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加速了中美之間的「冷戰」。拜登之子亨特在中國的商業關係,使得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的對華政策備受關注。

「我們現在已在中美之間展開了一場全面冷戰」,《華盛頓時報》引述華盛頓智囊「捍衛民主基金會」主席克利福德‧梅伊(Clifford D. May)說。

「這場戰爭其實早在幾年前就開始了」,梅伊在接受《華盛頓時報》採訪時說,只不過美國的精英、共和黨和民主黨一直在否認。

梅伊表示,美國建制派一直在危險地放任長期的錯誤觀念,即隨著中共通過與美國和美國支持的全球經濟秩序聯繫增長財富,北京將在世界舞台上開放其政治制度並緩和其行為。

但特朗普政府和一些國會議員表示,美國過去數十年來的對華接觸政策失敗。以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為首的特朗普政府官員在中共問題上接受冷戰思想,並警告說,北京可能是一個比蘇聯更可怕的對手,因為蘇聯在政治和經濟領域的運作與西方基本分離。

「現在發生的不是冷戰2.0。抵禦中共威脅的挑戰在某些方面更加困難,這是因為中共已經以蘇聯從未有過的方式與我們的經濟、我們的政治和我們的社會交織在了一起。」蓬佩奧先生9月在捷克共和國的一次演講中說。

拜登的對華政策是選擇特朗普總統的強硬方式,還是尋求他擔任副總統時美國對華採取的更加溫和立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

鑑於拜登兒子亨特(Hunter)在中國的商業交易史,分析人士和共和黨人對拜登能否對華強硬持懷疑態度。

「我絕沒有被說服,拜登本人意識到這是一場冷戰。」梅伊說。

對華政策更廣泛的不確定性將影響美國政府對其它全球問題的態度,包括北韓和伊朗問題。

特朗普政府希望建立一個包括印度、澳洲和日本在內盟友的戰略聯盟,以形成反擊中共的聯合戰線。

據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亞洲海事透明倡議」(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稱,中共軍方已經「加快了」在台灣周邊以及南中國海眾多爭議島礁附近的活動頻率。

美國官員預測,在北京準備明年7月慶祝中共建黨100周年之際,北京將有恃無恐地加大軍事行動。

特朗普政府的對華鷹派警告說,執政的共產黨的野心是全球性的。他們說,北京已經準備好利用大流行病引發的全球經濟危機,通過向越來越多國家提供貸款,擴大其別具野心的「一帶一路」運動。

美國官員指責中共從事掠奪性借貸,明知各國難以償還也要提供貸款,只有在以控制這些國家的自然資源為條件後,北京才同意提供救濟。

前日本防衛大臣、現任行政改革大臣的河野太郎表示,美國在亞洲的盟友正在觀察拜登如何對待疫情後的地緣政治格局。

河野太郎說,「我們需要非常仔細地觀察美國的意圖,是否美國再次想領導志同道合國家建立一個聯盟……以維持民主,建立一個保護全球規則的聯盟,並試圖保護二戰後帶來這種經濟繁榮的自由國際秩序。」

梅伊認為,一個關鍵問題是亨特與中國有關的法律問題如何會影響他父親改變對華政策的能力。亨特‧拜登最近承認,他的稅收正在接受調查,這與一位前中國富豪有關,該富豪現在被認為是在監獄中面臨腐敗指控。

拜登先生極力為他的兒子辯護,但這一可能分散注意力的調查至少在美國下一任總統的最初幾個月內都會進行。

「祖拜登認為,為何他的兒子就不應該參與與中國的商業活動,這沒有理由。」為《華盛頓時報》定期撰寫評論專欄的梅伊說,「他(拜登)現在是否認識到中國(中共)是一個危險的對手,我們不知道。他是否會對中國(中共)採取強硬政策,我們也不知道。」

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Yasuhide Nakayama)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敦促拜登,在台灣面對中共的侵略性挑釁之際,強力支持台灣。他稱台灣安全是「紅線」。

中山泰秀敦促拜登對台灣採取跟特朗普總統類似的路線。特朗普在任內不斷強化與台灣的接觸,擴大對台軍售,並派遣美國國務院次卿和衛生部長等高階官員訪台,增進美台友誼。

「直到現在,我仍未見到拜登對台灣有明確的政策或宣佈(對台政策)。我希望儘快聽到拜登的對台政策,然後我們也可以準備好我們對台的相應做法。」中山泰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