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1日,中共黨媒新華網發表文章《別了,特朗普》,被排在了新聞熱榜第一位,這篇只有一個自然段的文章再次稱,「特朗普卸任……4年來,世人沒有看到美國的『再次偉大』……『燈塔』正在坍塌,『山巔』神話正在破滅」。

拜登剛剛就職,中共黨媒馬上就稱美國「正在坍塌」,中共外交部同時宣佈制裁特朗普團隊官員,並公開向拜登喊話「排雷」。中共高層已經屢次授意向拜登喊話,但始終沒有得到期望中的回應,因此動作不斷。迫不及待的背後,實際透露了目前的中美關係在中共高層心中壓下了巨石,中共本期望拜登能幫助「排雷」,但卻更多採用了對抗的方式,結局恐再次事與願違。

中共黨媒文章似有不詳預兆

新華社以《別了,特朗普》為題發表文章,是模仿1949毛澤東的文章題目《別了,司徒雷登》。不知現在的新華社是否想過,當年的新華社發表毛的文章,標誌著中共正式對美國關上了外交的大門,選擇一面倒向前蘇聯。第二年的1950年,中共就出兵北韓,替前蘇聯與美國(包括聯合國軍)打了一場傷亡慘烈的代理人戰爭。

如今,新華社模仿同樣手法發表文章,是準備與美國斷交、甚至準備開戰嗎?

美國駐華大使去年10月已經離任,至今沒有接替者,中共向拜登喊話,應該急於恢復中美關係,即使不能回到奧巴馬時代的老路,最起碼也期望停止脫鉤進程,包括取消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制裁,甚至取消對中國商品的高關稅。

中共黨媒文章的方式,似乎不像試圖恢復中美關係,更像要趁火打劫。中共黨媒稱「沒有看到美國的『再次偉大』……『燈塔』正在坍塌」,假如美國真的衰落了,中共又何必如此在意中美關係呢?

從中共外交部的公開喊話看,恰恰相反,中共高層十分在意美國的態度,卻遲遲得不到拜登的公開回應。因此,中共高層試圖軟硬兼施,迫使拜登就範。

中共外交部公開要求拜登「排雷」

去年11月,自從拜登宣佈當選後,就開始了組建團隊的過程,並不斷與世界各國領導人開始溝通,但目前為止,沒有看到拜登與習近平之間的溝通,否則中共黨媒早就大書特書,中共高層早就用來在黨媒樹碑立傳了。

從2020年3月底,特朗普就切斷了與習近平的通話渠道。中共深度參與美國大選舞弊,就是要搞掉特朗普,當然期望拜登能反轉特朗普的脫鉤政策,但中共卻始終沒有得到拜登的回應,自然焦慮萬分。

1月21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稱,「拜登總統在就職演說中多次強調『團結』這個詞,這也恰恰是當前中美關係所需要的」。

華春瑩描述中美關係,竟然使用了黨文化用詞「團結」,難道把拜登也當作了「同志」?不過,華春瑩的期待確實很多,她還稱,「過去幾年,特朗普政府特別是蓬佩奧在中美關係中埋了太多的雷,需要排除;燒了太多的橋,需要重建;毀了太多的路,需要修復」。

華春瑩的這段話,很快就刊登在新華網首頁醒目位置,這實際是中共高層授意的話。看起來,特朗普政府的脫鉤政策確實令中共高層極度難受,實際導致中共政權不得不面對生存問題。

中共情急之下,宣佈對蓬佩奧等28名特朗普政府官員制裁,這篇文章被排列在新華網新聞熱榜第二位。1月21日的記者會上,彭博社記者問:美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稱,中國對特朗普政府官員的制裁是徒勞無益的,拜登總統期待與兩黨領導人合作,使美國在競爭中超越中國。外交部對此有何評論?

