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勞倫·博波特(Lauren Boebert)提出一項法案,阻止拜登政府在獲得參議院確認之前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

博波特的這個法案由11名共和黨議員共同發起。法案禁止國會撥款執行《巴黎氣候協定》,直到它獲得參議院批准。前總統奧巴馬在2016年加入《巴黎協定》時,動用總統職權,從而繞過了國會程序。

「我的法案禁止國會在《巴黎協定》上花費一分錢,直到該協定得到美國參議院的批准」,博波特在周四的新聞稿中說。「祖·拜登宣過誓要維護《美國憲法》。如果他想遵守誓言,他必須將扼殺就業的《巴黎協定》轉交給美國參議院批准。」

儘管該法案在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通過的機會不大,但該法案引起了人們關注,也就是,《巴黎氣候協定》是否是一個行政協議還是一個依據憲法需要獲得參議院建議和批准的條約。

在前總統特朗普2017年啟動退出該協定的程序後,拜登以「氣候危機」為由,在其上任第一天便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重新加入《巴黎協定》。

「單方面加入《巴黎協定》在2016年是錯誤的,現在也是錯誤的」,博波特說。「負責任的能源生產支持了超過23萬個科羅拉多州的工作崗位。《巴黎協定》將這些工作崗位置於危險之中,並將增加能源成本。每加侖汽油4美元,又來了!」

批准一項條約需要在參議院贏得三分之二的票數,而拜登不可能在參議院50比50的兩黨格局中獲得這一票數。

參議院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1月21日表示,拜登在上任的第一天就實施了多個錯誤的措施,其中包括重新加入《巴黎協定》。

「總統重新加入了失敗的《巴黎氣候協定》——這是一個可怕的協定,會讓我們自己給美國工薪家庭造成嚴重的經濟痛苦,而且不能保證中國(中共)或俄羅斯會履行承諾。事實上,美國已經在減少碳排放,而中國和其它簽署協議的國家則在不斷增加碳排放。重新加入只會讓我們扼殺美國的就業機會,而我們的競爭對手則繼續呼嘯而過。」麥康奈爾說。

特朗普政府選擇退出《巴黎協定》的原因之一就是該協定對各國的減排要求區別對待,會造成美國失去競爭力。

區別對待是因為同樣是氣候協議的參與國,美國要努力減排,而中國和印度卻可以繼續增加排放量。這樣沒有約束力的做法,特朗普覺得看不到美國為這個協議付出巨大代價的前景。

特朗普在2017年說,在該協定下,中國還可以增加碳排放13年,他們在這13年不受減排約束,而美國就不行。巴黎協議是不公平的,尤其對美國。

傳統基金會的托馬斯·A·羅伊經濟政策研究所(Thomas A. Ro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Policy Studies)副所長尼古拉斯·洛里斯(Nicolas Loris)認為,雖然該協議「立意良善」,但從一開始就存在經濟和環境方面的缺陷。

2016年,洛里斯和其他專家撰寫一份傳統基金會的報告,題為《巴黎協定的後果:毀滅性的經濟代價,幾乎為零的環境利益》(Consequences of Paris Protocol: Devastating Economic Costs, Essentially Zero Environmental Benefits)。報告中探討了美國若成為《巴黎協定》的一部份將面臨的經濟影響,以及它對減少全球碳排放的影響。

「因為《巴黎氣候協定》沒有實權,發展中國家在排放方面得到了自由許可」,洛里斯說,「《巴黎協定》很可能達不到預期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