「更像是一場意識形態運動」,而非普通意義上的團體或組織。然而他表示,「安提法」確實有「小團隊」(Small Groups)或「協調節點」(Nodes)。聯邦調查局正「積極調查這些各區域的協調節點所帶來的潛在暴力。」

格拉斯利說:「通過閱讀拜登政府的威脅評估,你不會知道這些。」

「停止將威脅評估政治化!」他說。

這份遭批評的非機密摘要簡報,是由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司法部(DOJ)和國土安全部(DHS)所匯總。

該報告指出,由一系列意識形態驅動的國內極端分子,將造成暴力風險。撰寫報告的情報官員表示,出於對少數族裔的偏見和認為政府過度干預的極端分子,「幾乎肯定」會推動更多的激進暴力行動。

該簡報還指出,由於2020年總統大選舞弊的說法,以及1月6日美國國會大廈被衝擊等事件「幾乎肯定會刺激一些(國內暴力極端分子),在今年嘗試從事暴力活動。」

該評估報告,是拜登總統1月份要求國家情報總監,評估國會大廈被衝擊後國內暴力極端主義的威脅後所進行的。

在當天的暴力事件後,拜登和民主黨人將該問題升級,使批評者擔心新政府可能會將評估國內威脅的重點,侷限於1月6日的事件,並對2020年夏天在全國各地展開的暴力事件缺乏關注。

該簡報得出結論,出於種族動機和民兵暴力極端分子,將造成最致命的威脅。它指出,一些出於種族動機的極端分子「最有可能對平民進行大規模攻擊」,而民兵組織將「針對執法和政府人員和設施」。

情報官員寫道:「民兵暴力極端分子威脅在去年有所增加,且幾乎可肯定的是,在整個2021年,它將繼續提升,因為有爭議的社會政治因素,促使這些極端分子實施暴力。」

官員們還警告,不同意識形態的小規模國內極端分子,「比倡導國內極端主義的組織,更有可能在國土上實施暴力襲擊」。

根據這份簡報的定義,國內暴力極端主義的定義是「違反美國或任何州的刑法,進行或威脅危害人類生命的活動;似乎意圖恐嚇或脅迫平民;並以此影響政府的政策,或以大規模殺傷、暗殺或綁架的方式影響政府的行為。」

該評估,卻未考慮到那些「宣揚政治或社會立場、政治激進主義,使用強硬言論,或在思想上接受暴力手段」的人,因為這些行為可能受到憲法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