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最新統計,近期,國民警衛隊進駐DC,至少花費美國納稅人5千萬美元。圖為1月28日,國民警衛隊士兵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會大廈附近執勤。(Getty Images)
據最新統計,近期,國民警衛隊進駐DC,至少花費美國納稅人5千萬美元。圖為1月28日,國民警衛隊士兵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會大廈附近執勤。(Getty Images)

DC駐軍花費五千萬 美國銀行配合查「暴徒」

上個月進駐DC的國民警衛隊一共超過2萬6千人,來保護拜登的所謂交接。目前,至少還有五千多人會留守到三月中旬。至於為什麼要留守那麼久,官方至今也不能給出一個信服的答覆,大概就是說在特朗普彈劾案期間,需要有人繼續保衛首都的安全。根據一項最新統計,這至少花費美國納稅人5,000萬美元,這是美國軍方2月4日透露的數據。這筆錢如果用到防疫上,也能解決很多問題。

而在這個期間,服務6,000千萬客戶的美國銀行也在2月4日爆出醜聞,被指協助政府提供用戶信息,這是福克斯新聞的主持人塔克‧卡爾森在節目中透露的。

「美國銀行」分享用戶個人信息的標準是:1月5日到6日期間,在DC使用了美國銀行信用卡或借記卡的用戶;1月7日到20日前,經由美國銀行戶頭,購買了武器,同時在此期間疑似去過DC的用戶。政府情報部門蒐集這些信息,主要是想調查,哪些人參與了1月6日的國會山事件,及之後是否有類似在DC活動的傾向。這種調查,在美國是比較令人反感的。

而這一切的一切,為什麼發生,究其根源,還是在2020年大選中出現的問題。

近日,《時代》雜誌大膽揭露,去年美國大選幕後的多方勾結等祕密。圖為《時代》雜誌2020年12月14日一期的封面,表示2020年是最糟糕的一年。(wikipedia)
近日,《時代》雜誌大膽揭露,去年美國大選幕後的多方勾結等祕密。圖為《時代》雜誌2020年12月14日一期的封面,表示2020年是最糟糕的一年。(wikipedia)

《時代》雜誌披露 白宮易主真相及「總策劃」

2月4日,美國《時代》雜誌刊登文章,竟然公開揭示了左派精英、政治家還有商界的大佬,在大選幕後的勾結。

這篇6,500個單詞的文章作者叫Molly Ball。他說,在2020年大選期間,這場在背地裏的合作,觸及到了選舉的方方面面,而這些行動,大多由左派人士執行,而這場「影子行動」,也成功施壓社交媒體,對所謂有關大選的錯誤訊息採取強硬立場,並且使用了類似大數據的策略來打擊相應訊息。並且作者還總結到:這場選舉是一場「顏色革命」。

作者透露,一些2020大選祕密歷史的「參與者」,希望這些事情被說出來,儘管這聽起來像一場偏執狂的大夢,但事情是這樣的:一個擁有雄厚資金支持的精英人士群體,遍佈社會各個行業和意識形態領域,共同在幕後影響社會觀念,改變規則和法律,引導媒體並控制信息流動。

作者甚至明確指出,美國最強大的工會組織「美國勞工聯合會和產業工會聯合會」,簡稱「勞聯產聯」的政治總監麥克波德霍澤,是整場「影子行動」的「構建者」,首要目的是徹底、永久地改變美國的大選基礎,同時,有像扎克伯格這樣的巨商富賈出資贊助,扎克伯格至少利用他和妻子的「陳和扎克伯格基金會」,捐出了3億美元。

另外,2020年5月,觸發全美BLM抗議的弗洛伊德之死,也被波德霍澤利用,變成了一場政治運動。

最終,「美國商會」的執行副總裁布萊德利,也跟「美國勞聯產聯」的政治總監波德霍澤聯手,公開的目標說是要促成一場「公平的選舉」,說了一大堆,這篇《時代》雜誌文章最後辯解說,他們的合作及整場影子行動,並不是阻止特朗普獲勝,是為了一場「公平的選舉」,但是文章中的一句話,卻讓這種辯解立刻變得蒼白無力。

文章說:11月3日晚11時,特朗普在大選中領先,在一場Zoom遠程會議上,勞聯產聯的政治總監波德霍澤加入會議,試圖安撫他的同事們。

《時代》雜誌文章寫到:波德霍澤向與會者展示了一份數據,讓他們相信,勝利在他的手上,並且,他並不認為,特朗普像他們一樣,有大選夜的「備份計劃」。

美國媒體《國家脈動》總結說,這篇《時代》雜誌報道,其實是把整場陰謀公佈於眾了,大公司、大活動團體、大工會、大媒體聯合在一起,針對特朗普,並且嚴格控制媒體廣播信號和社交媒體的消息傳遞。

寫到這裏,其實我自己也是非常震驚。《時代》雜誌等於是把這場大選真相的一個蓋子給揭開了,甚至直接點到了幕後總設計師的名字,以及大選夜當晚,發生在影子運動最頂尖部位的對話細節。