華春瑩稱,「希望美國新一屆政府……秉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推動中美關係重回健康穩定發展的軌道」。

中共對拜登不斷喊話的同時,終於露出了真面目,之前所說的「不衝突不對抗」,完全是說給美國聽的,是要求美國「不衝突不對抗」,否則中共就宣佈制裁。中共一面要求拜登「排雷」,一面卻在自己埋雷。

中共得到的回應並非所願

1月21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路透社記者問:美方是否邀請了中國駐美大使參加美國總統拜登的就職典禮?台「駐美代表」出席了就職典禮,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華春瑩稱,「駐美使館收到了出席拜登總統就職典禮的邀請。中方已向拜登總統表示祝賀」,之後再度重複台灣問題的一貫說法。

這一問一答中,透露了並未引起注意的信息,即中共駐美使館雖然得到了邀請,很可能沒有參加拜登的就職典禮。出席此類活動的,應該是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但目前沒有任何相關信息,反倒是台灣駐美代表公佈了參加典禮的圖片和信息。估計中共高層為表達不滿,沒有讓崔天凱出席拜登的典禮,也可能派出了較低級別人員參加。

彭博社記者問是否計劃派代表團訪美與拜登政府接觸?華春瑩僅稱「目前沒有這方面的消息」。

若中共選擇不參加拜登就職典禮,或降格參加人員,等於主動放棄了難得的接觸機會,不但嚴重違背外交禮儀,而且火藥味很濃。此外,各國領導人在拜登就職之際紛紛祝賀,習近平卻毫無動靜,再次舉止反常,實際表明中共高層對拜登缺乏回應嚴重不滿。

拜登提名的幾位重要內閣成員剛剛在參議院參加聽證,都依次被問到對華政策,答案也應該令中共十分惱火。

國務卿提名人布林肯(Antony Blinken)認為,中共是美國的最大挑戰,習近平放棄了「韜光養晦」,意圖成為「世界強權,並且將這種模式推行給其它國家與人民」,但美國「可以戰勝中國(中共)」(US Can 『Outcompete』 China),並稱「對台承諾是我們非常堅定信守的事」。他還直言不諱地表示,中共誤導了疫情信息,也認為中共迫害新疆人權的行為是種族滅絕。

國防部長提名人勞埃德‧奧斯汀(Lloyd Austin)稱,「我認為中國(中共)是我們未來最重大的挑戰」,並表示美國將繼續盡一切努力確保中共當局不會做出入侵台灣的決定,「確保履行我們的承諾」。

情報總監(DNI)提名人海恩斯(Avril Haines)說,「我們應該提供必要的情報,支持兩黨戰勝中國(中共)的長期努力」,「我們對中國(中共)的態度必須演化,並從根本上滿足當今我們看到的特別自信和侵略性中國(中共)的現實」,「從某種意義上說,我確實支持採取積極態度來應對我們面臨的挑戰」。她的提名已經被首先確認。

新任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說,中國是「我們最重要的戰略競爭對手」(our most important strategic competitor),中共一直在用一系列重商主義政策「削弱美國公司」,包括非法補貼國營企業、向外國市場傾銷廉價產品、竊取知識產權以及對美國商品設置貿易壁壘,「我們準備使用全套工具」,打擊中共「濫用不公平和非法的操作」。

中共宣佈制裁蓬佩奧等官員後,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發言人艾米莉‧霍恩(Emily Horne)聲明說,「(中共)在就職典禮時實施這些制裁,似乎是為了造成美國黨派分裂」,「兩黨美國人都應批評這種徒勞無功、可笑的舉動。拜登總統期待與兩黨領導人合作,使美國在競爭中超越中國。」

這些人的表態,當然並非中共所願。中共高層近期動作頻頻,包括不斷備戰軍演、與北韓和伊朗唱雙簧等,看起來再次弄巧成拙。

中共高層最新對拜登的一系列軟硬兼施,應該仍然急切地盼望拜登本人作出回應。在拜登團隊正式上任前,拜登很可能不會很快對中共做出實質的回應,拜登團隊最終可能採取甚麼樣的對華政策,或可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