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5日,支持者在北卡州皮特-格林威爾機場舉行的「讓美國再次偉大」活動上聽特朗普總統演講。(Getty Images)
2020年10月15日,支持者在北卡州皮特-格林威爾機場舉行的「讓美國再次偉大」活動上聽特朗普總統演講。(Getty Images)

我想表達的信息一直都是這樣的:美國正走向一場殘酷暴政的社會主義革命,如果美國倒下了,所有自由國家都會緊隨其後。那麼,能做些甚麼呢?共和國能被拯救嗎?老實說,我不知道。不過,我可以提出一些建議,至少給這個國家一個戰鬥的機會。

共和國審查

每個自由州都應該立即著手採用「共和國審查」(Republic Review)程序。西部和北部的一些州,正在開展一個小規模但日益增長的運動,旨在審查他們與聯邦政府的接觸,以消除或廢除所有違憲的關係。
根據《憲法》,各州嚴格地說,高於聯邦政府。根據「平等地位」原則,他們擁有主權,並擁有拒絕參與違憲項目的合法權力。

例如,大多數州的教育預算只有10%左右來自聯邦政府,但幾乎完全服從教育部的指令。為甚麼不放棄這微不足道的10%,來換取地方對所有公共教育的控制權呢?美國正在失去公立學校的年輕人,每個愛國的父母都知道這一點。

這將使父母對子女的教育擁有更多的控制權,並恢復公民對自己政府的控制。這難道不值得你們州教育預算的10%嗎?

如果自由州願意反對聯邦政府的越權行為,他們也必須準備好放棄違憲的聯邦資金。

徹底的「共和國審查」審計將很快把權力歸還給州立法機構。

組建多州「美國優先」人民聯盟

左派有「我們的革命」(Our Revolution),這是一個由民主黨內外600個團體組成的全國性聯盟,由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 )和美國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USA)兩個組織運作。

「我們的革命」在民主黨初選中發揮作用,選出了像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紐約州民主黨眾議員)、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明尼蘇達州民主黨眾議員)和拉什達特萊布(Rashida Tlaib, 密歇根州民主黨眾議員)這樣的極左候選人上台。「我們的革命」不受民主黨的紀律約束,但它可以選擇民主黨的候選人。

我們需要一個「美國優先」的綜合團體,在共和黨內外活動,甚至可能在某些地區的民主黨內活動。這個組織應該致力於在聯邦的每個州的各級政府推動「讓美國再次偉大」和「美國優先」的議程。

這樣的運動可以利用7,000萬至8,000萬特朗普選民的能量,而不受共和黨控制。

「美國優先」可以聯合茶黨和MAGA運動、基層共和黨人、愛國民主黨人和無黨派人士,動員數千萬選民,把共和黨變成一個真正的民粹主義、愛國的MAGA黨,它應該一直如此。拿掉(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特朗普已經在審查候選人,以對抗2020年大選後,背叛自己基層選民的共和黨國會議員和參議員。

「美國優先」的民眾應該在2022年以數百萬計的人數註冊共和黨,以便在初選中淘汰數十名共和黨叛徒。到2024年,「美國優先」和MAGA運動可能會「佔領」共和黨的各個層面。共和黨需要MAGA,比MAGA需要共和黨的名頭要多得多。同時,在紅州有近70名極左民主黨國會議員,僅僅是恢復選舉公正就可以在2022年擊敗其中的一些人。

讓特朗普支持的候選人在每一場競選中參選,可能會讓更多的人倒戈。在2022年奪回眾議院,讓拜登成為「跛腳鴨」總統是非常可行的。

抵制和拒購的大好時機

愛國者們應該棄用谷歌、面書、推特等等,尋求使用更公正的平台。德桑蒂斯對「封殺」愛國者的「科技巨頭」處以重罰,愛國者們應該熱情支持他的這種努力。如果25或30個自由州也這麼做,「科技巨頭」很快就會變成小科技公司。

愛國者們要在全國範圍內組織起來,抵制不愛國的公司,並為像My Pillow和Goya Foods這樣忠誠的美國公司買單。

已有當地團體擬定「不友好」的公司和友好替代品的名單,以便愛國者可以停止支持他們的對手,並與他們的MAGA支持者一起花更多的錢。

然後再來針對那些脆弱的、不愛國的公司也是明智之舉。

想像一下,如果8,000萬MAGA愛國者決心從現在開始,在全國範圍內抵制這樣一家公司。抵制將無限期地進行下去,直到目標公司破產,或者它為「封殺」愛國者道歉。如果可行,每個MAGA家庭可以同時承諾今年至少購買一個被「封殺」企業的產品。

4月1日,另一家不忠誠的公司可能會成為攻擊目標,5月1日又一家,6月1日再來一家,等等。

在兩三家公司倒閉或道歉後,我們很快就會看到大公司開始放棄這種「封殺文化」 。

諸位請注意,愛國者在這個國家有消費能力。我們要餓死敵人,養活朋友。

再一次,愛國者需要建立國中國。

每個美國愛國者都應該儘可能地抵制所有共產中國的商品,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檢查生產標籤!在2021年購買共產中國的產品,就像在1939年購買納粹產品一樣。這是不道德的,是自殺行為。

中共剛利用中共病毒癱瘓了美國經濟,隨後,親中的共產份子就煽動了大規模的「黑人命也是命」的暴動。然後,這些人又試圖影響2020年的選舉。

現在是美國人停止資助他們的頭號敵人——中共的時候了。

在州一級消除惡毒的外國勢力

德桑蒂斯公佈了一項立法,旨在大規模限制中共在佛羅里達州的活動。該立法還針對其它幾個敵國,包括俄羅斯、伊朗、敘利亞、北韓、古巴和委內瑞拉,所有這些國家都干涉美國的內政。

2020年12月,特朗普的國家情報局局長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透露,中共針對數十名國會議員及其助手進行了「大規模的影響活動」,包括通過企圖勒索和賄賂。

目前,成千上萬來自敵對政權的外國公司正在收購土地、食品生產設備、科技公司、教育設備和基礎設施。

數以萬計的外國間諜為了中共和其它對美國心懷惡意的國家的利益,正在拉攏不愛國的商人、不道德的政客和有同情心的記者。

在拜登-哈里斯政府的領導下,在聯邦層面上,不會有任何措施阻止這些活動,但自由州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情。

如果每個自由州都打擊外國賄賂、腐敗、間諜和顛覆,這個國家就會改變。

如果數以百計的腐敗學者、記者、商人和政客(來自兩黨)被曝光並受到懲罰,這個國家將很快走上道德、經濟和政治復甦的道路。你怎麼想?

僅靠這些步驟並不能拯救美國,但我相信它們將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大步。我將提出進一步的建議和計劃。但現在,我很想在評論區看到你的意見、建議和批評。

感謝閱讀此文。來自一個感恩的紐西蘭人,天祐美國!(完)

作者簡介

Trevor Loudon是紐西蘭的作家、電影製片人和公共演講者。三十多年來,他研究激進左派、馬克思主義和恐怖主義運動及其對主流政治的隱性影響。他以《內鬼:美國國會的共產黨員、社會主義者和進步主義者》(Enemies Within: Communists, Socialists and Progressives in the U.S. Congress)以及類似主題的紀錄片《內鬼》(Enemies Within)而聞名。

原文A New Zealander's 9 "Starter Steps" to Save America From Socialism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