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澳關係跌入低谷。近期,中共駐澳公使王晰寧公開發文,罵批評中共的澳洲人是「敗類」,卻又無奈表示,「現在在澳洲,做中國(中共)的朋友越來越難了。」折射出中共戰狼在國際社會碰壁後的無奈。

中共駐澳公使王晰寧發文罵澳洲人 無奈感強烈

王晰寧2月25日在澳洲出席中國工商委員會晚宴,以「現在在澳洲做中國(中共)的朋友真難」為題發表講話。講話充滿無奈,而這篇文章直到現在還可以在中共駐澳官網上找到。

王晰寧稱,由於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我們去年一年裏無法見面……經過過去一年,我感到現在在澳洲,做中國(中共)的朋友越來越難了。

王晰寧在講話中不斷抱怨澳洲各大媒體,稱在疫情初期,澳洲的知名媒體、報紙和電視關注的、報道的是有中國(中共)背景的企業囤積防疫物資、造成澳市場供應短缺。對「中國朋友」的形象造成負面影響。

王晰寧無奈指,「有些中國(中共)的老朋友動輒被一些人稱作『熊貓擁抱者』,彷彿對中國(中共)友好成了一樁罪過,只有對中國(中共)吹鬍子瞪眼,才是澳洲人應有的姿態,才能贏得民心。今天在澳洲,做中國(中共)的朋友太難了!」

除了澳洲媒體,王晰寧還指責那些質疑與中共合作威脅了澳洲的主權和安全的人。稱這些人大多是消耗澳財政資源的「吃閒飯者」,是濫用手中掌握的力量。

王晰寧接著罵道:「那些出於一己私利、蓄意污衊詆毀中國(中共),破壞中澳友誼,損害兩國人民福祉的敗類會遭到世人唾棄……」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共駐澳大使館的官網上,中翻英的內容,「敗類」兩個字被刪除。

王晰寧還無奈表示:「今天在澳洲,做中國(中共)的朋友太難了!……現在我們的澳洲朋友們(中共的澳洲朋友們)處境艱難。」

過去五六年,中共滲透澳洲、間諜案、國安案、搜查記者等事件讓中澳關係急速降溫。

近期,澳洲主流媒體深度揭露有親中共背景的華裔富商周澤榮滲透澳洲政界的節目,在澳洲社會影響巨大。

澳洲在2018年通過《反外國干預法》和《外國影響力透明法》,要求在職議員申報與外國機構的關係。同年,澳洲也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中共通信巨頭華為參與國內5G建設。

針對澳洲要求調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源頭,中共惡意報復,導致中澳雙方關係全面惡化。去年10月,學者詹姆斯·勞倫森(James Laurenceson)寫道:「澳中關係正在以6個月前無法想像的速度瓦解。」

分析:中共戰狼也有了挫折感

王晰寧的上述說辭引起關注。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王晰寧的言論裏面出現了罵人的內容,也屬於中共強硬派的戰狼之一。問題在於,這個「王戰狼」的言論顯示,中共外交官開始有了挫折感。雖然其言論仍像中共其他戰狼外交官那樣,把責任推向西方世界,但是可以看得出,中共的外交官們已開始對中澳關係失去信心。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主任兼作家亞瑟·克倫科夫(Arthur Chrenkoff)發表文章回應。他認為,若如王晰寧所說,批評中共的澳洲人就是敗類,那他樂於戴上這頂帽子。克倫科夫表示,中共總是巧妙地把政黨和全中國人民綁在一起,透過這樣模糊的界限,將任何批評描繪成對全中國的攻擊。

克倫科夫澄清,「沒有人侮辱中國這個國家或整個中國人民,問題在於中共。」他說中共是一個害怕世界和自己人民的政黨,否則他們應該是要透過民主選舉來接納人民對政黨的問責和批判。克倫科夫的該篇文章刊登後,被澳洲多家媒體轉述引用,在當地獲得認同。

澳洲學者克里夫·咸美頓(Clive Hamilton)認為,王晰寧這段言辭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只會加深中澳兩國的仇恨情節,「我不知道他們這麼做出於甚麼樣的策略,但這實際上,大大損害了中國在澳洲的形象。」

3月3日,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發表題為「中國(中共)正在失去影響力——這讓它變得很危險」的文章指,目前,中共與澳洲存在外交衝突。中共也與日本、印度、南海諸國存在主權爭議。中共與歐洲國家存在人權問題爭議,與拉美國家存在非法捕魚爭議,與非洲國家間則存在發展債務問題的爭議。

文章稱,中共發現自己與越來越多的國家發生衝突,正失去對世界的影響力。

文章列舉稱,中共的承諾不再被嚴肅看待,其宣傳沒人會聽;許多「一帶一路」的項目暫停;基本上沒人支持其南海「九段線」主張;在北京去年控制香港後,西方國家排著隊給香港專業人士提供移民機會;許多國家都禁止了華為和中興所提供的網絡設施;印度、台灣、南韓、日本都因中共的潛在威脅而對自己的軍隊進行現代化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