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2020年7月27日,星期一。

60秒看世界

中共軍方研究人員王鑫已經被美國司法部起訴,指控他涉嫌簽證欺詐。王鑫6月7日準備從洛杉磯搭機逃回中國,但被美國執法人員攔下。王鑫行前故意刪除了個人手機中的全部微信內容。

美國司法部官員披露,被關閉的侯斯頓中領館在過去10年間涉案五十多起。包括支持中共的人才計劃加入者,指導他們盜竊機密信息,並為人才計劃進行招募。

國務卿蓬佩奧7月26日宣佈,美國已經開始對華為等中共科技企業的部份員工實施簽證制裁。因為這些企業對侵害人權的政權提供了協助。

來勢比1號洪峰更猛烈的2號洪峰還在長江中下游肆虐,但3號洪峰已經在上游形成,並在今天經過重慶,使山城變成了水城。

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可能在7月29日到印度一家法院出庭。因為阿里旗下的UC瀏覽器一名前印度僱員認為,自己被公司錯誤解僱。法院已經傳喚了馬雲等十幾人。

北韓官媒7月26日報道,北韓發現了第一宗疑似病例。隨即金正恩立刻下令封城,並發出最高級別警報。朝中社稱,病例是3年前的逃亡者,上周從南韓返回了北韓。

越南政府表示,峴港(Danang)有3人被查出感染中共病毒。當局正緊急撤離8萬人,其中多數是外來遊客。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剛剛過去的一周,中美關係的巨大變化,讓無數人相信,再也回不到過去了。每一天都有新動作,高潮迭起,吸引了全世界人的目光。不過這些變化,似乎都是被中共戰狼們的「烏鴉嘴」招來的。

這不能不讓人擔憂,侯斯頓中領館被關閉後,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關於「熱戰」的預言會不會成為現實?習近平還有路嗎?

戰狼們的「烏鴉嘴」

上一周,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令人眼花撩亂。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發表重磅演講,被網友稱為「討共檄文」。侯斯頓中領館被關閉,特朗普說不排除關閉更多中共使領館。然後中共實施報復,關閉成都美領館,白宮警告中共不要報復。緊接著三藩市中領館為擺脫窩藏疑犯,避免被關閉,不得不丟出了中共現役軍人唐娟。

其實歷史上,中美之間發生過兩次重大事件。一次是1999年中共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誤炸」,一次是2001年中美兩國軍機在海南碰撞。這兩次事件的影響都非常大,在中共的炒作之下,中國民眾被煽動得群情激憤,甚至有民眾去砸美國領事館等等。

但是即使這樣,也沒有要求對方關閉領事館。就是說,兩國外交只要沒到水火不容的地步,就不會輕易關閉領事館。因為關閉領事館,基本是斷交的節奏。

但是這一幕在上周出現了。有意思的是,發生這一切的前不久,中共女戰狼華春瑩剛剛向美國叫板。7月15日,華春瑩就美國的制裁計劃表示,如果美國想興風作浪,「那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我們早就說過,中共是蒸鍋裏的鴨子——肉爛嘴不爛。明明被打疼了、打怕了,嘴上卻不服軟,還在假裝強硬向美國叫囂。結果真像她說的一樣,暴風雨隨後就到了,而且猛烈程度驚呆了許多人。

時評人士李平在《蘋果日報》撰文指出,「引導戰狼外交輿論的御用學者、黨媒,一向是烏鴉嘴,好的不靈壞的靈」,這極為諷刺。

除了華戰狼,還有中共禦用「叼盤俠」《環球時報》的胡錫進。他曾經叫囂中共應該增加1000枚核彈頭,結果招來了美國的核潛艇、核動力航母開始巡弋南海。他曾經指責美國準備禁止中共黨員和家屬入境,是「比中美斷交更嚴重」的事情。結果中美真的走到了互封領館的這一步,雖然還沒有斷交,但是斷絕交往已經成了可能。

有這些前車之鑑,人們應該慎重對待中共另一個知名的「烏鴉嘴」金燦榮。他曾經聲稱封閉領館事件顯示美國政府有人鐵心要跟中共搞新冷戰,甚至不惜發動一場戰爭。

如果金大院長的預言再次應驗,那麼冷戰將變成熱戰。一旦發生軍事衝突,中共會輸得有多慘呢?

