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議院將於下周開始進行對特朗普彈劾案的審訊。針對特朗普的第二次被彈劾,澳洲資深法學家弗林特教授(Prof. David Flint)周五(2月5日)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彈劾案異乎尋常,「像在共產黨國家審判一樣」,不僅完全缺乏正當的法律程序,而且違反《美國憲法》。

2月初,美國眾議院以232票對197票的表決結果,通過了對特朗普的彈劾條款,他們聲稱,特朗普參與了煽動1月6日的抗議者衝擊國會,過程中並無證人出席。目前,彈劾案移交給了參議院。

特朗普彈劾案違反憲法

曾被「世界法學家協會」評為「世界傑出法律學者」的弗林特教授認為,目前美國參議院因審訊彈劾案遇到了麻煩,因為「這純粹是虛構的(審訊),完全沒有證據, 只是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她的同事對特朗普持有意見,對特朗普所為持有看法,沒有任何證據」。

弗林特教授稱,針對彈劾審訊,特朗普已經準備了很好的辯護。弗林特教授在閱讀彈劾案資料後,認為特朗普申辯的依據是絕對正確的。

「因為他不再是總統,他的辯護依據就是(對他的彈劾)是超越憲法的,這是違憲的」。

「他們不能彈劾一個公民。 事實上,《美國憲法》中有一條法例,禁止《剝奪財產和公民權利的法案》(bills of attainder)」。

弗林特教授解釋說,《剝奪財產和公民權利的法案》(bills of attainder)是美國人從英國那裏學的,這是英國議會的一個非常糟糕的做法。根據這項法案,「它會說你被發現犯了一個防禦性的叛國罪。你將被處決,或者將被終身監禁。一旦女王或國王簽署該法案,就會成為法律,並會被執行」。

「所以,英國議會通過這項立法來決定某人的罪狀,用來對付英國的權貴。而當美國人建國時,他們在憲法層面特意表明禁止《剝奪財產和公民權利的法案》(bills of attainder)」 。

「這是對一個私人的起訴。他(特朗普)不再是一個總統,是一個普通公民。他們試圖對他(特朗普)做出裁決」,這違反憲法。

特朗普彈劾案缺乏正當的法律程序

弗林特教授表示,眾議院匆匆忙忙地通過彈劾決定,沒有呈現證據。它假定特朗普有罪,而沒有舉行類似於大陪審團的聽證會。

「在初步階段,他們應該有一個起訴書,才能繼續審訊。目前的審訊完全缺乏正當的法律程序」。

正當的法律程序標誌法治國家不同於北京、俄羅斯政府。「彈劾案的審判異乎尋常,像在共產黨國家審判一樣」,他說。

他還解釋說,彈劾的目的是為了解除總統或法官或其他高級官員的職務,而解除總統的職務是因為他犯了叛國罪、賄賂罪,或者是嚴重的罪行。對這些非常嚴重罪行的指控必須提供證據。

「眾議院的聽證會應像一個大陪審團的調查,但它甚至在證據還沒出來之前,就匆匆忙忙地做出了決定」,「絕對沒有經過正當的法律程序」。

眾議院通過彈劾決議時,指責特朗普的言辭導致了衝擊國會大廈事件,指控他「煽動叛亂」。但弗林特教授反駁到,國會暴亂是在特朗普完成演講的 20分鐘前就發生了。此外,聯邦調查局證明,國會暴亂期間,在民主黨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總部附近發現的兩枚炸彈是在前一天晚上放置的。

弗林特教授強調說,在暴亂發生的前幾天,參眾兩院都被敦促加強警力,但它們卻沒有要求更多的保護。

針對特朗普的第二次彈劾案的真正目的

弗林特教授認為,顯然想彈劾特朗普的參眾兩院官員是在試圖取消特朗普未來參與競選的資格。

弗林特教授揭示他們之所以要彈劾特朗普,有兩個原因:一是他們很害怕特朗普歸來,二是他們想向其他人發出警告—— 一個膽敢進來國會的局外人試圖改變我們做事方式,這不可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