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傳染全球以來已經過了一整年,然而疫情非但沒有像SARS一樣自己銷聲匿跡,反而愈演愈烈,而且中共病毒正在以可觀的速度變異,在全球各地變異多發。震驚人們的是,16世紀的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Nostradamus,西元1503—1566年)在預言中明確提示了當今大瘟疫發生的時間,給了一個算法。本文解譯推算發生的時間已是迫在眉睫。

一、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頻 傳變異的預警

這裏先來回顧一段歷史,西元6世紀時的東羅馬帝國學者Evagrius Scholasticus記述了他經歷的古羅馬大瘟疫中的一個奇怪現象。他寫到在大瘟疫中「有些人感染了一兩次又康復了,但是等待他們的,不過是再一次感染以及隨之而來的死亡而已。」

醫學理論上,人在經歷了一次病毒感染並康復後(或注射了疫苗後),就足以產生抗體抵禦該病毒及相似變種了。如Evagrius Scholasticus所說,假如人們能感染兩次到三次後喪命,可能該病毒的變種已經發展到具有多個迥異的分支。或者,也有可能變種病毒展現出ADE(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效應,即:變種病毒藉由人體內免疫抗體的輔助增速攻擊感染過的人,並造成更嚴重的病理反應。

2021年2月初,負責新冠疫苗配發的英國衛生部政務次長查哈威(Nadhim Zahawi)表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病毒在全球已有約4,000個變種。最近幾個月尤其自2021年2月起,幾個國家都發現了流行中的新的中共病毒變種。研究人員懷疑最近出現的部份中共病毒變種可能有傳染性、毒性、可檢測性或疫苗(抗體)免疫效果的一個方面或多方面變得更糟。

這種比SARS和MERS後起的冠狀病毒家族新成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變異速度驚人,大大提高了上述Evagrius Scholasticus記載的疫情現象在當前再現的可能性。它發出了嚴重的預警:更嚴重的大瘟疫似乎已經迫在眉睫。

二、更嚴重的大瘟疫迫在眉睫

筆者注意到,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的《序言(給兒子的信)》提到預知大瘟疫出現時間的算法。

諾查丹瑪斯《序言(給兒子的信)》是他的預言中三大主要部份之一。此信中明確指出當今大瘟疫及劫難的發生時間:

「從完成文稿時算起177年3個月又11天,瘟疫等災難就開始了」。

(法語原文:et que de present que cecyi'escritsavant cent septante sept ans trois moisunzeiours par pestilence……)

這段預言通俗易懂。唯一的問題是,所指的是甚麼文稿?

在本系列【預言試析】文章中,筆者已經反覆揭示了共產黨就是末世時的害人魔鬼,大瘟疫就是針對中共及其追隨者而來的。那麼由這一條思路來推測,諾查丹瑪斯指的是關於共產主義的文稿嗎?我們繼續往下挖掘。

回到1842年,任職《萊茵報》主編的馬克思偶然發現,挑撥和「物質利益」有關的社會矛盾是煽動仇恨的有效方式。隨後從1843年10月起在法國接觸了當地的工人運動後,精明的馬克思立刻意識到「所謂的無產階級」是他挑撥妒嫉和仇恨的最佳對象,他隨即想出了「哲學領導無產階級革命」的實用共產主義雛形。

恰好此時馬克思正在為自己未完成的書稿《黑格爾法哲學批判》撰寫「導言」,便把上述他的共產主義思想雛形寫在了其中。《〈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最終完稿於1843年12月或1844年1月;1844年2月發表於《德法年鑑》。

學者們普遍認為《〈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的撰寫,標誌著馬克思轉向了共產主義和鼓動無產階級革命。它是馬克思撰寫的第一個共產主義文稿。

用這個文稿完成的時間,加上177年3個月零11天,得到的時間是2021年3月或4月的某日。

用這個文稿發表的時間,加上177年3個月零11天,得到2021年5月的某日。

這樣來看,當前的疫情確實是對著共產黨而來的,叫「中共病毒」其實很恰當。我們可能會在3月到5月間看到惡性疫情的顯著升級。

三、中國和西方的 染疫死亡率差異

諾查丹瑪斯預言《給亨利二世的信中》也給出了瘟疫在西方的死亡率,將超過三分之二:

「此時大瘟疫將出現,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口將死於此次瘟疫。死的人實在太多,以至於無法知道許多房屋和土地的主人是誰,城市道路旁的草(由於無人料理)長到高過膝蓋。」

東方預言普遍提到死於疫情的人佔九成,如:

《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描述了「大瘟疫」的後果:「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

《格庵遺錄》描述:「三年之凶二年之疾,流行瘟疫萬國時,吐瀉之病、喘息之疾,黑死枯血無名天疾,朝生暮死十戶餘一」。

東西方預言寫的都是人類最後的瘟疫劫難,預言中的死亡率卻有明顯的差異,東方(九成)遠大於西方(三分之二)。再加上SARS和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都爆發在中共轄下的土地,毋庸置疑,這疫情真的是對著中共及其追隨者而來的。

有的讀者可能有疑問,說中共搞的封樓封戶、強制送疑似病人進入方艙集中營等措施,在之前好像挺有效啊?疫情好像沒有國外嚴重啊?許多證據都指向中共的疫情數字大量造假,本文就不展開講述了。

另外,要是封樓封戶、戴口罩不出門就能輕鬆控制這場瘟疫,在歷史上東西方先知還會留下這許多關於最後這場瘟疫的預言嗎?而且,預言是警示人們及早應對走過災難的,怎麼不見任何一個先知說起這種避難方法啊?戴口罩等方式在表面上是有些作用,但最終還是要看人心。東西方的諸多預言中告訴人類的避難方法都是:守住善良、守住正義良知,《諸世紀》中更是強調要遠離中共和共產主義/社會主義。

無論中外,在思想中或行為上和中共站在一起的人,以及沒有聲明退出中共各種組織的人,都身處極度危險之中。在隔離措施極端嚴酷的中共統治區內,瘟疫已經愈演愈烈,未來更不樂觀,這是被中共用無神論所迷惑的人們無法理解的。

兩千年前,古羅馬君主尼祿用各種謊言和縱火案抹黑基督教,開始了對基督教的長期迫害,由此而帶來了4次大瘟疫。現今再看到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在中國大陸境內。1999年7月,中共黨魁江澤民用各種謊言抹黑法輪功,包括導演2001年的假自焚來妖魔化法輪功,給迫害法輪功找藉口,一直持續至今。

歷史其實都在重複著,只是地點和表面形式發生了變化。從諾查丹瑪斯的預言可以看出,警示的時間過去了,真正的大瘟疫已在路上。這時還不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還沒有認清中共邪惡的真面目的,還和中共勾肩搭背的,可真的是命懸一線了。

危難中若能真心懺悔,真心念九字真言可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