美國打算封殺中共黨員和家屬進入美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跳腳,指責美國悲哀。(大紀元合成圖)
美國打算封殺中共黨員和家屬進入美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跳腳,指責美國悲哀。(大紀元合成圖)

蓬佩奧「吹哨」 引領全球圍堵中共

在許多人看來,蓬佩奧的演講已經解開了全球圍堵中共的序幕。

台灣遠景基金會行政總裁賴怡忠認為,國務卿的演說不僅代表美國已經踏出引領全球圍堵中共的第一步,更是把劍鋒指向了北京最高當局,從外禁絕了中共向國際擴權的野心。

賴怡忠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官員一連串對中共政策的闡釋,都代表美國要帶頭發起全球圍堵中共的最新策略。

長期以來,美國的盟友們在對抗圍堵中共方面,似乎並不太積極,原因就在於美國往屆政府採取了對中共的「懷柔」政策。美國政府的「綏靖」,使西方盟友看不到美國對抗中共的決心。

而如今特朗普政府全方位對抗中共,對中共和中共官員拿出了一個個殺招。使盟友們看到美國已經動了真格的,於是也開始認真對待。

比如澳洲,往屆政府也是對中共唯唯諾諾。但是疫情之後,莫里森政府逐漸對中共表現出了強硬。上周還發表聲明,明確指出「拒絕中國(中共)在南海『長期歷史實踐』的主張」。

就是說,自由世界已經結成了一張圍堵中共的巨網。這樣說來,蓬佩奧似乎扮演了一位「自由世界的吹哨人」的角色。他的演講就是自由世界的集結令,或者說是向中共發起衝鋒的號角。

一位刑滿出獄的大陸知名人權律師認為,特朗普政府終於看到中共政府的本質了。如果歐美陣營成功結盟,中共就將四面楚歌。他甚至認為,外部的壓力「可能斷了習近平的第三任期」。因為體制內一直有反對無限任期的聲音,西方國家的圍堵,很可能成為反對力量的一個契機。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發表重磅演講,被稱為討共檄文。(姜琳達/大紀元)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加州發表重磅演講,被稱為討共檄文。(姜琳達/大紀元)

習近平的兩難

對於美方明顯的政策調整和一連串的施壓打擊,中共外長王毅7月24日表示,「不會隨美方起舞,但也絕不容美方胡來」。他還稱「希望與美國實現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但他也稱要「維護國家主權和民族尊嚴」等等。

甚麼叫「不會隨美方起舞」?說白了就是不跟美國打「新冷戰」。怎麼才能不打「新冷戰」呢?事實證明,中共不可能真正改好。那麼不打新冷戰,是不是再次「韜光養晦」呢?用老百姓的話說,惹不起,躲得起,儘量避開與美方發生衝突。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7月23日表示,「我們(中共)沒有興趣去干預美國的大選,我們(中共)也希望美方不要在大選當中拿中國(中共)說事。」他還向美方發出警告,「奉勸美方不要一錯再錯,否則中方必將做出正當和必要的反應」。

中共外交人員語言駕馭能力相當強,就是服軟,聽起來也得像強硬一樣。而且美方沒有錯,他說的這些都是中共一直幹的。

就連胡錫進也改了口風,在微博發文稱「不打新冷戰,中國人要用史詩級的戰略大周旋瓦解美國野心」。

在胡錫進的口中,不打冷戰也成了要被歌頌的,改變了以往嚎叫式的戰狼做法。

更有意思的是,中共在南海附近舉行實彈軍演,但演習地點卻在雷州半島附近,而不是有極大主權爭議的南沙島礁附近。似乎是要有意避開在南海一帶游弋的美國航母戰鬥群。

這些事實表明,中共想要面子,卻又惹不起美國。要面子就得硬碰硬,但是碰不過美國;不要面子就得繞道走,忍氣吞聲,但是世界老二的顏面將掃地。北京實在是難,左右都不好受。

不過儘管北京現在的態度似乎是不想「求戰」,但是以往中共的咄咄逼人和擴張野心,已經真正驚醒了美國和西方世界。即使中共繞道,可是世界很小,怎麼繞得開呢?

