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已經劇變 美國在炸裂中覺醒」,這是大陸知名時評家童大煥先生在1月6日國會事件過後新寫的一篇分析美國大選的文章。文中指出,這次大選凸顯了當今世界史無前例的巨變和矛盾,而特朗普則是重大人類歷史命題的提出者。

美國大選凸顯了當今世界史無前例的巨變

世界已經劇變,社會結構和觀念秩序都發生了脫胎換骨、基因突變一般的劇烈變化,變得和傳統社會面目全非,讓無數人、包括無數書齋裏的知識份子無所適從,「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站在自由、科技、經濟、文化、制度最前沿的美國最先覺醒,因為它站在世界變革和矛盾衝突的最前線。它以總統大選激烈衝突的極端形式,全方位地全球直播,展現這種史無前例的巨變和矛盾。

不能再用老眼光看新問題了,媒體中立、三權分立、民主選舉,這些社會的基本支柱,通通已經受到科技和網絡言論平台這兩大新型世紀大洪水的挑戰與沖刷。

誠如李南央所言:「任何制度都靠人去做,而權力對人的腐蝕是絕對的。二百四十四年間,美國在自由民主的軌道上搖擺前行,是因為除了獨立的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權之外,她還有新聞媒體的監督權,人民的選舉權。後兩者制約著前三權各自獨立,不淪為某一政黨的工具。但是四年以來,主流媒體集體墮落為民主黨喉舌,受230條款保護的高科技網絡平台公然封殺下至小民,上至總統的不同聲音;當選民認為自己的選票被公開竊走後,上告無門。那個被大多數美國人,被世界上愛好自由、民主的人所熱愛的美國已不復存在。」

推特面書封殺特朗普是正常的媒體監督?

當地時間1月8日晚,推特和Facebook同時封殺特朗普總統的帳號,林伍德和鮑威爾的帳號也被封。據說還封殺了數千個保守派人士的帳號。推特在聲明中稱將永久停用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個人帳號。

此外,谷歌APP商店已在聲明中宣佈下架聚集了大批特朗普支持者的社交平台Parler,蘋果商店也表示考慮將Parler做下架處理。

針對這種情況,童大煥指出,昔日在科技助推下的美國自由信息平台,如今已迅速變成了「1984」裏的老大哥,只剩下巨頭們認為「正確」的一種聲音。

「美國最高法院判例早就確定了不得對言論進行事前審查的原則(如果言論違法,可以事後追責),平台公司更無此權力。如今,推特、非死不可(Facebook
)等封禁特朗普及其團隊成員帳號,明顯違反不得對言論進行事前審查原則,不知道那些替推特、非死不可做辯護的人,腦袋裏在想些甚麼。」(南雲樓)

有人說因為特朗普是總統,封殺他的言論正是媒體監督的應有之義。

童大煥認為,首先,這麼想、這麼說的人,腦子是不是壞掉了?在總統競選上,現任總統也只是「總統候選人」,不是總統!

其次,封殺總統的支持者,又是甚麼邏輯?

推特封號和微信微博封號有本質的區別,微信微博封號通常不是企業的自主行為,但推特封號則是企業的自主行為,這是企業在自任法官和政府!

特朗普究竟動了誰的芝士?

童大煥說,以為有一個良好制度就能防範腐敗、實現權力自淨功能的,不是天真就是愚蠢。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人的腐敗根植於人性,根植於慾望。差別只在於不同的人,腐敗的域值不同。

你讓自己少不更事的兒子去打醬油,他都有可能藉機給自己買一顆糖!更何況長年累月在巨大權力沼澤中摸爬滾打的人。

一個餓得垂死的人,可能為了一個麵包就殺人;而特朗普這樣的億萬富豪,年紀又大,見過一切人間世面,腐敗的域值變得很高,甚至成為「刀槍不入」的銅豌豆。

維基解密阿桑奇說:當一切暴露時,98%的華盛頓將淪陷。提出「平庸之惡」概念的漢娜‧阿倫特認為:當罪惡的鏈條足夠長,長到無法窺視全貌時,那麼每個環節作惡的人都有理由覺得自己很無辜。

特朗普要排乾華盛頓沼澤,要限制國會議員任期,不能周而復始參選,搞成根深蒂固的深層政府。從反腐敗角度切中要害,但卻動了美國職業政客幾十年盤根錯節的芝士。

特朗普是重大人類歷史命題的提出者

《時間簡史》和《人類簡史》作者尤瓦爾‧赫拉利說:人類歷史的路上有三大重要革命:約7萬年前認知革命(Cognitive Revolution)讓歷史正式啟動;約12000年前農業革命(Agricultural Revolution)讓歷史加速發展。而到了大約不過是500年前的科學革命(Scientific Revolution)讓歷史畫下句點而另創新局。

童大煥認為,每一次革命,技術進步都先於觀念和制度進步,好比汽車更先進、速度更快了,道路卻還沒有改善,人類必然要為此付出代價。不論特朗普勝敗,我們都不用悲哀。

在這一輪歷史劇變中,特朗普是播種人,是吹號者。他播下的種子,已經遍灑長亭外古道邊;他點燃的星星之火,已經在北美大地迅速燎原。美國不是在沉淪,而是帶著人類一起覺醒。

他最後強調,特朗普是人類重大歷史性時代性命題的提出者、喚醒者,能夠提出和喚醒,已是巨人;如果給他時間和機會,親自切入時代痛點難點,解決或部份解決這些重大命題,則毫無疑問會成為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