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的弟弟、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趙樂秦,其所擔任的桂林市委書記一職被免。趙樂秦之前的兩名桂林市委書記都因貪腐落馬,趙樂秦舊部的貪腐醜聞也被大陸媒體熱炒。

多年來,趙樂秦一直因為背靠趙樂際這顆「大樹」而得到提拔重用,官至副部級。趙樂秦突然被免桂林市委書記,引發媒體對趙樂際仕途的關注。其實,趙樂際也不是一隻好鳥,至少背負六大案。

一、秦嶺違建別墅案

從2014年至2018年,就拆除秦嶺違建別墅,習近平5年作了6次批示。習的前5次批示,都被中共陝西省委軟頂硬抗,糊弄過去了。

2018年7月,習作了第6次批示:「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並派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擔任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親自到陝西省現場督戰。直到這時,陝西省委才真正動起來,共清查出違建別墅1,194棟,拆除1,185棟,沒收9棟。

港媒《明報》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的話說,習得知秦嶺存在大量違建別墅後,立即批示促拆。但是,陝西當地官員都知道,秦嶺大部份別墅是趙樂際2007至2012年主政陝西期間修建的;他們夾在習與趙之間,左右為難,只好選擇長期不作為。直到2018年7月,習下了死決心,才最終解決這個問題。

秦嶺自古以來被稱為「龍脈」。中國古人認為,龍脈與皇位有直接關係。保護好龍脈,可以保證皇位穩固;毀壞龍脈,可能毀掉皇位。圍繞秦嶺違建別墅案的鬥爭,實際上是「護龍脈」與「毀龍脈」之爭。

習近平無論如何也要「護龍脈」,但是,有人存心「毀龍脈」,於是,雙方開展了一場持續5年的拉鋸戰。

二、陝西千億礦權案

「陝西千億礦權案」因為2018年12月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舉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知法犯法」而為全世界知曉。

此前,陝西省橫山縣的一片不毛之地下,發現了一個儲量近20億噸的大煤田。當時,市場估值高達3,800億元。得知此消息後,美女港商劉娟上下活動,在陝西省委省政府高官的支持下,獲得了原本屬於凱奇萊公司的採礦權。之後,劉娟將採礦權轉手倒賣給香港秦皇集團有限公司,空手套白狼,獲利高達21億元人民幣。

當時,趙樂際任陝西省委書記,在最高法院的有關案卷中,有趙樂際的親筆批示。也就是說,趙樂際是導致國有資產嚴重流失的「陝西千億礦權案」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三、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案

王林清是法學博士,雙料「博士後」——金融學博士後和經濟學博士後;曾被中國法學會社會法學研究會推薦為第七屆「全國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候選人,獲第二屆「首都十大傑出青年法學家」提名;被抓捕前,任最高法院法官。

從2018年12月26日起,王林清通過原央視主持人崔永元在網上發文、發影片,揭露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對「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被偷,負有重大領導和法律責任。

2019年1月8日,由中央政法委牽頭,中紀委、監察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對王林清舉報的問題進行調查。2019年2月22日,調查結果出爐。當天,王林清到央視「認罪」。王林清承認,他自己偷了「陝西千億礦權案」的案卷,然後,自己向最高法院領導報告卷宗被偷了;然後,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長時間不查不辦;然後,王林清通過崔永元在網上公開舉報,希望引起領導重視,讓領導查辦;然後,領導把他給查辦了。

去年10月16日,北京律師張磊在微信上發佈了一個驚人消息:他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見到了王林清,王林清聲稱自己無罪。

中共「認定」王林清偷卷宗,被認為是現代版的「指鹿為馬」。有人因此造了一個新成語叫「林清失卷」。

王林清之所以被陷害,關鍵原因在於: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涉「陝西千億礦權案」。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涉「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與趙樂際、周強是一夥的,他們都是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江澤民利益集團」的成員。

為了保趙樂際、周強,王林清成了他們的「替罪羊」。

四、趙正永等嚴重貪腐案

趙樂際當陝西省委書記時,趙正永任省委副書記兼省長。趙樂際調到北京後,趙正永接任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因受賄7.17億元,被判死緩。趙樂際當陝西省委書記時,魏民洲任陝西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魏民洲因受賄一億九千多萬元,被判無期徒刑。

趙樂際當青海省委書記時,他的前任是蘇榮。蘇因受賄一億一千萬餘元,另有八千萬餘元的財產不能說明來源,被判無期徒刑。趙當青海省委副書記兼省長時,省委書記是白恩培。白因受賄2.46億元,另有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具體多少億,中共不敢對外公佈),被判死緩。

趙樂際當省委書記時,他的前任或後任都是巨貪,趙就不是嚴重腐敗分子?

