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CNPC,簡稱「中石油」)洩露的一份文件,證明了加拿大情報機構對中共國有企業安全問題的擔憂。

該文件最近由《大紀元》獲得,是中石油的一項內部指令,該指令在8月份發給分佈在十多個國家的海外辦事處,其中包括加拿大。該指令要求各辦事處「緊急銷毀或轉移敏感文件」,也就是與「海外(中共)黨建活動」有關的文件。

位於紐約的中國事務評論員秦鵬(Qin Peng)解釋說,「海外黨建活動」指的是,中國共產黨為擴大其全球影響力所做的努力。這些努力包括,在中共領導下的海外華人公司,在其合法業務範圍之外開展活動,例如蒐集情報、竊取敏感信息,以及影響當地官員。

中石油是中國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國有企業之一,自1993年以來就在加拿大開展業務,並在亞伯塔省的油砂行業收購了一些企業。

近年來,無論是中共的國有企業還是私營企業,都在加拿大的能源行業做了大量收購。比如中國中信集團(CITIC,簡稱「中信」)在加拿大已根深蒂固,而且已成為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簡稱「情報局」)和加拿大騎警(RCMP)安全警告的對象。

銷毀文件是對西方行動的反應

根據該洩露的文件,中石油此舉是對美國和其它西方政府最近行動的反應。比如該文件提到了在澳洲發生的一件事,澳洲當局搜查並沒收了中共外交人員的手機和電腦。

美國最近加大了打擊中共間諜活動的力度,包括今年7月關閉了侯斯頓的中領館,稱其是「間諜和知識產權盜竊的樞紐」。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最近表示,已有超過2,000項與中共有關的調查正在進行中;該局「每隔10個小時」就啟動一項針對中共的反間諜調查。

加拿大情報局今年4月發佈的年度報告警告說,與外國政府及情報機構有密切聯繫的公司存在安全隱患。這些公司在加拿大收購企業,在多方面構成潛在風險。

中石油沒回應對此事做評論的請求。

近年來,中石油與中國另外兩家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氣國有企業——中海油(CNOOC)和中石化(Sinopec),在加拿大能源領域進行了大量收購。比如在2013年,中海油以150億元(加元,下同)的價格收購了油砂業巨頭尼克森(Nexen)。

根據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的報告,中國企業收購加拿大能源公司的誘因之一是獲得先進技術,例如油砂開採和水力壓裂。

近年來,中國公司在加拿大的投資更多集中在金屬和礦產領域。在今年另一個有爭議的收購競標中,一家中共國有企業提出收購TMAC資源公司位於努納武特的希望灣(Hope Bay)金礦。由於該地點的戰略位置以及中共政權對北極的興趣,此交易引起了安全和情報界的關注。加拿大政府正在對該交易進行國家安全審查。

中企幫推中共海外影響力

麥克唐納-勞瑞爾研究所(MLI)的高級研究員伯頓(Charles Burton)表示,中共國有企業在加拿大的關鍵領域進行投資,為的是提高北京的戰略影響力。這些國有企業與中共軍方合作,蒐集具有戰略意義的信息。

伯頓6月份在國會工業、科學和技術委員會說:「這些企業與他們所對應的中共政府部門關係緊密,而且,他們被要求由在其企業中的中共黨組織管治。」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去年在加拿大國會外交關係委員會表示,北京正在開創一個「竊取技術創新的渠道」,中國國企、甚至民營企業,被列為實施該戰略的主要手段。

他說:「他們(中共)通過中共的情報部門、國有企業、表面看起來是私營的公司、研究生及研究人員,以及各種為中共工作的代理人,去做這件事(竊取情報)。」

除了中共國有企業在加拿大投資外,來自中國私營公司的投資也大幅增長,甚至在近年超過了國有企業在加拿大的投資。《南華早報》的一份報告指出,在2013年至2017年間,中國大陸私人投資者至少收購了十多家加拿大能源公司。

在中共體制下,中國的私營企業與國有企業之間的界限是模糊的。

西方國家在行動

西方社會非常擔憂中共國有企業與中共軍方之間的聯繫,以至於美國國會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在2019年的年度報告中,將對中共國有企業海外擴張的評估,列為所建議的主要工作之一,旨在確定北京可能在哪些方面發展其軍力。

該委員會在其2016年的報告中表示,美國立法者應禁止中共國有企業收購美國公司。

在上屆加拿大國會會議期間,保守黨參議員吳藍海(Thanh Hai Ngo)提出了一項法案,要求對外國國有企業的投資進行強制性審查。

「加拿大應對外國國有企業在加拿大投資持強硬立場。我們應該審查他們。」吳藍海對《大紀元》說,「所有(中國)國有企業都屬於中共,中共控制他們。即使是像華為這樣的私營公司,也受到中共的控制。」

中共政權的法律,要求中國公司為國家的情報機構提供幫助,包括在被要求時移交相關信息。中國的私營企業也設置了中共黨組織,今年9月,中共領導層給了這些黨組織更大的權力,可以為私營公司做重要的決定。

卡加利大學研究員貝切爾(Kai Valdez Bettcher)發表的一篇論文說:「由於中國的國家和共產黨嚴重重疊,後者(黨)在私營企業中的影響力日益增強,使得這些私營企業的行為動機(收購等),有可能不是為了利潤最大化。」

該論文稱,從1993年至2017年,中國企業在加拿大的投資總額高達860億元,有些消息來源稱是接近635億元。如果按較低或較高的投資價值假設,加拿大是中國海外直接投資或跨境投資的第3或第7大接受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