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7日,西維珍尼亞州共和黨參議員雪萊·摩爾·卡皮托(Shelley Moore Capito)帶領40名共和黨同事簽署了一封信,要求美國政府問責局(U.S.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簡稱GAO)針對拜登總統暫停資助和修建南部邊境牆的決定進行評估,看其是否符合聯邦法律。

拜登在就任總統的第一天,就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停止修建邊境隔離牆,並下令暫停國會撥給該項目資金的發放。拜登還簽署了一項命令,取消了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的緊急狀態。

參議員們寫道,儘管在控制非法移民方面取得了進展,而且國會已經批准了修建隔離牆的額外資金,但拜登仍然簽署了一份公告,指示國土安全部(DHS)以及管理和預算辦公室(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立即暫停與修建南部邊境牆有關的資金供應」,並「暫停南部邊境牆的所有建設項目」。

拜登的聲明稱,修建邊境牆是在浪費金錢,不是「嚴肅的政策解決方案」。

這些共和黨參議員認為,拜登的這些行為違反了《國會預算和扣留控制法案》(Congressional Budget and Impoundment Control Act),他們希望美國總審計長吉恩·多達羅(Gene Dodaro)對此進行法律評估。

參議員們寫道:「他們還公然違反了聯邦法律,侵犯了國會在財政資金方面的憲法權力。我們正在就這些行為寫信。我們認為,他們違反了《扣留控制法案》,正如你們辦公室解釋的那樣,我們請求你們對此事發表法律意見。」

1974年的《國會預算和扣留控制法案》再次確認了國會的財政權力。此外,該法律規定了一些方法,以防止現任總統和其他政府官員獨斷地、根據自己的資助偏好,取代國會的撥款決定。

共和黨人在信中還表示:「總統沒有權力無視或修改正式頒佈的法律,相反,他必須忠實地執行國會頒佈的法律。」

參議員們還表示,他們認為,凍結邊境牆的資金和建設,加劇了邊境地區的「人道主義和國家安全危機」。

一名邊境巡邏人員對Full Measure News新聞網透露,停止建造南牆的做法很草率,留下了廣闊的通道,毒品集團現在可以利用這些通道進行非法活動。

邊境巡邏人員說:「現在我們擁有的是一個(未完工的)設施,卡特爾可以從中受益。」

與此同時,德薩斯州等邊境州正在設法繞過拜登的封殺邊境牆政策。德薩斯州與墨西哥接壤,擁有1200英里(約合1931公里)的邊境線,是受大量非法移民湧入影響最嚴重的州之一。

3月15日,德薩斯州共和黨眾議員布萊恩·斯拉頓(Bryan Slaton)提交了HB 2862號文件,該文件將使用州政府的資金,為德薩斯州修建邊境牆提供資金。

根據管理邊境巡邏隊(Border Patrol)的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的最新數據,自2020年4月以來,南部邊境的拘捕越境者數量每個月都在攀升,在今年2月已經達到了96,974人。

反對拜登移民政策的人士表示,拜登還廢除了特朗普時代的其它政策,比如「留在墨西哥」計劃。該計劃要求尋求庇護者在墨西哥等待,直到他們的申請得到美國法庭聽證。廢除這些政策導致了美國邊境非法移民的激增。

南達科他州共和黨參議員約翰·圖恩(John Thune)16日在推特(Twitter)上對南部邊境危機發表了評論。

圖恩寫道:「停止修建邊境牆、減少執法、暫停驅逐出境——拜登明確而響亮地傳達了這樣的信息:我們的邊境是開放的。現在,我們看到的是民主黨自己製造的一場可預見的危機,有望打破20年來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