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科布倫茨地區高等法院(Oberlandesgericht Koblenz)周三(2月24日)裁定,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政府系統地對民眾實施酷刑,一名情報人員因協助實施酷刑,犯下反人類罪,被判處四年半監禁。這是全球第一宗針對敘利亞政府虐民惡行的法律判決。

世界首例 針對敘利亞阿薩德政權作出判決

周三早晨6:30,科布倫茨法院大樓前就排起了長龍,人們講著德語、英語、法語、阿拉伯語,顯然這是一次受到國際監督的審判,這也是世界上第一次有法院針對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的系統性酷刑作出裁決。

被定罪的賈里柏(Eyad al-Gharib)今年44歲,他是敘利亞特工部門的成員。2011年秋,賈里柏在敘利亞的杜馬(Duma)協助逮捕至少30名抗議者,並將他們送往大馬士革(Damascus)的監獄。這些抗議者在監獄裏飽受酷刑和虐待。

2012年,賈里柏逃離特工部門,並於2013年2月逃離敘利亞。賈里柏先後去過土耳其和希臘,於2018年4月25日抵達德國,他在德國申請庇護時並未隱瞞自己的過往。2019年2月,賈里柏在德國被捕。

要給賈里柏定罪,法院首先得裁定阿薩德政權的酷刑制度在法律上是「對平民的系統性攻擊」,也就是《國際刑法》中所稱的「危害人類罪」。最終,德國科布倫茨法院對此作出裁定,法國等其它國家也會密切關注這一判決,目前對敘利亞的類似調查正在進行中。

由於賈里柏主動逃離阿薩德政權,又認罪態度良好,並在審判前的準備過程中自證其罪,所以法院最終決定判處其四年半監禁。賈里柏的辯護人表示還將提出上訴,辯護人給出的理由是,賈里柏是在「可原諒的緊急狀態」下行事,他當時根本無法拒絕命令。而這一理由是否成立,德國聯邦最高法院會給出裁決。

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樂見這項「歷史性判決」,他說這「不只是對敘利亞境內的人,對許多人而言,都具有高度象徵意義上的重要性」。

馬斯推文寫道:「這是第一宗對敘利亞虐待行徑究責的判決,至少實現了一點正義。」

敘利亞人莫克達(Wassim Mukdad)曾在敘利亞監獄遭受過酷刑,身為原告的他說,這項判決是一道「希望之光」。

莫克達在作證時表示:「這只是剛開始而已,總有一天,阿薩德與他的親信、軍方和情報官員都將面臨審判。」

敘利亞前情報人員因協助阿薩德政權實施酷刑,被德國法院判處四年半監禁。圖為被告賈裏柏在法庭上。(THOMAS LOHNES/AFP via Getty Images)
敘利亞前情報人員因協助阿薩德政權實施酷刑,被德國法院判處四年半監禁。圖為被告賈裏柏在法庭上。(THOMAS LOHNES/AFP via Getty Images)

監獄系統性實施酷刑  「凱撒檔案」成為有力證據

阿拉伯之春運動在2011年3月15日席捲敘利亞,至今已過了近10年,在「阿拉伯之春」之後,敘利亞的抗議活動也有所增加。對抗議者使用暴力和武器的命令來自最高層。

特工部門在其中發揮了核心作用,例如臭名昭著的251部門,該部門在大馬士革設有一所監獄。新犯人來的時候,院子裏有一個所謂的「歡迎會」,大規模的毆打。例如,在拘留期間,實施電擊、剝奪睡眠或將雙腕長期吊在天花板上。整個大樓裏都能聽到受刑者的尖叫聲。

整個過程的重要證據是所謂的「凱撒檔案」(Caesar-Files),約2.6萬張照片記錄了至少有6,000人死於酷刑。一名軍事攝影師將它們偷運出敘利亞。

看過酷刑照片後,法官柯爾博(Anne Kerber)說,「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些照片」。法官表示,敘利亞政權「廣泛並系統性地鎮壓」抗議者。

目前還有一名58歲的被告拉斯蘭(Anwar Raslan)在審理中,對他的指控更加嚴重。拉斯蘭曾任敘利亞軍隊上校,他被控直接犯下違反人道罪,包括監督謀殺58人和虐待至少4,000人。預料他的審判過程將持續到年底。

為何德國有權審判來自敘利亞的罪犯?

在德國法院可以審判來自敘利亞的犯罪,這是有原因的。就目前而言,在敘利亞起訴這些罪行是不可能的。在海牙國際刑事法院進行審判也是不可能的,因為敘利亞不是該法院的成員。儘管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可以命令該法院對敘利亞進行調查,但這個可能性被俄羅斯封鎖了。

要對此進行審判,就還剩一種可能性——「國際法原則」,包括德國在內的許多國家都在執行這一原則。這意味著某些罪行,如種族滅絕罪、反人類罪或戰爭罪,即使罪行是在國外犯下的,而且犯罪者和受害者都不是德國人,也可以在德國起訴。

當然,德國的司法機構不能起訴所有在國外的酷刑或戰爭罪。但如果和德國有聯繫,這種可能性就會出現。例如,在科布倫茨的審判中,逃亡的敘利亞酷刑受害者在德國認出了被指控的施刑者。

在這種情況下,有眾多的證人、照片等證據,就會導致像今天這樣的指控和判決。這有力地說明,德國不是此類罪犯的「安全的避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