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經有壓倒性證據表明,至少在六個州內發生了大規模選舉舞弊事件:亞利桑那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內華達州、北卡羅來納州和威斯康辛州。

2018年,北卡羅來納州政府下令,由於發生類似的非法「收集選票」(vote harvesting)和缺席選票舞弊,該州第九國會選區的眾議院選舉必須重新舉行,因為無法確定哪些選票有效,哪些選票無效。

特朗普已經有足夠的法律先例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請,以同樣方式宣佈至少這六個州的2020年選舉人團的普選票必須作廢。原因和2018年北卡羅來納州選舉一樣,無法區分有效票和無效票。

這次選舉舞弊採取了甚麼形式?舞弊的形式已經太多,這裏我們只提其中幾個。

˙共和黨的監票人被禁止靠近選票驗證處10呎以內。在一些情況下,他們被擋在25呎之外。無論在哪種情況下,都太遠了,無法防止舞弊行為。這就使未經核實簽名的郵寄選票可以計入。

˙密歇根州安特里姆(Antrim)縣出現了一個軟件「故障」,最初將票數從特朗普轉到了拜登。但這很可能是此類錯誤的冰山一角。

˙拜登的得票率明顯高於(選票上)低位的民主黨人。民主黨選民通常不僅為總統投票,也為參議員、國會議員等投票。這種差距是否意味著有人也忘了「塞灌」這類選票?很多拜登的選票「投」得很可疑,但這些選票中低位的民主黨候選人卻沒有如此可疑跡象。

˙多個郵局舞弊的指控浮出水面。郵局員工聲稱,其主管要他們把郵寄選票信封上的郵戳日期提前。最高法院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曾下令,賓夕凡尼亞州晚到的選票要與其它選票分開。這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但只是一小步。腐敗的程度遠深於此。

˙不僅是郵寄選票有問題,還有指控說軟件有問題。可疑的是,這些軟件問題似乎都出現在同一個方向上。猜猜是哪個方向?對,是針對美國現任和未來的總統。

˙密歇根州的投票率創下了新紀錄,在一些選區幾乎達到了90%;這是前所未有的。

˙我們也絕不能忘記一向重要的死人投票。我們不想把死人排除在投票箱之外;他們也有權利!

在這名單上的最後一個,但也是同樣重要的,是數學統計上的問題。

˙存在一個可疑的統計分叉:選舉報道的收視率一路下滑,而投票數卻急劇上升。

˙拜登的選票存在統計上的異常情況;遲來的大量郵寄選票中,有利於拜登的程度大到幾乎不可能。

在總統選舉中,憲法不允許重新投票。相反,憲法要求各州的立法機構指定選舉人。此前所有州都曾下令,這些選舉人由普選票決定。

由於大規模舞弊的指控,無法確定普選的獲勝者,最高法院應授權各州立法機構指定選舉人。

(第二條第1款:「各州依照其州議會所定方式選派選舉人若干人,其數目同該州在國會應有的參議員和眾議員總人數相等。」)

如果有些州拒絕這樣做,導致拜登和特朗普都沒有獲得必須的270張選舉人票,那麼最高法院就應按照憲法的要求,裁定下一任總統由眾議院決定。憲法規定,在選舉人團沒有過半數的情況下,眾議院每個州各有一票,獲得眾議院50票多數的候選人就成為下屆總統。(第二條第1款:「……如果沒有人獲得多數票,那麼……該眾議院應……選擇總統。但選舉總統時,應由各州投票,每州的代表只有一票……」)

最高法院必定要介入這場最不幸的選舉。這方面有個先例:2000年布殊/戈爾案的裁決。但最終決定權應留給政治部門,留給州立法機構和眾議院。最高法院的唯一角色應該是執行憲法的保障,以保障各州有一個共和制的政府。大規模的選民舞弊,如果任由發展不受制約,那麼不僅各州,而且整個美國的共和體制都會終結。

我強烈預測,當正義得以充份伸張之時,特朗普將會再當四年總統。若能如此,我預計,最高法院的投票結果至少會是5-4。如果約翰·羅伯茨大法官能站出來做出正確選擇,投票結果可能會是6-3。#

原文Trump Will Win When Justice Is Don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沃爾特·布洛克(Walter Block)博士,是新奧爾良洛約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 New Orleans)哈羅德·沃斯傑出學者講座和經濟學教授,也是《為無法辯護者辯護》(Defending the Undefendable)一書的作者。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