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剛上小學罪惡的文革就開始了,中了毛奸計的中國人全國上下亂哄哄的你鬥我,我鬥你,造反派們分成極其對立的兩大派,互相鬥起來更是無所不用其極,鬥得天昏地暗,鬥得人困馬乏,經濟癱瘓了,沒吃沒喝了不說,八億人被挑起的仇恨與日俱增,主要集中在對「舊社會」的仇恨上,仇恨「地主老財」,仇恨「國民黨反動派」等等等等,沒有中共仇恨不到的。中共用來挑動群眾仇恨的主要辦法就是「憶苦思甜」會。

我所經歷的「憶苦思甜」會就是,首先,學校把小學生們集中起來,弄到一個大教室或大一點的屋子裏,牆四周掛滿了「收租院」或「半夜雞叫」的漫畫,讓學生彷彿回到了「萬惡的舊社會」,設身處地的感受一下地主「周扒皮」是如何壓搾農民的。

其次,放上哀樂,繼續營造悲慘的氣氛,讓學生一進屋就彷彿回到了缺衣少吃的國民黨統治期。

最後,讓學生們吃粟米麵拌上野菜的糊糊粥,告訴學生們:「你們看舊社會就吃這個,人民吃不飽,穿不暖,還受地主老財剝削和壓迫,你看新中國多好,中國人民當家作主,生活富裕,並且世界上還有三分之二的貧苦人民還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等待我們去解放。」

就這樣學生們就輕易地掉進了中共事先設計好的陷阱,即「憶舊社會的苦,思新社會的甜」。

那麼,真實的情況是甚麼樣呢?記得1977年文革期間,小學二年級的一次「憶苦思甜」會上,經中共洗腦後的同學們都流著淚,抽泣著。

全年級兩個班約100多人,除了兩個部隊子女和兩個單位幹部的子女對「糊糊粥」不屑一顧外,多數同學儘管悲哀,還是急不可耐地端起「粟米麵拌野菜的糊糊粥」,伴著哀樂,一碗接一碗地吃起沒完,狼吞虎嚥的,沒了吃相。

我剛要端起飯碗,想要吃的時候,一隻大手從背後伸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嚇了我一跳。回過神來後一看是爸爸。

「爸,你咋來了?」我忙問。

「沒事,過來看看你。」爸爸無精打采地答道。

「慢慢地吃,啥也別說。」爸爸一字一句地繼續著。

「知道了!」我也警覺起來。

爸爸見我明白了,就一步一回頭地走了。

爸爸走後,我就著哀樂,含著眼淚,吃了一碗「糊糊粥」,儘管很餓,再也吃不進去了,好不容易有一回沒有限量的飽飯就這樣被爸爸「攪和」了……

因為當時恐懼代替了飢餓,我離「現行反革命」只差一步之遙。

現在想起來,要不是爸爸經常「被運動」,「有經驗」,我九歲那年就這樣會輕易地掉進了中共精心設計的火坑裏,已經淪為富農「狗崽子」的我,會像當時我校的校長一樣被帶著紙糊的高帽到處遊街、大會小會地被批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