分析:中共沒有多少選擇

北京獨立分析人士吳強認為,在採取主動方面,中國(中共)能做的很少,「中共沒有多少主動的選擇」。

無論是蓬佩奧還是司法部長巴爾,也無論是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還是國安顧問奧布萊恩,他們的演講中都表現出了對中共的極度不信任。

特朗普更是從一開始就表示,要改變與中國(中共)的關係。雖然最初特朗普主要瞄準的是兩國貿易,但是現在的情況表明,他的政府已經把中共當作了「敵人」。

特朗普政府要求一切對等,不會接受中共單向失衡的貿易,更不會接受中共日益增長的軍事實力和開始威脅世界的威權體制。

有中共學者曾表示,特朗普政府現在的做法,是出於大選的考慮。言外之意,大選之後,可能就會恢復到中美之前的狀況。

這種觀點,在中共體制內的確有一定的代表性。甚至有不少人在期盼拜登能夠在大選中勝出,認為拜登與北京的關係不錯。如果拜登當選,中美關係會有所改善。

路透社引述拜登競選團隊內部人士的說法,拜登如果當選,雖然可能更傾向於與中共接觸,但會以美國新強勢地位的立場與中共接觸。同時也會重新對美國的競爭力、創新和基本建設投資。

而且目前不少的民調結果顯示,拜登似乎領先特朗普。民調有沒有被人為操縱,我們無法知道。但是在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特朗普的民調遠遠落後於希拉莉·克林頓。如果看民調,希拉莉把特朗普甩出幾條大街,十拿九穩當選。

但是最後投票,「沉默的大多數」推翻了左派所有的民調結果,特朗普當選了。如果這一次沒有人徇私舞弊,會不會重複2016年的大選情況呢?

其實就算是拜登當選,中共就能如願嗎?路透社分析認為,對中共強硬如今已經成了美國共和、民主兩黨共同的立場,「假如拜登當選,他的政府預計也更有可能跟盟國一道對抗中共,並在人權問題上採取強硬立場」。

就是說,如果拜登當選,中美關係可能會更糟。換句話說,無論誰當選,雙方關係都不太可能改變,中美對抗時代已經來臨了。

中共在國際上堵死了自己的路,在體制內部也是打鬥不斷。

內鬥公開化

7月21日,習近平召開了企業家座談會,汪洋和韓正都有出席,但是卻少了管經濟的中共總理李克強。按說如果沒有特殊情況,這個座談會,李克強是應該參加的。但是他卻沒有參加。

早前坊間就有「習李不睦」的傳聞,這個座談會的與會者身份,似乎在反映著一些問題。

圖為李克強在2018年中共兩會上做政府工作報告,不停地擦汗。(Getty Images)
圖為李克強在2018年中共兩會上做政府工作報告,不停地擦汗。(Getty Images)

人們猜測更多的,是7月15日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的講話。他說中國仍然是發展中國家,做甚麼事情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很多人分析,這個「力」到底是指習近平的能力,還是中國的國力呢?

其實習李不睦僅僅是人們看到的一點表象,而且是體現在經濟路線之爭。更多的中共內鬥,因為中共的封閉和不透明,外界並不了解詳情。但是中共的派系內鬥卻是公開的秘密,早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特別是中共十八大以來,北京當局打掉了不少江曾派系的人馬,也得罪了其他派系的勢力。敵對勢力把他看做眼中釘,時時伺機而動。

甚至就連胡溫等曾經支持習的元老,此時也因為習當局越來越左的做法,變得悄然無聲。就是說,在中共內部,習也沒有了退路。

國際被圍堵,內部有爭鬥,北京的路在哪呢?

*****

中共軍演 欲製造局部衝突?

國際國內都沒有路,也許中共會再次來一個轉嫁危機,在別的地方製造事端,同時挑動民族情緒。

7月26日,中共央視稱,中共軍機在南海進行了實彈射擊訓練。報道稱,中共南部戰區出動了幾十架次各類飛機,在南海海域進行了「超低空掠海飛行」。並且發射火箭彈、航砲彈、航訓彈等幾千枚彈藥,對海上目標「實施輪番打擊」。

中共此時進行實彈射擊訓練,是否有甚麼目的呢?

