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5日,58國宣言反對人質外交。發起倡議的加拿大外長馬克·加諾說,任意拘押外國公民作為外交籌碼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其它簽署國還包括美國、日本、英國,澳洲以及歐盟幾乎27個成員國。這是多個國家首次嘗試簽署這方面的共同宣言。

雖然,宣言並沒有指明針對哪些國家——加拿大外長稱,這一聲明不針對任何國家,只是為了向那些拘留外國人的國家以及有可能實施這種做法的國家施加更多的外交壓力;但是,中共黨媒自暴其醜,主動對號入座。13日,即宣言簽署2天之前,《環球時報》引述所謂「匿名專家」的話說,該倡議是針對中共的「挑釁性的蹩腳攻擊」。

事實上,「人質外交」是中共的拿手好戲。例如,2018年加拿大警方應美國政府司法互助要求逮捕在溫哥華轉機的中國華為公司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幾天後中共就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扣押了加拿大人前外交官康明凱和商人斯帕沃。

又如,2020年6月13日,在中澳關係日漸緊張之際(澳洲堅持對武漢肺炎病毒來源進行國際獨立調查),之前被中方拘捕的一名澳籍疑犯被判死刑。普遍認為,中共此舉是在經濟報復之外,對澳洲施以新一輪壓力。

就是美國也受到了中共人質外交的威脅。美國逮捕多名與中共軍方有關聯的中共學者後,中共透過各種渠道發聲,威脅抓美國人報復。為此,2020年9月,美國國務院發佈的旅遊警示中,建議美國公民前往中國前要三思,因為中共「可能拘留它國公民,『作為與外國政府討價還價的籌碼』」。

中共的人質外交,既不道德也不合法,是種流氓做法,是對國際社會的極大危害。因此, 58國宣言反對人質外交,表達了國際社會的共同憤慨,是對中共「戰狼」的一次有力反擊,新增了一個圍剿中共的聯盟。

四大聯盟

其實,中共近來的種種倒行逆施,受到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抗擊中共的國際聯盟,在多條戰線上逐漸形成。例如,中共暴力鎮壓港人反送中運動、強推港版國安法摧毀「一國兩制」、製造「紅色恐怖」,許多國家作出強烈反應,包括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終止與香港的司法互助協定、救助香港難民等等,已形成了一個事實上的國際聯盟。

總體來看,2020年中美新冷戰開打後,圍剿中共成為國際戰略格局演變的主線;雖然美國政府更迭,拜登政府對華政策正在調整之中,這一主線仍未改變,並制約著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調整。

2月12日,「美國之音」刊發了一篇文章——「拜登打造『反制中國(中共)聯盟』不可能?不同領域的『自願聯盟』已現雛形」,可以說是對這一主線的具體闡述。

文章認為,中共正在推行經濟「捆綁」戰術。例如,在美國大選結束兩周後,中共與亞太其它14個國家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11月中旬,習近平表示有興趣加入CPTPP; 12月底,在拜登政府宣誓就職前,中共作出重大讓步,使談了7年的歐盟中國投資協定得以簽署;2021年2月9日,習近平又打破慣例親自主持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視像峰會,會後簽署了一系列投資、貿易諒解備忘錄和協定。這就使美國攜手盟友打造單一全面「反制中國(中共)聯盟」的確很難。

但是,文章引述美國外交政策專家說,拜登政府可以針對不同國家對中國的不同擔憂,建立針對性的聯盟,這樣,美國會得到更多的盟友的支持與合作。而且,這樣不同領域的聯盟已經有基礎,有的甚至已經現出了雛形。具體而言,可以建立四個針對性的聯盟。

其一,建立地緣戰略聯盟,反對中共在印太地區的霸權,目前的「四方安全對話」即是其雛形。未來,「四方安全對話」一方面可以吸納那些中國周邊在領土和海洋上需要制衡北京的國家,如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南韓、菲律賓、越南以及台灣等,另一方面,鑒於英國、法國、德國和加拿大等域外國家也有意願在亞太地區投射力量,未來的安全同盟網絡也可以有他們的參與。

其二,科技聯盟,阻止中共獲得21世紀的創新技術,目前正在討論中。例如,美國智囊「中國戰略組」(China Strategy Group,CSG)1月26日發佈的一份報告建議,強化科技領域情報能力、大力爭奪科技人才、降低供應鏈對中國的依賴等。報告還呼籲建立由美國、日本、德國、法國、英國、加拿大、荷蘭、南韓、芬蘭、瑞典、印度、以色列、澳洲等國組成「科技12國(T-12)」論壇,「共同應對來自中國的科技競爭」。

事實上,中共對中國科技公司的巨額補貼和優惠貸款,廣泛的經濟間諜活動,再加上中共對大量數據的收集和監視,讓越來越多的國家擔憂。美國勸說其它國家禁用和限用華為5G並加入「清潔網絡行動」的部份成功也顯示了這一點。此外,包括美國、德國、法國、歐盟在內的許多歐美國家還收緊了對外國投資風險的審查,主要限制外資,特別是中國,對關鍵領域的併購,防止關鍵領域的技術外流。

其三,治理聯盟,阻止中共重寫世界規則和規範,目前拜登政府的「全球民主峰會」正在安排中。拜登在競選時提出了一項承諾,將仿傚奧巴馬時期的核安全峰會,在他上任後第一年召開「全球民主峰會」。拜登稱,這個峰會的目的是「重振自由世界國家的精神和共同目標。」

文章引述美國政策專家說,民主治理聯盟可以就北京對台灣、澳洲和其它國家所採取的策略交換意見,協調多邊對策,從而提高民主世界對中共政治影響力的抵抗力。同時,該聯盟還可以就如何制裁和懲治北京在新疆、香港和其他地方令人髮指的行為進行協調。更重要的是,民主治理聯盟可以利用集體的力量來抵抗中共對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關鍵國際組織的接管。

其四,經濟聯盟,反對中共的經濟脅迫。去年5月,美國推出了去中國化的「可信賴夥伴」聯盟,將供應鏈轉移到更為友好的國家,藉此改變美國在生產和供應鏈方面過度依賴中國的狀況。雖然,鑒於中國的經濟影響力,這可能是最難建立的領域;但是,由於中共經常使用經濟脅迫的手段,再加上大瘟疫讓很多國家意識到經濟過渡依賴中共所帶來的威脅,越來越多的國家選擇供應鏈多樣化,特別是在包括醫療防護、製藥以及高精尖的軍事裝備等戰略物資供應方面擺脫中國。

結語

由於中共的倒行逆施,圍剿中共的國際聯盟已經有了一定基礎。目前,中共「戰狼」姿態不改,某些方面甚至變本加厲,例如在香港和新疆的所作所為,對台軍事威脅升級,在南海越來越咄咄逼人,疫情隱瞞以及對國際調查暗中抵制等等,使針對中共的國際聯盟不可避免地快速演進了。中共這真是自己「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