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瘟疫蔓延全球,成千上萬的人因此失去生命,無數家庭陷入悲傷之中。有評論認為,從4年前,中共當局要求「東西南北中,黨政軍民學」全面「姓黨」,註定這場全球浩劫將難以避免。

中國人歷來講,人命關天。這場大瘟疫使太多家庭失去了所愛的人,太多的人們承受了本不應發生的苦難。善良的人們在反思,這場悲劇有機會避免嗎?當下一場悲劇發生時,世界又會怎樣?

《看中國》的評論文章指出,如果把時鐘撥回到2019年12月和2020年1月初,這場瘟疫本可以用很小的成本控制住,但中共當局卻坐失良機。如果把時鐘繼續回撥到4年前,就能看清失去機會的時刻。

2016年2月19日,習近平視察中央電視台,後者打出了「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的標語。文章稱,從那一刻開始,中國的一切,「東西南北中,黨政軍民學」,都開始姓黨。醫院不是姓「醫」而是姓「黨」,所以悲劇也就難以避免。

大陸《人物》雜誌3月10日刊登「發哨子的人」一文,記錄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醫生艾芬的血淚陳述。艾芬是李文亮醫生的同事,她講述了自己從吹哨到被噤聲,眼看著自己的同事一個個倒下去,眼看著一個個武漢人求醫無門悲慘地死去。

艾芬的自述讓人們清楚的看到「姓黨的醫院和姓黨的領導」,打碎了本可以挽救無數生命的良機。這篇文章一經發佈就遭到刪除,但卻被網友以各種形式繼續在網絡上傳播。

文中說:2019年12月30日,艾芬得到了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她用紅色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樣,當大學同學問起時,她將這份報告拍下來傳給了這位同是醫生的同學。當晚,這份報告傳遍了武漢的醫生圈,轉發這份報告的人就包括「吹哨人」李文亮等8位被警方訓誡的醫生。

1月2日早上,艾芬即被醫院領導約談,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談話的領導對艾芬說,「作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你是專業人士,怎麼能夠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謠生事?」

醫院領導要求艾芬跟科室的200多號人一個個地口頭傳達到位,不許說關於這個肺炎的任何事情,「連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說」。

艾芬回憶說,當時有一種很絕望的感覺,「我感覺整個人心都垮了」。她當晚回家後,進門就對丈夫說,「我要是出了甚麼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帶大。」此後艾芬沒有再跟外界講出現病毒的事情。

然而,在這之後的20天裏,病毒繼續在武漢以每5天就翻兩倍的速度傳播。1月20日,當局承認人傳人後,艾芬才和丈夫說了這件事。在這之前,她只能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門要戴口罩。

艾芬工作的武漢市中心醫院,先後有2百多名醫護人員「中招」,包括3名副院長和數名科室主任,其中4名醫生已經殉職。

艾芬在採訪中數次提起「後悔」這個詞,她後悔當初被約談後沒有繼續吹響哨聲,特別是對於過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大陸專家鐘南山3月8日承認,如果當初武漢提前5天採取隔離防控措施,感染人數將只是現在的3分之1。

海外專家則強調,「如果中共當局提早三個星期採取行動,將大幅降低這個病毒的全球擴散,病例數會減少95%」。

評論文章指,瘟疫發生在一個全面姓黨的體制裏,而且也是因為這個體制而失控傳向全世界,所以說病毒姓黨,是完全符合邏輯的。

如今中共病毒已經蔓延全世界,那些和共產黨走的近的國家,受災也就越嚴重,如伊朗、意大利等。而過去歷屆美國政府誤以為能夠和中共做交易「悶聲發大財」,致使今天的美國付出慘痛代價。

《大紀元》3月11日的特稿指出,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尤其是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中國之外的擴散趨勢,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風向和目標:它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這一次的「武漢瘟疫」向世界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危機當前,各國政府和民眾不得不反思:病毒到底為何而來?它和共產黨有甚麼關係?個人和國家又該如何趨吉避凶?

文章指出,武漢瘟疫雖然給世人帶來了病痛甚至死亡,但歷史和現實都指出了消解瘟疫、趨吉避凶的明路:那就是認清災厄的根源,明曉中共的真相;脫離中共、拒絕中共,就能遠離災厄、不受瘟疫侵害。#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