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歐盟表示,將對侵犯新疆人權的中共相關個人和實體祭出制裁措施。荷蘭議會早在上個月便率先通過一項無約束力動議,將中共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少數民族的迫害定性為種族滅絕。荷蘭議員更進一步表示,將與歐盟統一行動,共同制止中共群體滅絕罪行。

《華爾街日報》報道,上周四(3月12日),歐盟官員表示,將以侵犯新疆人權為由將四名個人和一家實體列入黑名單。這是歐盟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首次將制裁矛頭對準中共。

美國率先認定中共政府在新疆的所作所為是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少數族裔實施種族滅絕。

歐盟此次制裁包括旅行禁令和資產凍結,此舉應合了荷蘭議員此前所作出的相關行動和呼籲。

上周三(3月11日),國際支持西藏運動(ICT)和世界維吾爾大會(WUC)在荷蘭組織了一場議會辯論,題為《中國(中共)對藏族和維吾爾族的鎮壓》。會上,荷蘭議員們紛紛表達了對中共群體滅絕罪行的嚴重關切,一致強調形成一個統一的歐洲行動計劃來解決這個問題的迫切需要。

當天,荷蘭議會主要政黨成員到場發表講話,包括馬丁‧范‧海爾維特(Martijn van Helvert,所屬政黨:CDA-基督教民主呼籲)、克爾斯滕‧范‧登‧胡爾(Kirsten van den Hul,所屬政黨:PvdA-工黨)、湯姆‧范‧丹‧紐文赫伊曾(Tom van den Nieuwenhuijzen,所屬政黨:GroenLinks-綠色左派)、薩拉‧穆拉維斯基(Sara Murawski,所屬政黨:SP-社會黨)、薩利馬‧貝哈基(Salima Belhaj,所屬政黨:D66-民主66)和羅琳‧卡明加(Roelien Kamminga,所屬政黨:VVD-自由民主人民黨)。

議員:中共在荷蘭搞統戰和恐嚇

穆拉維斯基說:「我與綠色左派的哈里‧范博梅爾(Harry van Bommel)長期合作,共同研究西藏和維吾爾人問題。我很高興,關於中國(中共)暴行的事情有了新的進展,荷蘭也在發揮積極作用。」

荷蘭議會於2月25日通過一項無約束力動議,稱中共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少數民族的迫害是種族滅絕(群體滅絕)。這是歐洲第一個作出這種表態的國家。

「中國(中共)正在發生對維吾爾少數民族的種族滅絕。」荷蘭的動議說,中共政府旨在阻止生育的措施和設有「懲罰營」等行為違反了聯合國第260號決議,即一般所說的《種族滅絕公約》。

該動議的發起人、來自民主66的舍爾德‧舍爾德馬(Sjoerd Sjoerdsma)議員還單獨提議要敦促國際奧委會將2022年冬奧會從北京移出。

「認識到在中國發生的針對維吾爾人的暴行,即種族滅絕,可以防止世界對這件事假裝沒看見,並迫使我們採取行動。」他在給路透社的電子郵件中說。

在辯論會上,常駐荷蘭的國際援藏運動主任次仁強巴(Tsering Jampa)也做了發言,披露了她的同胞所面臨來自中共現政權的暴行。

荷蘭議員們在辯論會上還提到中共在荷蘭的統戰和恐嚇行為:「中國(中共)甚至在荷蘭也在威脅那些反對中國(中共)的聲音。」

他們說,一些被中共統戰了的華人社團正在向在荷蘭的中國人散發一些中共的宣傳小冊子,還威脅他們說,如果發現有人從事反華運動,後果將不堪設想。議員們表示,這在荷蘭是無法容忍的。

荷蘭議會上月底通過中共對維吾爾人施行「種族滅絕」動議後,當地55家華人團體在中文報章刊登聲明反對,內容與早些時候中領館發出的聲明同出一轍——指責荷蘭議會的動議「罔顧事實與常識,蓄意污衊抹黑中國(中共)」,流亡荷蘭的異見人士斥其充當中共喉舌。

流亡荷蘭、曾公開新疆集中營計劃的「中國電文」吹哨人阿斯雅(Asiye Abdulahed)向自由亞洲電台指出,這些華人社團一方面享受著荷蘭的民主和自由環境,另一方面卻充當著中共統戰工具,為其辯護。

「中共在全世界各地滲透,中共通過海外華僑社團在西方發揮作用,破壞西方的民主自由價值觀。它們雖然享受著荷蘭的民主和自由,但是它們不會指責中共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它們為中共發聲。」

阿斯雅還透露說,她本人以及流亡荷蘭的維吾爾人向荷蘭國會提供了很多一手資料。荷蘭國會是在實證的基礎上,將中共鎮壓維吾爾人的行為定性為「種族滅絕」。

荷蘭議員:和歐盟一起向中共施壓

參加辯論會的范‧丹‧紐文赫伊議員表示,維吾爾人遭遇種族滅絕、系統性酷刑和強迫勞動。議員們呼籲特別要對那些參與鎮壓維吾爾族和藏族人民的中共官員實施制裁。

「我們正在努力尋找是否可以實施個人制裁。」貝哈基議員在辯論會上說。

范‧登‧胡爾議員說:「決不能因為商業利益而忽視人權。到荷蘭的紡織產品,很有可能有維吾爾族的強迫勞動參與生產。Zara和更大的連鎖店都有參與。所以我們和基督教聯盟(Christian Union)、綠色左派、社會黨今天提交了一項倡議法(Initiative Wet),要求貿易公司考慮社會責任,另外我們還和綠色左派安排了一個聽證會,我們邀請企業來聽他們的故事。」

卡明加議員說:「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嚴重關注不僅在西藏,而且在維吾爾人身上所發生的事情。我們希望與歐洲一起解決這些問題。」

「荷蘭政府對維吾爾人受到壓迫的報道很關注,但僅靠荷蘭是無能為力的。我們應該和歐洲一起向中國(中共)施加壓力,讓中國(中共)停止鎮壓。如果僅靠荷蘭停止進口或進行經濟制裁,是行不通的。如果我們禁止進口,中國(中共)就會去別的國家。」荷蘭國會議員說。

針對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族人所犯下的罪行,美國已對相關中共官員和企業實施一系列制裁。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離任前不久將中國(中共)在新疆的行為定性為種族滅絕。

1989年天安門事件發生後,歐盟對中共採取了一系列經濟制裁和禁運,但隨著上世紀90年代以來歐中關係轉好,這些制裁措施早已解除。歐盟只保留了對中方的武器禁運。

近年來,隨著習近平加強對國內的控制,對外搞擴張,歐中關係再度陷入緊張。雙方圍繞貿易和人權問題多番角力,加之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爆發,中共被指隱瞞疫情,並給出誤導信息。歐盟已開始同華盛頓討論如何共同對抗中共帶來的挑戰,同時也堅持對華路線獨立。

本月早些時候,歐盟對參與監禁俄羅斯反對派人士阿列克謝‧納瓦尼(Alexei Navalny)的人員首次啟用與美國所採用的《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類似的人權制裁機制。不過,歐盟已計劃對全球各地侵犯人權的官員實施一輪更大範圍的制裁。

「局勢確實在演變。我們的中國朋友在歐洲播種了甚麼,就會收穫甚麼。」一位未透露姓名的歐盟外交官向《華爾街日報》表示。

去年(2020年)7月,歐盟就中共打擊香港民主運動問題出台了一些相對溫和的舉措。眼下歐盟正在權衡進一步行動。

上周四所列出的制裁名單尚需得到正式批准,預計將在3月份晚些時候舉行的外長會議上獲得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