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為甚麼演變到今天這個地步?這幾天媒體上出現了三種「誤判說」。本文略作評析。

其一 「美國誤判說」

7月9日,中共在釣魚台國賓館高調舉行「基辛格秘密訪華50周年」紀念活動,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通過影片與會,稱現在需要「尼克遜訪華時刻」,王岐山則在致詞時把美中緊張的局勢全歸咎於美方,「美方以競爭為名,把中國打造成假想敵,刻意營造猜忌對立、勝敗對決的氣氛,可能導致戰略誤導、誘發戰略誤判。」

同日,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接受採訪時表示:美國衰落的不是實力(美國仍是全球位居第一的大國、強國,在相當長時間內都難以被超越)而是霸權,以及思想;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通過50年的接觸與合作,為世界辦成了許多大事,把中美關係搞糟了、搞砸了,讓世界上兩個主要大國發生對抗衝突,恰恰是最大的政治不正確。

王、樂上述言論,如果要用中國成語來評判的話,那就是八個字:強詞奪理,倒打一耙。第一,固然,美國面臨的最大挑戰不在外國而在美國自身,這也是美國主流觀點;但是,中共已經構成了對美國的最大外部挑戰,並且通過長期滲透,在一定程度上融入了美國,中共(共產主義)因素成為了美國重整的最大障礙,其危險性大大超過了昔日蘇聯(蘇聯一直被美國隔離在外)。

第二,隨著日益「地球村化」,各國合作領域當然是在擴大,尤其在大國之間、中美之間;但是,合作應是普世價值觀、共同價值觀為前提的,否則合作的結果必然是有一方被損害,「基辛格秘密訪華50周年」的歷史早就雄辯地證明了美國的養虎遺患。這也是美國對華政策歷史性轉折的原因所在。

第三,1971年「基辛格秘密訪華」是美國對華政策的大敗招。中共1949年建政至1971年,「運動」不止,1971年林彪事件已經宣告了毛澤東思想和文革的破產,中蘇兵戎相見,國家瀕臨崩潰,一方面當時尼克遜政府嚴重誤判中共政權,另一方面中共通過在美戰略特務金無怠獲悉了美當局的思路和底牌,遂以「乒乓外交」起步(所謂「小球推動大球」),請美國入甕。迄今,美方對此仍不深查,美國非牟利性機構「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CUSCR)仍與有中共官方色彩的中國人民外交學會(CPIFA)合作舉辦「紀念基辛格秘密訪華50周年」的紀念活動,令人感嘆。

第二種 「妖魔化中國(中共)說」

7月1日,美國《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雙月刊網站刊登新加坡前資深外交官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的題為「美國會輸給中國嗎?」的文章。該文首先認為美國不「知彼」,對華誤解深入潛意識,否認拜登政府的國家情報總監埃夫麗爾·海恩斯所說:「中國對我們的安全、我們的繁榮以及我們在一系列問題上的價值觀構成挑戰。」其次,輸贏關鍵在於國內治理,而重振美國經濟的最好方式是和世界上其它經濟強勁的國家合作,特別是中國(中共);再次中國(中共)越來越受它國尊重。

筆者以為,該文選擇性使用事實證據,觀點似是而非。第一,該文認為美國對中共有「兩項重大誤解」:一是因為中國是由共產黨統治的,所以它肯定會像蘇聯那樣致力於證明共產主義優於所謂的「西方民主」;二是當中國(中共)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頭號經濟強國時,它會像美國一樣尋求普及和輸出中國(中共)「模式」,就像美國輸出美國「模式」那樣。這所謂的「兩項重大誤解」,筆者以為,恰恰是美國對與中共打交道的歷史性總結,是「正解」。(可參見筆者《美國誤判中共八十年》一文 )

第二,該文說「只要中國(中共)照顧好本國人民,不破壞世界秩序,世界其它國家就能與中國(中共)和睦相處。」這是正確的。但是,中共對內工業化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及其他人員器官,在新疆大規模侵犯人權,在香港推翻「五十年不變」承諾、摧毀「一國兩制」、大肆鎮壓民主人士,國家政權被用來製造謊言······這能被稱為「照顧好本國人民」?對台軍事威脅一再加碼,台海被稱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南海軍事化,挑戰地區安全和全球戰略穩定;動輒對澳洲經濟脅迫,對加拿大搞「人質外交」;「一帶一路」輸出腐敗、數碼監控體制、「債務陷阱」······這能說是「不破壞世界秩序」嗎?在這樣的基礎上,世界其它國家能與中共和睦相處嗎?

馬凱碩是新加坡前常駐聯合國代表、原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院長,可惜在對中共的認識上存在重大誤區,將「中共」與「中國」混淆在一起。中國有幾千年歷史的文明,但中共恰恰是中國傳統文明的摧毀者,「文化大革命」的浩劫誰敢否認?從中國的歷史文明來推導中共的國際戰略,實在是糊塗。

事實上,馬凱碩應該知道如下三個歷史事實:第一,新加坡建國後,李光耀曾以「反共者」著稱;第二,中共建政後的某些政策導致東南亞「大排華」;第三,在東盟十國裏,新加坡是最後一個與中共建交(1990年10月3日)。為甚麼會這樣?馬凱碩難道不知道原因嗎?(當然,新加坡當局後來與中共走近,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第三種 「中共誤判『美國衰落』論」

7月初,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題為「北京對美國衰落的敘述如何導致戰略過度自信」報告指出: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北京評估美國國力及國際影響力正在持續惡化,西方世界衰落;這導致中共「東昇西降」的錯覺,從而做出戰略誤判,趨於對抗和主動出擊的「戰狼外交」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

該報告的作者認為,「美國衰落」正成為中共單一敘事。他們以及一些學者還認為,在中共現實政治中,難以修正激進路線,將會導致更嚴重的戰略失誤。

筆者認為上述觀點是有道理的。事實上,1989「六四」後,西方制裁中共,但很快就被中共各個擊破了。由此,中共對西方就打心眼裏瞧不起了,以為西方國家口頭說一套,實際做一套,用錢就可以使之就範的。而2000年金融危機和2020年的大瘟疫,更被中共認為是「彎道超車」的兩大歷史性機遇。自2008年起,歌頌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及唱衰美國金融實力和民主治理能力的中文文章激增。尤其是在過去一年裏,中共智囊團大肆宣揚美國國民深陷疫情泥沼、驢像惡鬥、社會動盪來佐證「美國的民主及政治體系已經停止運作」,「隨著美國實力減弱,它所提倡的價值觀也將減弱」,「東方在崛起,西方在衰落」。

的確,西方的綏靖政策讓中共大佔便宜,經濟暴長,2010年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但是,綏靖政策不僅使西方掉進溝裏,中共也掉了進來,以為這樣的日子可以長久下去,直到中共成功將西方反噬。中共沒有想到的是,自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美國和西方開始覺醒了,正一步一步走出綏靖政策這個坑。CSIS報告提出的「中共誤判『美國衰落』論」,正是這種覺醒的一種表現。

現在,中共的國際環境已經逆轉了,可中共還抱著春秋大夢不放。在抗擊中共已成為國際潮流的現實面前,中共的夢必然破滅。不過,中共不僅「不撞南牆不回頭」,而且因為其意識形態的僵硬和體制的腐爛,即使「撞了南牆」也難「回頭」,它所做的一切都只能算是「末路狂奔」。#

-----------------------

【坦白如初 公義永存】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