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入主白宮的1月20日,就簽署了美國重回《巴黎氣候協議》的行政令,但是一些共和黨參議員呼籲把這項計劃提交給參議院進行審查,投票決定。

重返《巴黎氣候協議》是拜登在當總統第一天的核心內容之一,他稱這是「旨在恢復美國在應對全球暖化方面的領導地位」,拜登力求在2050年之前將美國溫室氣體排放量降至零。

然而一些共和黨參議員在全球暖化政策上跟總統有根深蒂固的政治分歧,參議員史蒂夫·戴恩斯(Steve Daines)提交了一項決議,主張未經三分之二的參議院批准,拜登不能讓美國重回《巴黎氣候協議》。目前參議員有50名民主黨人和50名共和黨人,如果兩黨票數持平,則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的一票將決定勝負。

戴恩斯說:「我敦促拜登總統按照憲法,將《巴黎氣候協議》提交給參議院審議。」戴恩斯的決議得到其他五名共和黨參議員的支持,他們是約翰·巴拉索(John Barrasso)、傑里·莫蘭(Jerry Moran)、羅傑·馬歇爾(Roger Marshall)、辛西婭·魯米斯(Cynthia Lummis)和邁克·克拉波(Mike Crapo)。

克魯茲參議員也堅決反對美國重回《巴黎氣候協議》,他表示,拜登政府不是「恢復美國在海外的領導地位」或「解決氣候危機」,而是「民主黨人要銷毀他們不喜歡的工作,包括成千上萬的製造業工作,將把我們對能源未來的控制權移交給其它國家。」

「在沒有《巴黎氣候協議》的情況下,美國在減排方面一直處於世界領先地位。在過去的50年中,美國大大降低了一些最有害污染物的水平,為所有美國人改善了空氣質量,而同時幫助更多的人獲得更好的薪水,改善了他們的生活。」

他接著寫道,「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將不會對氣候產生任何影響,並且會損害全美人民的生活。我將繼續與同事一道,為藍領工人而戰,捍衛美國的能源獨立。」

克魯茲還引用一項分析說,履行《巴黎氣候協議》的最初承諾將導致美國丟失40萬製造業工作機會,並使美國的四口之家在近20年的時間裏損失20,000美元。

前總統特朗普在2017年表示要退出該協議,但要等到該協議生效三年後才能正式啟動撤出程序。前國務卿蓬佩奧2019年11月4日宣佈,特朗普政府正式通知聯合國,啟動了撤出程序。退出《巴黎氣候協議》需一年時間,這意味著2020年11月4日美國正式退出該協議。

特朗普說,《巴黎氣候協議》「不是為了拯救環境而設計的,而是為了扼殺美國經濟」。「為了保護美國工人,我使美國從不公平和片面的《巴黎氣候協議》中退出,這是一個對美國非常不公平的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