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1日,拜登與習近平通話後,顯然共識很少,中共黨媒也很難宣傳,新華社只好不斷變換題目,把通話的新聞稿連放了3天,不斷稱「積極信號」。2月14日,中共高層還是忍不住了,授意《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應當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鐘聲)》,稱「雙方理當行動起來」。

以「鐘聲」署名的評論文章,通常都是《人民日報》接到最高層指示後做的文章。中共高層明明知道,所謂首腦通話釋放的「積極信號」不過是騙人的,中美關係緩和的進展太慢,雙方的通話彰顯了嚴重分歧。

《人民日報》呼籲「雙方理當行動起來」,這是中共對內動員的標準式黨文化用詞,情急之下也用在了中美關係上。中共這邊早就「行動起來」了,但中共高層似乎動員不了美國新政府。拜登還在戰略耐心中,暫時沒打算「行動起來」。何況中共封殺BBC再次挑釁英國和歐洲,聯歐抗美暫時又沒戲了。

《人民日報》的文章稱,「過去半個多世紀,國際關係中一個最重要的事件就是中美關係恢復和發展。」這句話總算把中共高層的心裏話說出來了。中美關係的走向確實對中共政權太重要了,直接關乎中共政權的存亡,直接關係到中共高層在黨內的地位和威望,或者說,中美關係的好壞與中共內鬥的激烈程度密切相關。儘快改善中美關係,是中共高層試圖走出內外困局的關鍵,不可能不急。

文章重複習近平的話說,「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仍然在試圖說服美國新政府儘快讓步。文章也把「中美關係遭遇兩國建交以來前所未有的嚴重困難」的責任,再次推給了特朗普政府,期待美國新政府「儘快找到推動雙邊關係走出困境、重回正軌的切實路徑」。

文章呼籲「行動起來」,實質在要求拜登政府按中共的要求「行動起來」。文章稱,「需要指出的是,中方致力於同美方發展合作關係,但這種合作,必然是有原則的合作。台灣、涉港、涉疆等問題是中國內政」,美方應該「慎重行事」。

雙方在此問題上對立嚴重,中共高層再次強硬表態,要求拜登政府讓步。但若美國不讓步,中共又「如何處理分歧」呢?中共黨媒沒敢提及更多的分歧,只是繼續希望「重新建立各種對話機制」。

中共高層很希望中美之間的溝通儘快熱絡起來,即使沒甚麼真正的成果,也可以用來大力宣傳,或者能在內部極大緩解中共高層的壓力。但目前的實際情況卻相反。

文章還屢次稱「避免誤解誤判」,當然也在說美國新政府出現了「誤解誤判」,並呼籲拜登政府作出「正確的政治決斷」,「多考慮合作,不蓄意對抗」。

中共再次焦急地喊話,仍然在要求拜登儘快讓步,並繼續拉高籌碼,要求美國接受平起平坐,稱「作為世界前兩大經濟體和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美兩國在應對各類全球性問題上也存在廣闊合作空間」。

拜登從特朗普的脫鉤政策後退,實際已經有所放軟、讓步,也不出意外地導致了中共的步步緊逼。正在更大誤判中的又是中共高層,拜登當然也免除不了責任。拜登最大的實質性讓步,是迴避了對中共隱瞞疫情的追責,中共高層卻並不領情,不但繼續阻止病毒來源調查,還不斷甩鍋美國,試圖把美國逼到牆角。

拜登可能以為暫時的低調和忍耐,能逐漸化解難題。他稱「對北京的脅迫性和不公平的經濟行為、鎮壓香港(的民主行為)、在新疆的侵犯人權行為,以及包括對台灣在內(印太地區)的日益強硬的行動表示根本上的關切」,但他的認識還遠不夠徹底。

拜登還對習近平說,優先事項是「保護美國人民的安全、繁榮、健康和生活方式,維護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中共恰恰在不斷挑釁拜登的「優先事項」和「根本關切」,拜登在忍耐中還要再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