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8日,安徽農民工陳江(化名)告訴大紀元記者,江蘇省鎮江市鑫控建設(蘇州)有限公司拖欠18名農民工血汗錢22萬7千多元。年關將近,中共病毒疫情影響導致出行不便,農民工討薪更加艱難。

據了解,江蘇省鎮江市鑫控建設(蘇州)有限公司,承建位於鎮江市京口區學府路的碧桂園碧水灣工程。陳江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們工人從2019年4月至2020年1月,在碧桂園碧水灣做別墅砌築和找平防水項目。工程結束了,我們等到臘月二十七才等到了部份工資,統計下來還有18名農民工的工資,共計22萬7千多元沒有發下來。」

左圖,拖欠農民工工資總額;右圖,因疫情無法出行,農民工委託書。(受訪者提供)
左圖,拖欠農民工工資總額;右圖,因疫情無法出行,農民工委託書。(受訪者提供)

目前有5位農民工再次來到鎮江討薪,因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其他被欠薪的農民工無法親自到鎮江追討,但已經全部全權委託一位叫左四紅的農民工幫助討薪。陳江表示,「我們的工資一直都是鑫控建設(蘇州)有限公司項目部代發的,工資卡都是項目部給辦的。工錢不打給我們的包工頭,所以我們討薪是直接跟項目部要。」

針對農民工討薪問題,網傳具「中國特色」的解決方式。(網絡截圖)
針對農民工討薪問題,網傳具「中國特色」的解決方式。(網絡截圖)

「前天(1月26日),我們到鎮江當地派出所門口鬧了,有一個農民工吵著跳樓,消防局的也去了,項目部的人也去了。事情鬧大了,最後項目部就把欠他的5300元錢工資給他了。」

陳江透露,「據調查我們做的項目是層層轉包下來的,更導致農民工討薪困難。我們從2020年10月開始,就多次去鎮江政府相關勞動保障部門交涉,都是說在協商中。直到2021年1月25日,鎮江出現疫情,我們還是堅持來到勞動保障局要求解決欠薪問題,但是還是沒有結果。」

「我們這些農民工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的,我們已經來過(鎮江討薪)很多次了,都是勞動保障局的工作人員朱業接待我們。頭兩次,他還說得挺好,表示會幫助協商。再以後來的時候,我們發現他們(勞動保障局)的態度就變了,不讓我們再跟鑫控建設公司項目部要錢,我們覺得他們和項目部的人穿了一條褲子了。」

陳江表示,這次已經是他第五次來鎮江了。「工程項目是不允許分包給沒有資質的單位或個人,怎麼上面還有兩、三個無資質的個人名義接工程?層層轉包,層層剝皮,違法分包撈錢,實實在在幹活的工人沒錢拿,天理難容!」

快過年了,又是疫情時期。陳江表示,現在從鎮江回家是需要陰性核酸證明的,還需要隔離14天,都是自費的,「所以我們沒辦法了,明天會接著去勞動保障局,反正我們也沒地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