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2020年12月30日),佐治亞州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就選舉問題舉行聽證會。條碼掃瞄技術發明者喬萬.普利策(Jovan Pulitzer)是這次聽證會上的亮點,他以無可辯駁的專業知識,說服司法委員會徹查富爾頓(Fulton)縣郵寄選票。

普利策的系統可以鑑別選票是否經過摺疊,是否經過郵寄程序,是手工還是機器填寫,是否掃瞄多次,是授權印刷廠印製的還是機器複印的。他表示,因為紙張有記憶,所以每張假郵寄選票都可以識別出來。

普利策是條碼掃瞄技術發明者,當今人們每天購物要掃瞄的條形碼,手機掃瞄技術(除了華為手機)都是他發明的,他擁有二百多項專利。最近24年他一直在研究紙張、機器和互聯網三者之間如何互動,最近6年在研究紙張,深入到納米級別。

他表示,給他一張紙,他可以知道這張紙是否來自中國,處理這張紙的人是否是個煙民。

普利策說,紙張每次摺疊都會留下痕跡,他所用的技術叫kinemetic,可以清晰地看到紙張被外力摺疊之後所遺留的痕跡。他表示這並不是新技術,早就用於假鈔和藝術贗品識別,只是從來沒用於鑑別選票。

普利策說,紙張每次摺疊都會留下痕跡,他所用的技術叫kinemetic,可以清晰地看到紙張被外力摺疊之後所遺留的痕跡。(新唐人影片截圖)
普利策說,紙張每次摺疊都會留下痕跡,他所用的技術叫kinemetic,可以清晰地看到紙張被外力摺疊之後所遺留的痕跡。(新唐人影片截圖)

所有郵寄選票首先要印刷,要摺疊,然後通過郵局寄到選民家中。選民收到後要打開選票,填寫選票,最後放入信封,從郵局寄回選票。

在整個過程中,選票會被摺疊多次,而每一次摺疊都記錄在紙張上,也就是說紙張是有記憶的,而且這個記憶是可以讀取的。每一次摺疊都對纖維有損傷,是不可逆的,也絕對無法隱藏。

而且選票是怎麼填寫的也很容易識別。填滿一個圓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模式,有的從裏到外填滿,有的從外到裏填滿,有的從上到下,有的從下到上,等等。而且用甚麼樣的筆填寫的,留下的痕跡也都不一樣。

選票是怎麼填寫的也很容易識別。填滿一個圓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模式,有的從裏到外填滿,有的從外到裏填滿,有的從上到下,有的從下到上,等等。(新唐人影片截圖)
選票是怎麼填寫的也很容易識別。填滿一個圓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模式,有的從裏到外填滿,有的從外到裏填滿,有的從上到下,有的從下到上,等等。(新唐人影片截圖)

普利策表示,紙張裏記錄了很多信息,可以辨別選票是哪裏印刷的,哪裏的紙張,是否摺疊過,是人工填寫的還是機器打印的,是否被掃瞄多次,等等。

聽證會上,普利策還展示了佐治亞州富爾頓縣來自兩個不同選區的選票樣本。一張是民主黨佔多數的選區,一張是共和黨佔多數的選區。兩張選票的印刷質量有區別。共和黨一邊選票的印刷質量較差,印刷時明顯偏離定位標誌,後果就是導致掃瞄儀無法辨認從而拒絕選票,這些拒絕的選票就需要人工裁決。

據富爾頓縣選舉官發表的數據顯示,在113,130張選票中有106,000張需要人工裁決,高達93.67%。而2016年的比例是1.2%, 2018年是2.7%。大量的人工裁決給有心做假的人有機可乘,可以將成千上萬的選票裁決給民主黨候選人而不被發現。

普利策說,紙質選票是「事實」,人工裁決是「觀點」,裁定選票就如同去銀行存100美元,但銀行告訴你,你只存了2.33美元,還不允許你驗證,你會接受嗎?大量選票被拒絕的原因是讀取選票的機器出了問題還是選票本身印刷有問題,通過檢查選票本身完全可以鑑別出來。

他表示,他可以免費檢測所有郵寄選票,而且幾十萬選票,他的機器幾個小時就能驗證完,得到客觀的結果。

另外,幾天前普利策請求特朗普總統下達一個總統令,讓他能夠審計紙質郵寄選票及其數碼拷貝,因為聯邦法律,選票必須在美國製造的回收紙上印刷,選票應保存22個月供審計和檢查,選票是人民的財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