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兩國近期紛爭不斷。澳政府在加強對中國投資審查、為港人提供庇護之外,日前對中共審判香港47位親民主人士表示關切;中共外交部日前喊話稱要澳洲好好反思。澳中關係在未來會不會更僵化?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和旅美政論家胡平,日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暢談澳中關係,並就中共近期動作與國際社會面臨的挑戰進行了深入解讀。

澳洲近年出於國家安全考慮,加強對中國投資審查,多次否決中共企業赴澳投資項目,並為之設限。澳洲近日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2020年中國對澳直接投資下降61%至7.83億美元,創六年來新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3月1日喊話澳政府採取措施,稱其應為中共掌控的企業「提供公平、開放和非歧視的投資環境」。 

澳政府去年12月還向五名港人批出庇護簽證,授予永久居留權,這是2010年7月以來澳洲首次向到達澳洲的香港護照持有人批出庇護簽證,日前被汪文斌稱為「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

澳政府並未妥協。針對47名香港親民主候選人被控犯「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外長瑪麗斯·佩恩發表聲明表示關切,敦促中共當局尊重香港基本法和國際法所保障的權利和自由。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中國人權」執行董事胡平先生資料照。(施萍/大紀元)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中國人權」執行董事胡平先生資料照。(施萍/大紀元)

對港秋後算賬 加強黨性灌輸 中共厚臉挑戰國際社會

談到中共在兩會前控告審判47名香港親民主候選人的舉動,旅美政論家胡平表示,中共其實一直在緊鑼密鼓地打壓香港,在媒體、教育和街頭運動等多方面已控制得非常緊,但香港還有選舉,是港人表達意願的機會。「每次議會、區議會和立法會的選舉都顯示出大部份港人還是支持民主派、反對港府、反對北京的,證明共產黨在香港搞那套不得人心,這就讓它很丟臉,而它又不能完全取消選舉。」所以中共的算盤是,「一定要想辦法把選舉的規則加以修改,使之沒法或者很難體現出香港真正的民意」。

澳洲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則指:「現在中共秋後算賬,全面懲罰這些民主派領袖,徹底破壞香港司法獨立和現有的民主選舉制度,是徹底跟國際社會撕破臉。」

他認為中共此舉理由很簡單:「西方世界並沒有實質性的制裁行動,你(中共)越了紅線我要懲罰你,它沒有,就是幾句話;而中共因為無恥到沒有底線根本不在乎,它現在沒有實際的損失,所以它就是末日瘋狂,把對港人的打壓進行到底。」

「特別是港人現在因為疫情等各種因素無法組織全民的街頭運動,所以中共鑽這個空檔來走出這野蠻的一步。」他分析道。

除了持續對香港大動干戈,中共百年,其宣傳體系也變成中小學從開學典禮就要接受黨章教育,並在兩會前大肆宣揚「扶貧政績」。

對於習近平這條「快速高壓、黨性加強」的道路,胡平評論說,中共現在「死豬不怕開水燙了」。他表示,中共一直擔心的就是美國採取制裁措施,最主要的就是停止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後來美國做到了這一條,它反而沒有顧忌了。美國對中共、對港府做出的打擊是「一次性的牌,一出來就沒有了」,當然它就會走得更遠。

「原來它投鼠忌器,現在美國、西方紛紛採取了對香港的制裁措施,已經使用了能夠施加的最大懲罰手段,共產黨覺得它做得過份和收斂都已經沒有區別了。」胡平說,「原來它有些事不敢做絕了;但是國際上能夠做的反應也有限,所以它『破罐子破摔』,把它原來一直想做但是沒做到的,通通拿出來了。」

馮崇義亦表示:「中共這個宣傳機器現在已經全部開動起來,製造個人崇拜,因為假大空是它的『標配』。」對於中共做的一些騙人把戲,他主張,國際上的人不理、不看,「現在跟它認真,純粹是受騙上當的結果」。

高度依賴澳洲進口 中共「整澳洲」不可能得逞

中共外交部日前聲稱澳洲政府就香港問題表態是「干涉內政」;從經貿方面,中共則以限制進口來施加經濟制裁。胡平和馮崇義都認為,中共少不了澳洲的很多產品和原材料,想拿澳洲開刀教訓其它民主國家不可能得逞。

胡平表示,中共把澳洲當成樣板,想利用「整澳洲」來教訓其它西方民主國家。「如果這個民主國家太小,共產黨耍那一套意義就不大;如果這個民主國家很大,它也得罪不起。它覺得澳洲不大不小,正好拿你開刀,採取一些經濟制裁的措施。」

胡平認為:「經濟制裁對中國自己有很大的損害,中國對澳洲很多產品的依賴很高。」但他也指,民主國家和專制國家互相經濟制裁,專制國家容易佔上風,「因為民主國家老百姓利益受到損害就不幹了,可能會發聲向政府施壓或投票來表達。而中共政權是專制政權,受損害的是沒有發言權的老百姓,中國社會民間對政府沒有壓力,所以它就不在乎。」

馮崇義則分析,中共對澳洲的態度「政治和經濟兩邊不是很協調」。政治上,中共利用美國白宮換人作為機遇來軟化美、澳兩國對其的強硬態度,也想拆散美澳同盟,由此對澳洲加大打擊力度,特別是在言論上。而經貿方面,對於制裁澳洲的紅酒、龍蝦、煤等,這一兩個月中共在軟化、沒有往上追加,而是讓港口外的煤都進港卸貨,禁運葡萄酒、大麥等其實在放鬆。

他亦強調:「中國對澳洲的一些產品,像鐵礦、天然氣是剛性需求,從別的地方它買不到這樣價廉物美的商品。」而由於澳洲從2017年就已經開始尋求新的市場、尋求多樣化,所以中共能去脅迫澳洲的經濟槓桿越來越弱。

中共攥「民族利益」牌 考驗西方國家抗共勇氣

近期中共引入美國最大的銀行,像似在金融方面擴大改革步伐,馮崇義的解讀是,國家利益、民族利益是中共拿捏在手上的一張牌,只要有利於政權延續、繼續獨裁,就會加以利用。

「中共一直想分化西方陣營,『統戰』是一邊戰一邊統,它一貫的做法是這樣,所以它一直是有代理人在西方,這批人不管中共殺人放火、偷盜,就在商言商、利益第一,打破頭擠進中國市場。」馮崇義舉例說,「那個『中歐全面投資協議』不就是這樣一個目標嗎?」

「現在去中國投資就是給中共輸血。」他坦言,「西方如果是真正把他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當真,就不應該去中國繼續做生意,你還想再去開拓中國市場、大舉進入,很荒謬。如果你堅守原則,你應該制裁它,把原來投資的項目撤出來,而不是現在趁機進去、做相反的行為。」

在他看來,要制裁中共,「現在就看國際社會的政治意志和他們承擔代價的勇氣」。「特別是美國,要對中共進行金融領域的制裁,會承擔蠻大的既得利益上的損失。你有沒有這樣的意志?如果你沒有,它(中共)就一意孤行走下去。」

胡平則表示,現在民主國家必須聯合起來,建立統一戰線對付中共,很多民主國家已有這種意識,但真正聯合起來還不容易,還在進行中,「中共覺得西方國家各有各的算盤和考慮,很難統一,如果西方國家一旦真正聯盟了,那事情就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