五、青海非法採礦案

去年8月4日,《經濟參考報》一篇名為《青海「隱形首富」:祁連山非法採煤獲利百億至今未停》的文章稱,「木里礦區非法採煤」事件發酵一個月後,2020年1月,青海省副省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書記、柴達木循環經濟試驗區黨工委書記文國棟,「與不法私營企業主搞利益交換,充當非法採煤的保護傘」,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公開資料顯示,文國棟在趙樂際、強衛、駱惠寧、王建軍主政青海期間均獲提拔;其仕途陞遷的關鍵節點,相繼發生在趙樂際主政青海省及擔任中央組織部長期間。

青海省「隱形首富」馬少偉,是興青工貿工程集團公司董事長,2005年介入木里礦區,2006年後半年開始,非法採煤14年,二千五百多萬噸,獲利150億元左右。

趙樂際2003年8月至2007年3月主政青海。從時間上看,馬少偉的非法採煤問題是從趙樂際任青海省委書記時開始的。

六、主導迫害法輪功案

據明慧網報道,去年5月,趙樂際到一個城市調研時,對反腐敗工作不上心,對迫害法輪功特積極,聲稱:為迎接中共建黨100周年,要把迫害法輪功的工作抓緊、抓實、抓出成效來;6月,趙樂際派他的秘書到湖南,專門聽取湖南省政法委關於法輪功的工作匯報,並到有關地市座談,督促當地加緊迫害法輪功。

之後,針對法輪功,各地政法委搞起所謂「清零行動」;有的地方懸賞10萬元,鼓勵「人人參與」舉報法輪功等。據明慧網初步統計,2020年,全國622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88人被迫害致死。

去年8月11日,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佈公告,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迫害法輪功進行追查。

趙樂際最終不會有好下場

趙樂際是江澤民當政時期,曾慶紅當中央組織部長時,2000年1月,被提拔重用為青海省省長的,是江、曾提拔重用的當時中共最年輕的省長。趙樂際是曾慶紅當主管中組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江澤民當中央軍委主席時,2003年8月,被提拔重用為青海省委書記的,是江、曾提拔重用的當時中共最年輕的省委書記。

2007年3月,曾慶紅任主管中組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時,趙樂際調任陝西省委書記。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趙樂際成為中共政治局委員,不久成為中組部部長。

有人以為是習近平提拔重用趙樂際。我認為,真正提拔重用趙樂際的,仍是江、曾。

習在中共十八大上才成為中共黨魁。十八大前,習最重要的目標是能順利成為中共黨魁,行事上非常低調,不可能公然頂撞中共元老。當時,中共有一個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深層政府」或「影子政府」或「北京沼澤」。雖然2012年2月6日發生了原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叛逃到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事件,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抓捕,江、曾勢力受到一些挫折,但在十八大人事安排上,江、曾仍有重要影響力,對中組部長、公安部長這樣關鍵的職位,江、曾是必爭的,比如,當時的公安部長郭聲琨,就是曾慶紅的親信。

趙樂際出任中組部長,很可能是江、曾背後操縱的結果。由於習是陝西人,趙也是陝西人;趙還是時任陝西省委書記。當江、曾提出趙出任中組部長時,習沒有理由反對。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前,習自以為從江、曾手中將最高權力奪到手了,與江、曾達成妥協。當時,江、曾對王岐山任中紀委書記恨之入骨,動員國內外一切力量,硬把王岐山「拱」下來了,中共十九大上,王岐山沒能連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

長期以來,江、曾最大的心病是擔心有人清算其迫害法輪功的滔天大罪。因此,他們總想安排一個積極追隨他們迫害法輪功的人當接班人。他們中意的第一個接班人薄熙來,2012年3月被抓捕;第二個接班人,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2017年7月被抓捕;中共十九大上,趙樂際成了最年輕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表面看,他是得到習認可的人;實際上,他很可能是江、曾安排的第三個接班人。

2020年,中國不僅遭遇了大瘟疫,還遭遇了大水災等一系列天災人禍。大災大難之年,趙樂際不顧百姓死活,一次親自出馬,一次派秘書出馬,直接佈置對法輪功的迫害,衝到了迫害法輪功的第一線。趙作為江、曾親信的醜惡嘴臉已充份暴露。

據明慧網近日報道,河北省衡水市深州市82歲的退休教師李登臣,2021年元旦前後再次被綁架,並被非法判刑10年。一個82歲的老人,沒有任何違法犯罪事實,僅因為信仰「真、善、忍」,竟被枉判10年徒刑!這是趙樂際主導政法委迫害法輪功的最近的一個典型個案。這是人幹的事嗎?

從趙樂際涉上述六大案來看,趙樂際很可能是一個嚴重腐敗分子,是江、曾安放在習身邊的一個「炸彈」。趙現在仍在「玩火」。但遲早,趙樂際將「玩火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