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地緣政治分析人士指出,中共在今年年中主辦了與巴基斯坦、尼泊爾和阿富汗進行的四方會議,旨在推動「健康絲綢之路」(Silk Road of Health),以此在該地區重塑北京政權的「一帶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簡稱BRI)倡議。

此次會議於7月27日通過在線影片舉行。分析人士指出,該行動顯示,北京正在積極打造一個更加以中共為中心的南亞。

印度地緣政治智囊烏薩納斯基金會(Usanas Foundation)的行政總裁阿比納夫·潘迪亞(Abhinav Pandya)在電話中告訴《大紀元時報》(Epoch Times):「這肯定會使它們(這些國家)的弱點和依賴性進一步增加。事實上,我想說的是,這三個國家此前已經接受中共,視之為該地區的主要玩家,即使還不是世界強國或超級大國的話,也肯定是南亞某種非常有力的因素。」

他說,像「健康絲綢之路」這樣的新名稱只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延伸。

他表示:「(北京)主要的想法就是加強中共的戰略佈局,以及針對那些正在衰落的各個國家的掌控力。」

11月12日發表的一篇文章將中共在南亞的四邊會談稱為「跨越喜馬拉雅山的握手」,並表示這是各個參與國,以及印度都關心的問題。

這篇由地緣政治分析人士亞格納斯·潘達(Jagannath p. Panda)在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的《中國(中共)簡報》(China Brief)上發表的文章中說:「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的『人類命運共同體』(Community of a Shared Future for Humanity)被描繪為是促進『利益緊密交織的共同未來』的基礎,各國部長同意努力加強互聯互通舉措,以確保該地區的貿易和運輸走廊的穩定,並在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中建立多邊主義,以促進『全球健康共同體』。」

他說,「健康絲綢之路」的概念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被重新「復活」,中共政權在該地區加強了全面安全協議、基礎設施援助和各種公私夥伴關係。

印度軍方智囊陸戰研究中心(Centre for Land Warfare Studies)副研究員曼賈里·辛格(Manjari Singh)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中共正在尋求利用「健康絲綢之路」來增強其在該地區的軟實力。

她說:「考慮到世界正面臨的健康危機,『一帶一路』項目沿線國家,肯定會更有興趣與北京開展『健康絲綢之路』項目的合作。因為同樣的港口和交通樞紐將被用來為這些國家提供醫療支持。這對中共來說是划算的,它提高了疫情帶來的經濟效益,因此也符合中共本身的利益。」

健康絲綢之路

據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簡稱CFR)網站4月10日的一篇文章中稱,中共的『健康絲綢之路』並非僅在南亞單獨推出,中共在全球範圍內「復活」了這條絲綢之路,目的是在疫情期間將自己定位為全球衛生健康問題的領導者。

柯克·蘭卡斯特(Kirk Lancaster)、邁克爾·魯賓(Michael Rubin)和米拉·拉普-胡珀(Mira Rapp-Hooper)在文章中說:「3月16日,意大利正處於疫情爆發的陣痛之中,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意大利總理朱塞佩·孔蒂(Giuseppe Conte)通了電話。除了承諾提供醫療隊和急需的物資之外,習還提出了與意大利合作建設『健康絲綢之路』的想法。」

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文章寫道:「習近平在20國集團領導人視像會議上發表了講話,中共的代表已經與東盟、上海合作組織、歐洲『17 + 1』機制以及非洲聯盟進行了接觸,吹捧其領導力。」

「這些活動反映了中國共產黨(CCP)正在更廣泛地推動危機話語權:習近平稱中國是醫療健康領域的典範,並強調,需要推動並建立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中共自己的長期戰略願景的概念簡稱——以加強國際防疫工作。」

辛格表示,「健康絲綢之路」不過是中共利用大流行病逆境的一種新的方式,涉及北京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醫療外交的重要內容。

