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場熙熙攘攘的「反崇洋媚外」改名運動成為了網上熱議的焦點之一。這場運動被注意到是因為諸如陝西、海南、廣東、寧夏、山西、浙江、山東、四川、福建等等多地區近期以來全面開展了針對居民區、大型建築物和道路、街巷等等「不規範」名稱的清理、整治工作,要求對那些「不合適」的名稱必須進行更改。

其中,陝西西安市近日公佈決定稱,根據國家清理整治不規範地名的統一部署和西安市第二次全國地名普查領導小組《關於做好我市清理整治不規範地名工作的通知》(市地普〔2019〕1號)的要求,將從7月份開始實施《西安市建築物命名管理辦法》,規定不得使用怪誕、虛誇、含義不明的詞語命名,杜絕「大、洋、怪、重」等不規範小區、街道等地名。

據報道,「崇洋媚外」、「封建色彩」、「離奇怪誕」等等成為了被要求改名的主要原因。例如:

居民點:紫薇苑歐洲世家小區(崇洋媚外)、御府花園小區(封建色彩)、皇家園林小區(封建色彩)、水晶卡芭拉小區(怪誕離奇)、金業觀湖大第小區(怪異難懂、故弄玄虛)、英皇之都小區(崇洋媚外)、新福興紐約城小區(崇洋媚外)。

建築物:6號大院(怪異難懂,純粹用數字做專名無特定含義)。怎麼看怎麼都覺得這個大院名稱透著一股「五七一工程」的詭異味道。

這場「反崇洋媚外改名」運動已經被很多網友熱情擁護。有網友認為,早該改一改了,有一條臭水溝,就稱「威尼斯小區」;有個小土包,就稱「國會山莊」;有個小水塘,就稱「塞納湖莊園」,搞得老外來到中國都會覺得自己是不是下錯飛機、走錯地方了。

眾多小區改了名字之後,一時間,原來住在「歐美」、「豪華」、「頂級」小區的全國各族人民,一下子「搬」到了「樸實」、「低調」、「接地氣」的鄉鎮居民區,終於算是跟上了「黨中央」前一陣兒再次呼籲「上山下鄉」的步伐。

其實說白了,也就兩個字,那就是:「折騰」。但這一認認真真地「折騰」,就把很多國人的「折騰」勁兒給鉤起來了:要改名就要嚴肅、認真地整改,不僅應該改那些「不合適」小區、街道的名稱,還應該改人名、企業名、黨群組織名……

有很多人的名字也都甚麼的「大、洋、怪、重」,也都很「崇洋媚外」,這些名字也都必須改。比如:江澤民這個名字本身就是直截了當、明目張膽地在「反人類」,要發大水淹廣大人民群眾;名字裏敢寫「民」,無疑是此次改名運動所批判的「誇大」,一個小小常人,也敢在名字裏插個代表萬眾的「民」字?!憑甚麼?!也必須改!

還有「阿里巴巴」公司。這個名字簡直就是此次改名運動要批判的「崇洋媚外」的典型。《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講的是中世紀阿拉伯的故事,出身窮苦、一貧如洗的樵夫阿里巴巴在去砍柴的路上,無意中發現了強盜集團的藏寶地……。

如果非要找一個無意間發現寶藏的民間故事,完全可以在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中尋找此類「英雄人物」嘛!為甚麼非得要找到阿拉伯去呢?

不過,要說到反「崇洋媚外」改名運動,其實首先應該從「共產黨」這個黨名改起。「共產黨」這個名稱原來都是日文的,這完全不符合《西安市建築物命名管理辦法》!

據相關資料引述專家介紹,「共產黨」、「共產主義」以及「社會主義」等詞,都是取自日文。日本學者加籐弘之於1870年在《真政大意》中用日文片假名音譯自西方「socialism」,福地源一郎於1878年6月首次意譯為「社會主義」。

康有為、梁啟超從1901年至1902年譯為「人群之說」,梁啟超從1902年9月在《新民叢報》才首次引入日文「社會主義」一詞。《共產黨宣言》日文版由明治時期學者幸德秋水於1906年據英文版所譯,1920年再由中國著名語言學家陳望道由日文譯成中文……。

而且,除了名稱之外,「中國共產黨」也是「蘇聯共產黨 」一手組建、扶持、指導的組織。此類組織的學名叫「海外勢力二級駐華機構」,這當然得改!這比「阿里巴巴」還要「阿里巴巴」!

共產黨不只是夢想著當個「白手套」後突然得到巨額財富,而是想把所有人的「產」都「共」過來,而且還要為此奮鬥終生……,這簡直就是「明搶黨」!

所以,「共產黨」這個名稱更不符合中央所要求的杜絕「大、洋、怪、重」等不規範名稱的精神了!所以必須要改!現在就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