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針對死亡證明的新的分析調查顯示,華盛頓州因感染中共病毒(武漢病毒、冠狀病毒)而死亡的人數被人為地誇大了。

一個名為自由基金會(Freedom Foundation)的智囊在5月份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華盛頓州衛生部公佈的因疫情而死亡的總人數被誇大了多達13%,因為他們將每一個中共病毒檢測呈陽性的死者都統計在內,即使其死因並不是由於中共病毒感染造成的。

該州政府官員隨後承認,一些統計為因疫情而死亡的病例,其實並不是由中共病毒感染導致的。

華盛頓州衛生部衛生統計主任凱蒂‧哈欽森(Katie Hutchinson)在一次電話簡報會上告訴記者,其中有少數死者的死亡原因,實際上是槍傷所造成的。官員們正在調查3,000份死亡證明,這些證明顯示,死者的症狀與中共病毒感染症狀相似,但不清楚是否就是由於中共病毒感染造成了死亡。

在一封內部電子郵件中,哈欽森說,「理論上」,自由基金會的報告中所引用的那個例子是「正確的」,即有一個病毒檢測呈陽性並在一個月後死於車禍的人,被統計為由於中共病毒感染而死亡。

大約一個月後,衛生官員報告了疫情死亡人數統計方面的變化。衛生部官員在新聞發佈會上說:「到目前為止,當死亡被報告為中共病毒導致時,僅僅證明了死者的病毒檢測也呈陽性。然而,這種統計數字不僅包括了那些死於中共病毒的人,還包括了那些可能死於其它原因的人。」

但是,自由基金會的一項新的分析顯示,即使有了上述改變,華盛頓州的衛生官員也仍然過度地誇大了中共病毒導致死亡的人數,可能有多達數百人的死亡原因被錯誤地指向了中共病毒。

該基金會說,他們分析了近2,000份死亡證明,其中170份證明中沒有發現任何與中共病毒有關的信息。另外有171人的死亡,只是將中共病毒視為有可能是影響的因素。

自由基金會全國負責人亞倫‧維斯(Aaron Withe)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別搞錯了。我們討論的不是某個無心的會計錯誤。這是州長傑伊‧英斯利(Jay Inslee)領導下的一個國家機構的行為。儘管該機構已經被發現在歪曲死於疫情的人數,但它仍在繼續這樣做。」

華盛頓州州長英斯利的發言人麥克‧福克(Mike Faulk)在一份電子郵件的聲明中告訴《大紀元時報》:「這些讓死於COVID-19的人消失的扭曲的政治努力是沒有說服力的,非常低級。我們哀悼逝去的生命。我們將繼續為拯救生命而戰鬥。你可以聯繫美國衛生部,了解更多關於他們數據收集的情況,以及該數據收集系統同這個不合格的黑錢智囊團試圖達到的目的相比,要完善得多。」

美國衛生部和華盛頓州衛生部長約翰‧威斯曼(John Wiesman)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華盛頓州長英斯利在5月份曾表示,疫情死亡人數的統計是基於「官方文件,是我們能夠從當地衛生官員那裏得到的最好的信息。」

12月10日,華盛頓州衛生官員表示,他們將對疫情死亡報告的方式做出另一項改變。

官員們不會在衛生部公佈的結果中使用對死因初步評估的統計,而只會使用官方登記死亡原因的統計。如果死者在死前28天之前曾被檢測出中共病毒呈陽性,官員們將不再假定該死亡是由中共病毒引起的。而在此之前,官員們一直將死亡前60天內的中共病毒陽性檢測結果同其死亡相掛鉤。

官員們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這些變化將提供「更精確的報告」。

《大紀元時報》(Epoch Times)在7月份發現,其它州也出現了同樣的情況。

至少有22個州在其疫情統計數據中,納入了未經確診的病例或死亡病例。當時的調查發現,這些「可能」感染了中共病毒的病例,都是根據症狀和其它一般特徵確定的。

據《大紀元時報》報道,這是導致疫情數據的準確性被稀釋的6種方式之一。#

彼得·斯韋伯(Petr Svab)對此文亦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