辛格表示:「儘管這一舉措並不新鮮,但鑒於中共可以在疫情期間檢驗其關於醫療走廊的假設,這清楚地表明,中共正在推動其疫情經濟學的發展。」他補充說,中共甚至還採取了同樣的做法,與中東國家進行聯繫。

她說:「有趣的是,提議中的一帶一路醫療走廊並不是一個新的嘗試!2017年,中共與世界衛生組織簽署諒解備忘錄,在『一帶一路倡議』下開展國家間公共衛生工作,這次疫情只是幫助了該走廊的啟動。」

跨喜馬拉雅四方會談

據中共外交部發佈的消息,中共、尼泊爾、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召開了喜馬拉雅四方會談,由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主持。尼泊爾和阿富汗外長以及巴基斯坦經濟部長出席了會議。

潘達對此表示說,中共和這些跨喜馬拉雅國家之間的聯繫對中共的外交政策、經濟和安全戰略非常重要。

潘達在《中國簡報》中說:「對中共來說,該地區的效用超出了其公開的『雙贏』合作設想;中共積極參與跨喜馬拉雅地區事務的願望,與其運用經濟槓桿、鞏固規範性力量、擴大其在該地區的政治和戰略影響力、為其統治全球的理念提供更有力支持的目標有著很大關係。」

烏薩納斯基金會的潘迪亞表示,南亞對中共具有「極重要的戰略意義」。而中共政權知道,印度是西方世界對抗中共的關鍵。這就是為甚麼中共想要在該地區對抗印度的軟實力,而跨喜馬拉雅四方會談就是朝這個方向邁出的一步。

他說:「中共知道,被其看作是自家後院的南亞是由印度主導的。如果中共不能成為自己後院裏的唯一大國,它就永遠不可能被接受為世界大國。如果印度繼續挑戰中共,或被視為競爭對手,那麼中共的超級大國形象就會受到影響。」他表示,中共政權還希望自己被視為一個「仁慈的贊助者」,並希望確立自己的霸主地位。

中方在發佈會議消息時表示,巴基斯坦、尼泊爾和阿富汗將幫助中方深化「一帶一路」的合作,共同努力實現社會經濟和民生發展,實現疫情後的經濟復甦。

北京發佈的聲明中稱:「三國將與中國團結一致,深化抗疫合作,加強聯合應對機制,保障貿易和運輸通道暢通無阻,促進人員和貿易往來,推進『健康絲綢之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合併健康、數字絲綢之路

地緣政治分析人士表示,這場疫情給了中共政權一個機會,可以使他們進一步實現健康和數字絲綢之路的融合。

外交關係委員會網站的文章中說:「為了達到監控衛生健康問題的目的,『健康絲綢之路』可以與『數字絲綢之路』合併。」文章同時指出,為了抵抗疫情,數字工具已經在世界各地被使用,主要用於追蹤感染接觸者和加強檢疫。

外交關係委員會網站的文章中說:「就中共而言,它已經要求一些公民,必須下載一個應用程式,並與當地政府分享自己的健康、地理位置和旅行數據。醫保碼可以通過支付寶和微信接入,螞蟻金服和騰訊已經與地方政府合作並提供支持,在全國推廣該系統。」

文章說,由於中共有向「一帶一路」國家出售自己的監控技術的記錄,如果中共向這些國家提供疫情管理數字技術也不足為奇。

潘迪亞表示,中共政府設法迴避了其在疫情蔓延過程中所扮演角色的責任。他說,這令人嚴重懷疑中共政府的意圖。人們還認為,北京將「健康絲綢之路」視為一種宣傳工具,切入各個國家的政府機構,並重新定義全球醫療保健體系。

他援引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 )在《華爾街日報》上的文章稱,中共正在進行實驗,以期通過生物技術提高他們的士兵的質素。潘迪亞說:「因此,當涉及到醫療援助的交換,尤其是中共提供的援助時,必須讓人們看到這一點,而且必須讓人們在接受時有所保留。」#