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發新冠疫情一周年,最先揭露疫情的兩名吹哨人中,李文亮醫生已身故,而艾芬醫生亦因眼疾致右眼失明。有民間人士在網上發起中共病毒(俗稱新冠病毒、武漢病毒)疫情吹哨周年紀念,但官方則如臨大敵,對包括艾芬在內的當事人全面施壓維穩。

李文亮同艾芬兩位醫生因率先發出疫情警告分別受到當局維穩打壓,一年過後,他們和家人的處境依然讓人擔心。

在湖北省衛健委系統內工作的劉女士說,染疫病逝的李文亮醫生,他的親屬及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直至現時依然被維穩。李文亮的遺孀帶著兩個孩子,回到了老家艱難生活,李文亮的父母至今沒能走出悲傷。但現在官方禁止他們對外發聲。

劉女士指,30日上午,一個叫二湘的公眾號發表了關於紀念李文亮吹哨一周年的文章,武漢方面為此高度緊張,並層層施壓。艾芬也因為接待了上門採訪的自媒體作者,隨即被今年8月上任的武漢中心醫院黨委書記王衛華警告和威脅,要求她不能對外發聲,甚至要求她出面刪除有關的文章。

劉女士說:這個人說的也都是事實,也沒有說甚麼過份的話,他說是因為他在二湘上面發的,二湘是支持方方的,所以二湘就不對。你跟這些人沒辦法理論。每天一點甚麼事情她都說,這是敏感時期呀,不能夠寫這些東西對醫院造成影響啊。她就是過去都不能提了,提了就是你違背了黨的原則。你不把過去的經歷做一些總結,你怎麼能夠保證以後不犯類似的錯誤呢?就不讓你開口說話,你只能唱讚歌。

劉女士透露,李文亮工作的中心醫院因受疫情影響,眼科部門要停止運作,亦身為醫生的發哨人艾芬,今年5月眼疾也只能去私營醫院看病,導致被誤診,2個月前右眼已失明。而醫院內上上下下依然沒人敢公開發聲。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聯繫上了艾芬本人,她表示自己不方便說話,但她證實了自己眼睛確實因誤診導致失明,目前已經無法上班。

艾芬說:我以為我是近視,就跑去看病。公立醫院看個病很麻煩,我們醫院眼科又死了3個人。正好那個醫院是湖北愛爾,很大的一個專科醫院,他們也沒有認真地給我看,就直接說我有白內障,然後換了個3萬的很高級的晶體。之後,我跟他們反映我眼睛還是看不清楚,他們也不重視,然後10月份的時候視網膜脫了。實際上是眼底問題引起的視力下降,他們沒查,為了賺錢,因為視網膜只花幾十塊錢就夠了。

另外,武漢中心醫院有醫生透露,全院醫生的護照和港澳通行證都已經被收繳,但當局沒有解釋原因,但相信與維穩有關。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為此致電武漢中心醫院黨委書記、同時也是市衛健委副主任的王衛華,她拒絕正面回應採訪請求。

王衛華說:誰跟你說的?姓甚麼?對不起,誰說想刪的話就去問那個人比較好,好不好?因為我們接待記者的採訪有相關的制度。

武漢市政府同樣拒絕回應。

去年12月30日,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在同學群裏轉發了關於疑似SARS疫情的預警,提醒同行們注意防護,他很快被當地警方訓誡,並被迫簽下書面的保證書。

但僅僅半個月後,武漢疫情失控,李文亮也因被感染而入院,並在2月6日不治身亡。武漢中心醫院更是遭到重創,6名醫護人員死亡,300多人被感染。但迄今為止,被指嚴重失職的該院前黨委書記蔡莉也僅僅是在今年8月被去職務了事。#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