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不完全統計,中共開兩會期間,上海有三十餘名訪民遭到刑拘或者「黑牢」打壓。

上海「民告官」志願者宋嘉鴻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今年兩會其核心問題仍然是習近平提出的『法治中國』這個目標。要法治不僅老百姓要守法,而且政府人員更要守法。在中國,人的三大基本權利:生命、財產與自由得不到保障,還在談『法治中國』,老百姓真是哭笑不得!」

寶山區王秋閣北京押回遭刑拘。(受訪者提供)
寶山區王秋閣北京押回遭刑拘。(受訪者提供)

首都北京帶頭違法截訪

3月5日,上海有十幾位訪民在北京南站等地方遭遇截訪,被北京警察分別拉到附近派出所,拉到久敬莊和駐京辦。

截訪人員使用的手段除了刷身份證查「黑名單」外,還利用高科技「定位儀」與「人臉識別」等方式,將訪民攔截後全部交給等在那裏的上海領導,包括趕去的警察,四五個人負責押送一個訪民返滬。

被截訪的是:馬亞蓮、沈定高、蔡孝敏、楊秀婷、崔紅、崔群、周金林、羅顯會、魏光輝、賀斌娣、謝國良、盧紅妹、林龍、季招娣等14人。

宋嘉鴻表示,「這些訪民同胞到北京唯一的目的是,維護自己合法權益,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力。就只是因為北京召開兩會,就可以實施特別法令抓捕訪民,其程序是100%的違法。」

他還表示,「中國的《憲法》第三十三條『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3月5日特級抓訪民顯然玷污了《憲法》。那麼抓訪民,不得不說訪民的行為已經觸動了腐敗分子的幫派利益。」

兩會前維穩已加劇

事實上,在兩會召開前的2月中旬,上海的維穩工作已經開始加劇:

2月16日,長寧區顧國平在家受到一夥維穩黑保安騷擾,企圖對他限制人身自由,顧緊急發佈一個「聲明」後便失聯了;

2月17日,浦東新區金妹珍在北京火車站被浦東新區祝橋鎮政府人員截走,乘高鐵到達上海後,被鎮政府僱用的黑保安綁架了,下落不明;

2月18日,寶山區周雪珍在家被強行關進了黑監獄;

2月18日,普陀區周靜智與靜安區劉冬寶兩人還未上北京,就被抓到上海崇明島關進黑監獄;

2月19日,浦東新區唐霞珍、連秋芳、申琴芳、韓素芳四人在北京被抓關到王府井派出所,由駐京維穩人員帶走交給當地政府人員,押回上海後被限制人身自由;

2月20日,浦東新區訪民吳黨英,在北京機場被5個自稱上海警察的攔截,隔天由濰坊街道4名政府人員押送,乘高鐵G3回上海;

2月20日,浦東新區丁水萍被黑保安囚禁在家;

2月13日,松江區王蘭英在閔行區朋友家被兩部警車數十警察帶走,下落不明;

2月27日,虹口區劉金和在北京被當地政府抓住,乘當天下午的高鐵押回上海;

2月27日,浦東新區沈麗在北京市昌平區典雅莊園臨時住處被十幾個人截訪,其中三林鎮政府3人、派出所1人,乘G155高鐵押回上海;

2月27日,楊浦區劉來娣在北京租屋處,半夜被闖入的上海警察綁架回上海後,關進崇明島的黑監獄;

3月1日,楊浦區劉蘭姊在北京遭截訪,被當地政府人員帶回上海;

3月1日,閔行區張維明被關奉賢黑監獄;

3月2日,靜安區秋明澤在北京檢察院上訪,被地方攔截了;

3月3日,寶山區王秋閣北京押回遭刑拘。

2月27日,上海楊浦區劉來娣在北京租屋處,半夜被闖入的上海警察綁架回上海後,關進崇明島的黑監獄 。(受訪者提供)
2月27日,上海楊浦區劉來娣在北京租屋處,半夜被闖入的上海警察綁架回上海後,關進崇明島的黑監獄 。(受訪者提供)

宋嘉鴻表示,「開一個兩會,上海就有三十餘名訪民遭到刑拘,或者黑牢打擊報復,這怎麼能算是法治國家呢?」

2021年2月19日,上海四訪民在北京公安部外面被京警察攔截後交給上海駐京辦等待遣返。(受訪者提供)
2021年2月19日,上海四訪民在北京公安部外面被京警察攔截後交給上海駐京辦等待遣返。(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