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美國政府起訴中國科技巨頭華為公司後,麻省理工學院(MIT)等多所頂級研究型大學切斷了與華為的聯繫,但是MIT的教授仍然與華為合作。

《華盛頓自由燈塔》1月26日報道,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創始人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2019年5月撰文稱「美國不應該禁止華為,應該歡迎」。

然而,這篇專欄並不是尼葛洛龐帝本人寫的,華為員工Winter Wright在自己的領英(LinkedIn)上說,他「代筆」(ghostwrote)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寫了這篇文章,MIT的研究中心有數百萬美元的研究經費來自華為。

《華盛頓自由燈塔》文章說,這是華為與尼葛洛龐帝合作關係的一個方面,即使MIT在2019年宣佈因華為受到13項聯邦政府起訴,而終止與華為的合作關係,之後這種關係仍在繼續。

多年來,尼葛洛龐帝一直讚揚華為,並為華為辯護。反過來,華為又資助了MIT媒體實驗室——這是尼葛洛龐帝於1985年創立的世界級研究機構,研究範圍包括傳媒技術、電腦、生物工程、納米和人文科學等。

尼葛洛龐帝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知識界人士之一,與科技界和政府界有著廣泛的聯繫。他是Skype等美國知名科技公司的天使投資者(指於新創公司創立初期就開始投資的投資者),而他的兄弟約翰·尼葛洛龐帝(John Negroponte)曾任布殊政府的副國務卿。

尼葛洛龐帝與華為之間的夥伴關係只是中美大學之間存在廣泛的金錢聯繫的一個例子。《華盛頓自由燈塔》審查記錄發現,近年來,中國的軍工聯合體已向美國大學撥款8,800萬美元,超過100所美國大學一度開設了孔子學院。

華為與MIT的合作

華為與麻省理工學院合作從2008年就開始了,當時MIT媒體實驗室的一個研究小組將華為的美國子公司列為行業合作夥伴。尼葛洛龐帝與華為的關係可以追溯到2011年,當時他在華為主持的MIT宣傳會上,稱讚中國在非洲建電信基礎設施。

MIT媒體實驗室在2012年至2017財年正式將華為列為贊助商。財團贊助為華為提供了很多特權,包括「訪問在實驗室進行的所有研究」和「享有對其研究成果的全部知識產權」等。

目前尚不清楚華為作為財團成員向MIT媒體實驗室捐贈了多少錢。MIT公開承認僅獲得華為50萬美元捐贈,但MIT媒體實驗室網站一個備註說,華為捐贈了140萬美元資助機械人研究項目。

十多所頂尖大學「漏報」65億元外國資金

自2019年以來,美國教育部已對包括哈佛大學、MIT在內的十多所頂尖大學展開調查,結果發現美國大學未能報告至少65億美元的此類資金。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教育部2020年10月發佈的報告稱,教育部調查人員發現,「許多大型高校都在積極地追求並接受外國資金」,卻沒有遵守申報的義務。「證據表明,機構決策通常與對納稅人的義務意識或對美國國家利益、安全或價值觀的關注脫節。」

報告舉例,一所大學自2013年以來與華為簽訂了約1,100萬美元的合約和協議,範圍從研究協議到對特定項目的捐贈。《華爾街日報》判斷這所大學是麻省理工學院。

美國國會眾議院中國工作組2020年9月發佈一份報告,細數中美關係近年來在各項領域的競爭與變化。其中寫道:幾十年以來,很多國際機構對中共意識形態和目標的了解十分幼稚。對中共邪惡的意識形態和行為的不斷接受改變了國際體系,使其在促進自由和開放的國際體系中倒退。中共詭計的一部份,就是像寄生蟲那樣在當前的體系中抽取最大的自我利益。

華為安全無瑕疵 vs. 非洲聯盟總部的疑雲

尼葛洛龐帝的代筆人在「應該歡迎華為」的文章中寫道:「華為擁有無瑕疵的30年網絡安全記錄,以及全球五百多家滿意的電信客戶。」《華盛頓自由燈塔》文章說,尼葛洛龐帝的主張與關於華為在非洲令人不安的報道形成鮮明對比,據稱華為幫助非洲各國政府監視政治對手,並在非洲聯盟總部建造了電腦服務器,每天在深夜零點至兩點之間將數據傳輸到上海。

文章說,當華為試圖說服持懷疑態度的全球西方政府時,尼葛洛龐帝這篇專欄文章給華為派上了用場。華為在向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和澳洲內政部提交的公開意見書中,以及有關網絡安全的官方立場文件中都引用了此文,因為尼葛洛龐帝的名聲很大。中國的大外宣還寫了篇文章,題目為「MIT學者反對美國禁華為」。

這位MIT學者繼續幫助華為公關反對西方審查。尼葛洛龐帝與華為行政總裁任正非,在2019年6月舉行的一次高調的圓桌會議上,譴責美國政府擔憂華為構成「國家安全威脅」。2020年5月,他還與華為輪值主席郭平一起出現在在線論壇上。

MIT與愛潑斯坦關係醜聞

文章說,尼葛洛龐帝決定接受華為捐款的決定與他積極的籌款方法相吻合。在他為MIT媒體實驗室接受戀童癖者愛潑斯坦(Jeffrey Epstein)的捐款辯護後,尼葛洛龐帝最近遭到抨擊。

《紐約客》2019年9月在一篇文章「一所精英大學的研究中心是如何隱藏其與愛潑斯坦之間關係的」中指出,根據他們獲得的數十封電子郵件以及其它文件顯示,雖然愛潑斯坦在MIT的官方捐贈數據庫中早已列為「被取消資格」,但媒體實驗室仍然與他溝通資金使用的問題,並且通過將其貢獻標記為匿名的方式,避免對公眾及學校內部披露出他全部的捐助信息。

《華盛頓自由燈塔》文章說,MIT沒有回答為何叫停與華為合作後,又允許尼葛洛龐帝繼續與華為合作的問題。尼葛洛龐帝與華為也都沒有回應他們的置評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