美軍暫停60天職責 發起專項「整風」

對於華人朋友來說,最關心的還是中美關係的走向。在2月4日拜登的首場外交演說後,「六四」學運領袖之一的王丹,在面書上發文說,拜登的對華政策,把中共定位是「競爭者」,而不是「威脅」,這是重新回到了「綏靖主義」。他認為,與特朗普時代的全面對抗可能會不同,拜登治下的美國,可能要跟中共主要以「談判」和「對話」來互動。也有網友跟貼說:綏靖只會加大中共危害世界的力度。

而目前,拜登政府內部卻在對美國維護世界安全的核心力量——美國軍隊,「刀刃向內」,進行一場「整風運動」。根據美國軍報的報道,拜登的國防部長奧斯汀2月3日宣佈,美軍會在接下來60天內,全部脫離日常實際職責,來討論軍中存在的「極端主義」問題和「極端主義意識形態」,例如所謂「白人至上主義」,60天吶!這對國際安全來說是有威脅的。奧斯汀還說,軍中的極端份子數目可能不多,但是可能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少。

截至目前,他還沒有說,美軍各個軍種要針對發現的所謂極端份子如何處置,以及這場內部整頓具體要如何進行。

但是根據1月份FBI對DC國民警衛隊的背景調查,12個人因為跟所謂極端右翼有連繫,而被遣出DC的職守。

這種事情對中國人來講很熟悉。中共在延安時期的整風,到目前正在進行的、對公檢法系統的內部肅清,已經無數次針對意識形態不同的人進行清理。這種類似的事情以不同面貌出現在美國,真的很令人憂心。

而在美軍停下腳步自我審查的同時,中共可沒閒著。

中共澳北建島 迫圭亞那斷交台灣

一份洩露的祕密文件顯示,中共正在一個距離澳大利亞最北點只有150英里的小島上,營建一座具備綜合能力的小島。

這個小島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境內,名字譯音是「達魯島」。中共已經獲得了這個小島的長期運營權,交由一家大陸公司負責營建,公開的項目包括工業區、海港、度假村、居民區等等。這給澳洲的國家安全敲響了警鐘。

近日,中共施壓小國圭亞那不要與台灣往來。2月4日,台灣外交部剛剛宣佈,在圭亞那設立「台灣辦公室」,但在中共壓力下,圭亞那2月5日就宣佈,終止台灣辦公室的建立。台灣總統蔡英文在面書表示,深感遺憾,也對中共的行徑表達抗議和譴責。如果是特朗普政府,早就厲聲譴責,甚至採取反制行動,但是,時至今日,我沒聽到拜登政府有任何強有力的發聲。

對於緬甸發生政變後,拜登政府曾一度在是否稱緬甸的事為「政變」時發生爭論,因為擔心說「政變」會觸怒中共。而中共在新的綏靖形勢下,肆無忌憚,袒護緬軍的行為越來越明顯。

美國前海軍情報官波索比奇認為,緬甸問題是中共影響力的延伸,除了在東海和南海,它們也在向東南亞擴展。

根據《自由亞洲》報道,中共的行為致使緬甸當地又有「排華」的苗頭,當地幾十萬華人華僑陷入擔憂。於是,2月4日晚,緬甸幾十個華人組織以全緬甸華人名義發表聲明,宣稱站在正義一方,與緬甸人民生死與共。

目前,根據現在掌握的信息,緬甸的很多當地人是反對這場政變的。

有位緬甸朋友給我寫信說:目前緬甸有大概四種勢力,緬甸政府、軍政府、緬甸武裝,還有中共。中共此前跟另外三個勢力保持微妙關係,沒有選邊倒,例如武裝組織,中共會給他們武器;而緬甸政府為了自己的成績,也跟中共開始了在「一帶一路」上的合作,但是因為一些實際問題,包括債務陷阱,以及跟地區武裝勢力談不下來,所以一些大的項目還沒有動工。

這位緬甸朋友認為,緬甸軍方是跟中共達成了幕後交易,例如用推動「一帶一路」的大項目的修建,來換取中共對政變的支持。而武裝組織目前並不扮演特別重要的角色。

他的結論是,緬甸政府和軍方,都跟中共走得近,只是軍方更極端,所以民眾目前才會選擇支持政府,而中共則是希望緬甸越亂越好,這樣它就可以從中漁利了。

現在緬甸民眾發起了「臨時辭職」的抗議形式,包括教育、能源、安保、酒店、部份移民局和軍隊、警察這些政府人員;而緬甸華人青年協會也在2月4日發聲明指出:我們發現社交媒體上出現了排華言論,身為緬甸華裔我們屬於緬甸的一部份,中共並不能代表所有中國公民和緬甸華裔的立場。

有消息說,緬甸爆發軍事政變後,中共派上萬軍人進駐中緬邊境,部署戰機戒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