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兩會從1月11日至15日期間召開,楊浦區在文化宮的會場,連日來都有數百名訪民集結成隊,在會議結束,官員車隊出來時沿街行走喊冤。

拆遷戶、P2P受害人齊上街喊冤

訪民劉來娣向《大紀元》記者表示,「1月11日上午,楊浦區有十個街道的訪民都到現場了,人數超過120人,我們沒有組織,都是自發來的。第一天我們沒有任何行動,現場被政府的基層人員和保安發現後都給抓上麵包車,分別送回各街道。」

1月12日,他們同一批人又到了文化宮,這次大家都帶著訴狀,等官員車隊出來時要遞交給官員,但還沒等官員出來,他們又都被抓上車了。

劉來娣在車上錄下現場還有一批訪民隊伍,這時官員車隊出來了,訪民們沿著路步行喊著「冤枉啊!冤枉啊!」令現場保安措手不及。

劉來娣說,「我們大部份都是拆遷訪民,上海還有一批P2P的訪民,每個人受害金額都在100萬元以上。我也是受害者之一。」

她說,「這次我們街道的跟我說,你再去上訪我就把你的養老金停了。他們因為我上訪已經停了我的長照險,我是個殘疾人,從小就殘疾的,他們因為我上訪就不給我長照險,現在還要停我養老金。」

因野蠻拆遷開始上訪

劉來娣自幼肢體殘疾,初中未畢業就挑起家中長女重擔,擺地攤做小生意,慢慢積攢下的錢在楊浦區五角場街道國權後路3號建了房。該房有187.75平米,是持有產權證的合法房產。

2001年8月,橋盛動遷公司以斷水、斷電、斷路的野蠻拆遷行為,逼迫他們全家老小離開居住了幾十年的房子。

劉來娣表示,「由於我們是個體經營戶,有合法合規的二本營業執照、特種行業許可證、消防、納稅發栗等證照齊全。動遷公司以殘疾人免稅而不安置營業房為由,並未認可營業房的面積97平米。侵犯了我們賴以為生的營業場所。」

為此,她開始維權上訪。

稅務登記證。(受訪者提供)
稅務登記證。(受訪者提供)

上海市房屋估價表。(受訪者提供)
上海市房屋估價表。(受訪者提供)

換了四屆領導問題仍得不到解決

2014年在北京的督辦下,上海市政府委託上海市婦聯愛心媽媽陳佳玉出面與楊浦區政府聯席辦與相關部門協調,聯席辦楊美娟承諾2015年底前肯定補償到位。

因此,自2014年至2016年劉來娣一次都沒去北京。然而,事情一變再變,2017年6月楊浦區政府又進行了一年多的核實營業房調查。2018年10月底,區政法委書記又召開一次街道和動遷公司的會議。會後,他明確告訴劉來娣,等到2018年進博會結束後就落實她的補償事宜。

但在2019年7月,楊浦區相關領導因違法違紀紛紛下台。而劉來娣的動遷問題又再次擱淺到現在未能落實。

劉來娣表示,「整整19年的上訪之路,我從48歲到現在67歲。上訪之路本就艱辛,何況我一個殘疾人。在這19年上訪途中遭到過截訪人員的暴力毆打,無數次被關押進黑監獄,剝奪人身自由。」

她還說,「19年楊浦區政府已經換了四屆領導了,我家的動遷冤案賠償卻一直沒有得到解決。」#

劉來娣(紅衣者)維權。(受訪者提供)
劉來娣(紅衣者)維權。(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