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3月18日,在拜登上台後約2個月,中美首次舉辦高層會晤。美方是「國務卿(布林肯)+總統國安事務助理(沙利文)」,中方是「中共最高外交官(楊潔篪)+外長(王毅)」,其實並不完全相稱。第一,布林肯與沙利文分別是美方主管外交和國安事務的負責人,中方出席的都是主管外交領域的負責人,國安事務負責人闕如;第二,楊潔篪沒有政府職務,只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出席這類會談顯得不倫不類。

會晤中方參加者的不完全相稱,這不僅僅是凸顯中共「黨國體制」的畸形,更重要的是,它潛含著中共有意迴避中美國安事務的實質性會談之用心——而國安問題,尤其是中共對美的軍事戰略威脅才是當今中美關係的癥結所在。

對美方來說,這是個大隱患;美方精於外交,是不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的,但是,美方竟也坦然接受,這是不是在暗示:這次會談,對雙方來說,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應對各自的國內政治壓力,更像演戲?

為這次會談,中美雙方都進行了大量的造勢活動,使戲份更重。

美方造勢

白宮發言人普薩基3月10日說,這次會談「應在我們與亞洲和歐洲的夥伴和朋友會晤並進行密切磋商後舉行。」美方的相關行動主要如下:

——2月19日,拜登參加七國集團(G7)線上峰會,這是他作為美國總統參加的首個多邊會談。美國高級官員稱,拜登尋求召集全球民主國家和歐洲盟國共同努力,應對有關中共的一系列擔憂,但不會尋求「新的冷戰」。

——2月22日,歐盟召開外長視像會議,布林肯首度受邀參與。會議聚焦疫情、中共及氣候變遷等迫切全球議題;布林肯會中強調,美歐應以民主、人權與多邊主義為基礎,共同面對挑戰。

——3月10日,美方宣佈中美高層會晤當日,美海軍伯克級導彈驅逐艦「芬恩」號「執行例行穿越台灣海峽任務」,這是拜登就職後的第3次(中共對此尤為關注)。

——3月12日,美國、日本、印度和澳洲四國領導人首次舉行峰會。

——3月16日,在日本東京舉行美日外長、防長「2+2」會談;3月18日,在南韓首爾舉行美韓外長、防長「2+2」會談。此外,3月19日至21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將訪問印度。

——3月17日,美國對此前實施旅行限制的24名中方官員增加施加金融制裁(稍前,中共強行修改香港選舉制度,摧毀香港「一國兩制」)。

——3月17日,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表示,已展開行動,將撤銷「中國聯通美洲公司」、「太平洋網絡公司」及其全資子公司「信通美國」在美國提供電信服務的許可(FCC去年12月啟動類似程序,開始撤銷中國電信公司在美營運許可)。同日,美國商務部表示,已向多家在美國提供信息和通信技術服務的中國公司發出傳票,以調查它們是否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聲明沒有指明任何公司的名字。

中共造勢

相對於美方造勢的高端、大氣(美方處於優勢地位,手中彈藥很多),中共造勢活動就低端、小氣多了,而且流氓性十足。

——3月16日《華盛頓郵報》援引上海紐約大學師生的消息報道,該校的9名學生(其中6人是美國公民)上周同一晚間在兩宗單獨事件中,遭中共警方拘留,並受到粗暴對待。一宗事件是在上海一家酒吧,兩名美國學生被便衣警察抓捕,被捕的年輕男子遭警察踢中頭部,另一女子身上有瘀傷。這兩人父母都在美國國防部任職。在另一宗事件中,7名分別來自美國、芬蘭、摩洛哥和馬來西亞的學生在家中舉行生日聚會,卻被便衣警察上門搜捕。被捕7人的毒品檢測均為陰性,他們在被拘押11小時至16小時後獲釋。

——3月18日,中共外交部發表聲明稱,應王毅邀請,俄羅斯聯邦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將於3月22日至23日對中國進行訪問。

——中美高層對話當天,中共當局開始審判已經被關押了兩年多的兩名加拿大人(雖然中共否認,但外界普遍認為中共抓捕這兩名加拿大人是為對「孟晚舟事件」的報復)。

中共的「談判陷阱」

雖然中美雙方都為這次會談做了包括造勢在內的大量準備工作,但是,外界幾乎都不認為這次會談會取得重大突破。許多論者,如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認為,此次會談可能是「為辦而辦」,而不是為了解決問題。

拜登就職以來,中美關係實際上處於僵局,拜登和習近平各有各的難處(可參見筆者「拜登習近平通話 現各自困境」一文)。

本文以為,雖然這次會談並非完全沒有意義,但美方對中共參加這次會談的動機要格外審慎地分析,否則,很容易掉入中共的「談判陷阱」。

今年2月,特朗普政府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就撰文警告拜登政府,「不要落入北京一次又一次設置的陷阱,也就是試圖引誘美國進行長期的、正式的中層談判」,也不要「讓中共把時間拉長」,要對中共施壓,儘快解決中共正在進行的那些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繁榮和民主的事情。

此外,2月28日,《國會山報》(The Hill)網站也發表題為「中共將美國困在談判中 然後違背承諾」文章,分析了幾十年來與共產中國打交道,美國的一些慘痛教訓:第一,美國決不能相信中國(中共)的極權政權。第二,談判是(中共的)一種拖延戰術,以獲得戰略機會。第三,如果通過談判達成協議,北京會註定在為了達到其目的時違反協議,這是因為背信棄義已經融入中共的政治基因。

總之,拜登政府發起的這次中美高層會談,戲份重不是關鍵問題,關鍵問題是美方不要掉進戲裏,出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