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為止,沒有證據顯示中企生產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經過了嚴格的第三期臨床試驗,中共衛生部門也沒有嚴謹的報告闡明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以及副作用如何等重要指數,就硬性規定出國人員必須先打疫苗,高價賣給老百姓,而且還把疫苗免費提供給巴西和秘魯等國,造成事故頻發。與此同時,中共卻又向德國藥廠購買「mRNA」疫苗,到底是為了什麼?

中共向德國購買的疫苗給誰用

12月16日德國之聲中文網報道,雖然中共當局「彎道超速」宣稱研發了國產疫苗並加快生產,但是上海復星醫藥集團12月16日對外表示,該公司已經向德國BioNTech公司購買了1億劑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首批5,000萬劑的預付款為2.5億歐元,其中1.25億歐元於今年12月30日前支付,餘額等到疫苗在中國大陸獲批上市後支付。

路透社報道稱,德國BioNTech和美國輝瑞公司聯合推出的「mRNA」疫苗已經在美國、英國和新加坡等國獲得批准。BioNTech在美國出售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價格為兩支33歐元。

中國前紅十字大病救助專案負責人任瑞紅表示,中企目前研發的幾款疫苗都屬於「滅活疫苗」。「滅活」是最老舊的疫苗製備方法,技術含量最低,但是生產難度和風險卻很高,有效性相對來說也是最差的。中共當局把這種疫苗還送到秘魯、巴西、阿聯酋、巴林、摩洛哥等國家開展的臨床三期實驗,臨床實驗資料也備受質疑。

因此當她聽到有國企外派員工接種國內疫苗,出國後大批出現病毒感染,並不感到意外。

任瑞紅說,美國的輝瑞和莫德納所生產的「mRNA」疫苗,技術含量高,整個的生產流程相對來說比中企的「滅活」疫苗安全得多,只要是研發成功以後,安全性和產量會比較穩定。

目前中共當局已經向普通百姓提供大陸藥廠自己生產的「滅活」疫苗,現在向德國購買的這批1億劑的「mRNA」疫苗,到底是給誰用的?普通老百姓有機會用得上這些德國疫苗嗎?

有網民說,真正的德國「mRNA」疫苗,恐怕只有高官們才用得到,等著瞧吧,只要當局說德國的「mRNA」疫苗已經在中國上市了,馬上,山寨的德國「mRNA」疫苗就遍地都是了,那時中共就可以用山寨的「mRNA」疫苗狂割韭菜了。

注射國內疫苗「未得其利 先得其害」

自由亞洲電台在12月15日分別採訪了北京、武漢、上海等地的居民,他們表示疫苗的價格在四千至八千元人民幣之間,非常昂貴,也不納入醫保支付範圍,普通民眾一方面擔心經濟上負擔不起,另一方面,他們對疫苗的質量和安全問題感到不放心,因此不少人拒絕接種。

北京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郭利表示,民眾對國產疫苗的安全感到不放心是有根據的,比如這幾年很多打疫苗的兒童都出問題,因此他在廣州的朋友都已經拒絕接種疫苗,而他自己和家人、親屬也肯定會拒絕。他說,不打疫苗,命運還可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武漢一位社區義工陳女士反饋說,武漢政府現在缺錢的很,所以打疫苗收費在八千元左右,很貴,最令人擔憂的是疫苗的臨床實驗時間不長,她有朋友在相關部門內部工作,叫她先別打,等一等再說。

上海一家英國公司的高管謝麗娟表示,她的妹妹在醫療機構工作,妹妹說,醫院讓他們報名注射疫苗,但是沒人敢報名,都不想打,因為擔心第一批疫苗的安全性怎麼樣。

有專家在本月初對德國之聲表示,中共方面的疫苗還沒有得到國際認可,無法理解中共當局為何如此大規模使用試驗階段的疫苗,中共衛生部門也沒有說明疫苗的效果如何,副作用如何。