今天一位網友爆料,中共的軍區已經實施戒嚴了。這位網友是在大陸某地從事餐飲行業,因為身份比較特殊,我們要隱去他所工作的具體地點和真實身份。他說上周的時候,他的一位同事要到無錫去拜訪朋友,是一位現役軍人。提前打電話聯繫,卻怎麼也聯繫不上。

這位同事沒辦法,直接把電話打到了部隊,這才找到他的朋友。他的軍人朋友告訴他,「目前軍區已經實施戒嚴,所有手機一律上交部隊保管。而且明年開始,將針對大麥、粟米等粗糧進行栽種」。

向我們爆料的朋友說,自己曾經在台灣當過兵,所以對這種信息比較敏感。他說,「能察覺到軍事敏感度已經十分明顯,解放軍內部可能正在計劃引起一些區域衝突或是進入備戰準備」。

他告訴我們,因為身份比較特別,所以對其它軍區有沒有跟進這樣的舉措沒有追問,並且強調「以上信息保證真實」。

這位朋友說的「區域衝突」,可能是甚麼地方呢?南海還是台灣?或者香港?再或者釣魚台?因為在目前看,這幾個地方發生衝突的可能性相對大一些。特別是南海和台灣,可能性更高一些。

就是說,中共有可能在這些地方製造一些矛盾或衝突,然後煽動國內的民族情緒,轉移人們的視線,從而達到轉嫁危機的目的。

3號洪峰襲重慶 山城變水城

中共轉移人們的視線,除了每天都在惡化的美中關係外,還有南方的大洪水。這場持續了近兩個月的大洪水,淹沒了大片土地,奪走了無數人的生命。但是中共七大巨頭,卻沒有一個人到一線視察。

7月27日,長江第3號洪水已經過境重慶,使山城再次成了重災區。2號洪峰還在長江中下游地區肆虐,這第3號洪峰就已經跟上了。真無法想像,當地民眾的生活會有多艱難。

長江流域災情不斷,圖為流域受災情況。(影片截圖)
長江流域災情不斷,圖為流域受災情況。(影片截圖)

據長江水利委水文局的消息,三峽水庫今天的入庫流量達到了每秒鐘6萬立方米。千年古鎮磁器口的水位達到了184.07米,超過警戒線3米多。當地的長江、嘉陵江水位持續上漲,淹沒了磁器口臨江地勢最低的幾十家商舖。

在長江、嘉陵江交匯的朝天門水域,降水已經淹沒了重慶地標建築朝天門180平台,水位達到了朝天門門洞中部。

重慶官員介紹,目前長江流量還在持續上升,預計最高水位將在今天深夜出現。大陸媒體稱,長江上游幹流寸灘站今天晚上出現182~183米的最高水位,超過警戒線2米左右。渝中區儲奇門、南岸區南濱路煙雨公園今晚最高水位也將達到182~183米,超過警戒線1.5米左右。

重慶,很多人喜歡叫它山城。但是長江洪水肆虐,把山城已經變成了水城。

水利專家表示,今年長江流域洪水不斷,與1998年洪水有高度相似性。長江流域整體上的防禦已經基本達到了1954年洪水的防洪標準。

水情危機 楊家圩大堤肚子裏仍在營業

長江汛情吃緊,下游支流秦淮河的水位仍然居高不下。但是有民眾表示,秦淮河楊家圩大堤內部存在多個空洞,已經達到大壩中線部位。

說到楊家圩,想起來前幾天一位朋友的熱心指正。在前面幾次的節目中,我遇到楊家圩的「圩」字,我都讀成「圩(音:淤)」。後來有一位朋友給我發來郵件,告訴我這個字在地名當中應該讀作「維(音)」。

謝謝這位朋友,既照顧了沐陽的面子,又給沐陽指出了問題。其實沐陽知道,自己可能有很多各種各樣的問題,所以真心希望大家能夠及時幫我指正。沐陽謝謝大家。

我們接著說楊家圩大堤的事。有民眾反映,秦淮河楊家圩大堤內部,現在還開著多家高檔酒吧、餐廳。這些餐廳在壩體的背水面,向內挖了十幾米,就在大壩的「肚子裏」營業。

我們這裏不說興建餐飲場所涉嫌違反了相關法律,就說眼下的大洪水,已經相當危險了。

因為受長江大流量來水和上游的降雨影響,秦淮河的水位一直居高不下,南京已經啟動了防汛一級響應,也發佈了洪水黃色預警。在秦淮河流域,不少地區的步道、樹木被淹沒,有的地方河水已經漫出了河堤,滲向周圍的街道。

