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廊坊市第六中學教師何金英代表建議,取消一至三年級學生任何形式的家庭作業,從而釐清家校責任。

此建議提出後受到學生家長們的大量關注。迅速成為熱搜。

現有2個孩子的學生家長孫梅(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說,「我覺得這個提議沒用,為什麽沒用呢?絲毫不影響老師們在校外辦班掙錢,以前就喊減負、減負,那都是多少年前了,那時候我還沒有孩子呢,這麽多年過去了,結果是啥?越減負,學生負擔越重,學生家長負擔越重。」她說,上課的時候在講臺上坐著,一會兒吃個蘋果,一會兒喝口保養的水,孩子們呢,就在底下做題,老師不講課,所有的任務全部交給家長。

孫梅(化名)透露,家長不僅要參與學校的建設,捐鋼琴、捐花圃,捐這、捐那的。回到家,老師組建的群,家長給孩子批作業,老師幹啥呢,老師辦班,放學後上老師辦的學習班,交錢聽老師講,老師上課不講課的。一至三年級取消家庭作業的話,全變成在外邊上老師的輔導課了,各種各樣的補習班。

她說:「作為根本性的問題在於,這個人大代表不可能為人民做好事,這些人大代表提出的建議要麽沒腦子,要麽無關疼癢,說明白了就是不存在被他人挑毛病的問題,就是走形式。」

「人都說醫生醫生沒有醫德,教師教師沒有師德,就是完了。作為一個家長,就是這個看法。」孫梅(化名)說。

老師佈置於課堂外須要學生完成的作業稱之為家庭作業。家庭作業是由孩子來完成的,而現在的實際情況是90%甚至100%都是家長或者家長陪同下一起完成的,這給家長們增加了很多負擔。

陸媒《新京報》報道, 60.36%的家長表示,曾幫助孩子做過手抄報等課外作業。40.54%的家長表示,學校要求家長給孩子檢查或批改作業。33.33%的家長認為,給孩子作業、通知簽字,也有負擔。89.35%的人認為,不留作業,孩子知識無法鞏固。

有網民說,「肯定的,學校的減負都變成校外輔導機構的利益。」

「專家的好多建議感覺都特別不接地氣,專家是活在雲端嗎?作業並不是負擔,適量合理的作業是必要的,重點難道不應該是不要把家庭作業佈置給家長?」

「建議醫保全國聯網異地報銷吧,別整這些不現實的東西了。」

也有一些網民這樣講,「現在小孩作業太太太多了,上個三年級晚上都要做到11時,睡眠時間嚴重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