而英國廣播公司BBC今年10月22日報道引述醫學專家的話,比起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接種未完成第三期臨床實驗的疫苗的風險更大,極有可能是:「未得其利,先得其害」。

注射疫苗的外派人員事故頻發

天津電力建設公司有400名員工被派到歐洲東南部國家塞爾維亞工作,在上週傳出有300人確診武漢肺炎。這批員工在今年7月出發前接種了中企「國藥集團」研發的疫苗。

為天津電力建設公司招聘勞務人員的濱州勞務負責人李先生,15日向自由亞洲電台證實,該公司的外派勞工確實需要先接種國產疫苗。他說,「公司安排都得打,公司都是統一的,不然的話不讓出去啊。」

另一家同樣為天津電建招聘過員工的博龍勞務的負責人也證實,從6月份之後,國企編制內的員工和招募的外派民工,在出國之前都必須要接種疫苗。他說,「走之前要打疫苗的,一般是打一針,國內生產的。」

另外,據安哥拉華語傳媒人張先生在微信透露,大約5天前,安哥拉當地傳出至少17名中國人被感染,其中16人都是位於北隆達省的一家中資國企的職工。這些中國人在出國之前,已經按照中共的安排,統一接種了「國藥集團」研發的疫苗。

一位在安哥拉的華人尤女士在15日對表示,此事屬實,但現在外界能看到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她聽說已經有好幾起類似事件了,都是出國前在國內打了疫苗,出國後染了病的,但是他們都不敢吭聲,也不敢報告。因為很多被感染的中國人經濟狀況並不好,加上又被同胞歧視,所以處境更糟。而中資的醫院呢,一聽說是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都不接診。

尤女士還透露,目前被感染的華人如果向中共援助安哥拉醫療隊求救,除了一些口頭上的建議之外,無法得到甚麼實際的幫助。而當地的中共大使館的反應是,指責當事人沒有嚴格遵守接種規定和程序導致疫苗無效,隻字不提外界對疫苗有效性的質疑。

秘魯和巴西終止中企疫苗實驗

據「法新社」報道,約有1.2萬秘魯人參加了中企「國藥集團」的疫苗試驗,原定於本週結束流程。但秘魯國家衛生研究院表示,幾天前一名受試者出現了手臂無法移動的神經系統症狀,院方因而中斷了疫苗臨床試驗。

報道介紹說,若是此次疫苗試驗成功,秘魯政府將向「國藥集團」購買2,000萬劑疫苗。

上個月,巴西國家衛生監督局也宣佈,由於一名志願受試者出現嚴重不良反應而死亡,決定暫停北京科興生物公司疫苗在巴西的人體臨床測試。

洪森:柬埔寨不是疫苗實驗場

雖然中共宣稱大陸生產的疫苗已經進入「臨床實驗」階段,並保證所謂的安全、有效,但是質疑中共這個說法的國家還是大有人在。

一向親共的柬埔寨總理洪森在12月15日發表聲明說,只會使用國際認可的疫苗,並直言「柬埔寨不是垃圾桶,也不是疫苗實驗場」。他還說柬埔寨已經透過由世界衛生組織,以及全球疫苗免疫聯盟等共同領導的國際平台,採購了第一批100萬劑的疫苗。

對此,政論人士王軍濤認為,洪森是在明確的告訴中共,拒絕讓中共拿柬埔寨人像對待中國人那樣做試驗品,洪森的表態反映出對中共疫苗的不信任,暗指中共沒有按照國際專業規範來生產疫苗,並直言拒絕使用大陸的疫苗。

據柬埔寨媒體日前報道,中共駐柬埔寨大使就推動提供中國疫苗一事,近期積極與柬埔寨政府聯繫。而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外交部長王毅,也一再向湄公河國家承諾,一但中共方面成功研發疫苗,會優先提供給他們使用。

洪森雖然一向親共,但在疫苗這件事情上,選擇了不聽中共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