這個時候,還在大壩「肚子裏」營業,想想就知道危險性有多大。我們在周六的節目中已經談到了,中共每次洩洪都不會提前通知。它都是發出一個突然的通知,然後立即洩洪。表面上看好像是萬不得已,實際上這是中共的一個陰謀。大家可以去看我們周六的節目,裏面有中共內部人員的說法。

掙錢不在一時,在險情面前,保命才是最要緊的。我們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不要在洪水中再有任何損失了。中國百姓已經夠慘了,生命財產損失已經太大了。

烏魯木齊第二次檢測 伊寧半夜封城

7月27日,中共官方公佈了26日的新疆疫情數字。截至到今天零點,新疆26日又新增確診病例41例,都在烏魯木齊市。無症狀感染有38例,其中烏魯木齊37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12師有1例。還有8795人在接受醫學觀察。

而此前當局通報,7月25日新增確診22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38例,都在烏魯木齊市;7月24日新增確診20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38例,也都在烏魯木齊市;7月23日新增確診13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19例,同樣全部都在烏魯木齊市。

7月18日,新疆烏魯木齊宣佈全市進入疫情防控「戰時狀態」。圖為7月16日,烏魯木齊人民醫院前,人們排長隊進行檢測核酸。(影片截圖)
7月18日,新疆烏魯木齊宣佈全市進入疫情防控「戰時狀態」。圖為7月16日,烏魯木齊人民醫院前,人們排長隊進行檢測核酸。(影片截圖)

7月27日一位烏魯木齊市的網友向我們爆料,當局現在正在建設方艙醫院。

網友說從本月17日開始,烏魯木齊就開始封小區,有的小區單元門都被封了。

他告訴我們,烏魯木齊23日做了第一次全民免費核酸檢測。但是從26日,又開始了第二輪的檢測。網友說「也不知道一共要檢測多少輪」。

這位朋友說,兩天前昌吉和五家渠封小區,也要全民做核酸檢測,「據了解是在孫春蘭電話會議後的決定」。從被隔離的朋友那裏了解到,全市酒店全部佔滿,然後繼續到了公租房、廉租房隔離。據說現在在建方艙醫院。

已經隔離了8795人,這個規模已經不算小了。但是僅僅相隔3天,又做第二次核酸檢測,這是不是說明疫情已經在社區傳播?而且已經失控了呢?否則用得著建方艙醫院嗎?建立方艙醫院,意味著烏魯木齊市的醫院已經人滿為患,才不得不建立收治病人的臨時醫院。

對一個350萬人口的城市來說,當局通報的病例數字,按道理用不著建立方艙醫院。是不是當局又在隱瞞疫情呢?當局一直不公佈病毒來源,感染路徑也不公佈,這究竟是為甚麼?

另外有多名網民反映,新疆伊寧市也封城了,而且是在半夜4點發出的通知。

一位網友說,「新疆伊寧市為甚麼也封城啊?還是半夜4點通知的!」

另一位網友說,「伊寧市沒出現確診病例嗎?已經封小區了!」還有一位說,「伊寧市也按下了暫停鍵。我們一起居家隔離。」

從當局的通報病例情況看,伊寧並沒有病例出現。既然沒有病例發現,為甚麼伊寧要封城呢?中共製造的武漢疫情災難,早已經惹得天怒人怨,還要製造第二個武漢嗎?

【原聲影片】2020年7月26日,北京下雪了。太冷了,凍死我了。

7月的天氣,正是一年中最熱的時候,但是中共的老巢卻迎來雪天,這是不是天滅中共的徵兆呢?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歡迎周一到周六,每天準時收看我們的新節目。也請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周圍的朋友。

胡錫進曾經給自己一個評價,說媒體就是中共的狗,守在黨的大門口,黨讓咬誰就咬誰,讓咬幾口咬幾口。這個說法,對黨媒來說還是挺形象的。但是黨媒有時候也會不小心洩漏真相。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會員,了解更多內容。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